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撞翻
    ,精彩小说免费!

    那是块羊脂玉,莹润剔透,触手生温,雕刻着麒麟图案,栩栩如生。

    楚墨尘看到玉佩的时候,眼睛就凝了起来,等接过玉佩看了几眼,脸色就冷沉了。

    这块玉佩是老国公,也就是楚墨尘的祖父送给大老爷的。

    现在却出现在一个小男孩身上。

    偏生找这个小男孩的小厮看见他就把头低下了,唯恐被他认出来。

    还有小男孩说的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前不久搬家了。

    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大老爷养外室了。

    而且比三老爷更厉害,养的更早。

    三老爷的不过是意外,陶姨娘孩子两岁了,带着孩子进京寻父,大老爷的外室就在京都,孩子都有五六岁了。

    像老国公送给大老爷的玉佩都送给那孩子,看来大老爷是对那孩子满意极了。

    想到这事,楚墨尘就一肚子邪火,无处迷散,为楚墨枫不值得。

    大哥哪点不好了,大伯父居然这么疼一个外室生的庶子!

    那边楚总管过来,楚墨尘随手把玉佩揣入怀中。

    楚总管愣了下,世子爷这是藏什么,怕他瞧见?

    楚总管走上前,楚墨尘问道,“府里没出什么事吧?”

    楚总管摇头,“没出什么事了,只是大太太不小心撞了下额头,磕了点血出来。”

    明妧眉头一挑,“大太太怎么会撞了脑袋?”

    楚墨尘猜到的事,明妧也猜到了,镇南王府的家风也太不好了些。

    这养外室都养到一起去了。

    楚总管看了明妧一眼,不懂世子妃怎么好奇大太太撞伤,而且这么公然打听,只摇头道,“并不清楚。”

    明妧没再多问,和楚墨尘一起回了沉香轩。

    明妧有点可惜,这玉佩没能早发现,不然就能猜出那孩子的身份,直接带回镇国公府了。

    虽然会让楚墨枫难堪,但庶子已经存在了,这是不容更改的事实,就冲那块玉佩,大老爷也不会让那孩子一辈子顶着外室所出私生子的名头长大。

    时机成熟,他一定会让那孩子认祖归宗。

    迟早要面对,不如尽早面对,也能给大太太找点事做,免得整天插手二房的事,有那闲工夫,还是管好大老爷的后宅。

    一杯茶喝完,外面海棠进来道,“世子爷、世子妃,大少爷来了。”

    楚墨枫?

    他怎么来了?

    大太太不是不喜他和他们走的太近吗?

    楚墨尘起身走出去,明妧也跟了出去,走出门,就见楚墨枫走过来。

    楚墨尘笑道,“大哥怎么来了?”

    楚墨枫看了明妧一眼道,“找卫姑娘有点事。”

    卫姑娘……

    楚墨尘眉头狠狠的皱了下,明妧则好奇道,“什么事?”

    楚墨枫开门见山道,“我来找你要一些祛伤疤的药膏。”

    明妧和楚墨尘互望一眼,随后楚墨尘道,“进屋在说吧。”

    楚墨枫多看了楚墨尘一眼,这事有话单独和他说,怕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听了去?

    进屋后,明妧让海棠守门,别让人靠近。

    屋内,楚墨尘问道,“大哥,我能知道大伯母是怎么撞伤了额头吗?”

    楚墨枫倒没什么隐瞒的,道,“是不小心撞的,父亲急着出门,母亲正好走过去,被父亲撞了一下,在墙上蹭了下。”

    “之后呢?”明妧追问。

    “什么之后?”楚墨枫不解。

    “我是问大老爷走了吗?”明妧道。

    “应该是有十万火急的事,父亲让找太医,就走了,”楚墨枫回道。

    不过,他不知道出了什么急事,让父亲连母亲都顾不上了。

    撞伤了大太太,还走了,看来外室子在大老爷心目中的分量挺重啊。

    楚墨枫见没人说话,他道,“那药膏……。”

    明妧望着楚墨枫,好奇道,“我送你的药膏这么快就用完了?”

    楚墨枫摇头,如实道,“我和四弟在凉亭喝酒的时候,母亲把药膏拿去献给太后了。”

    明妧心口顿时腾起一抹怒意,隐隐有些压不住,本来她还挺同情大太太的,但大太太做的也太过分了些!

    她撞伤了楚墨枫下巴,药膏给他的赔罪礼,她怎么能够不经过楚墨枫允许,就随便拿去献给太后,说白了,不就是送给晋阳郡主的吗?!

    现在她撞伤,楚墨枫心疼她,又来找她要药膏,要不是楚墨枫救过她,她绝对把楚墨枫轰的远远的。

    见明妧脸色不快,胸口直起伏,楚墨枫就知道她生气了。

    他道,“这事,是我不对。”

    “和你无关,”明妧道。

    楚墨尘把怀中的玉佩拿出来,递给楚墨枫。

    楚墨枫一眼就认出那是大老爷的玉佩,微微诧异道,“这玉佩怎么在四弟手里?”

    楚墨尘把玉佩放下,道,“今儿马车发狂,碰到一个小厮弄丢了小少爷,就让人帮忙找了下,这玉佩是那小少爷落在马车上的。”

    楚墨枫俊逸的脸庞上,淡淡春风般的笑容僵硬。

    父亲的玉佩怎么会在一个小少爷身上。

    小少爷丢了,父亲又急着出府,撞翻了母亲……

    楚墨尘望着楚墨枫道,“本来我打算去查这件事的,但这事大哥去查更合适些。”

    “多谢四弟了,”楚墨枫道。

    楚墨枫深知大太太的脾气,这事一旦捅出来,她绝对没有三太太那么好说话,长房只怕会永无宁日。

    想到三太太,楚墨枫想到一些事。

    当初陶姨娘带着小少爷来王府时,大太太回了东院后,一直在笑这事。

    大老爷让大太太帮陶姨娘和那孩子认祖归宗,大太太嗤之以鼻,“那可是外室和私生子,我吃饱了撑着帮他们。”

    大老爷道,“三房乱点,与我长房有好处。”

    这一点,大太太自然清楚,她道,“但那是外室,我若是帮陶姨娘,赶明儿你有样学样,给我也带个外室和庶子回来,三太太报复回来,我不也得乖乖认了他们?”

    大太太是痛恨养外室的,或者说,任何一个嫡妻都反对男人养外室。

    大老爷当时眼神乱了一瞬,道,“怎么会,我不是那种人。”

    然后,大老爷苦口婆心的劝大太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大太太这才答应帮忙。

    其实大太太也只说了几句话,根本就不用她劝,老夫人就认下那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