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紧张
    ,精彩小说免费!

    三房的外室和庶子认祖归宗了,长房的没道理流落在外。

    母亲赞同三房认庶子,将来父亲带庶子和外室回来,母亲吭一句,三太太就会跳出来拆台。

    父亲打的是这算盘吗?

    楚墨尘清风霁月的脸上染了一抹寒霜。

    他握紧玉佩起了身。

    明妧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她道,“药膏我调制好,就让丫鬟给你送去。”

    楚墨枫道了声谢,转身离开。

    他回了东院,直接进屋去看大太太。

    大太太还在担心大老爷是不是官场上出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替他忧心。

    楚墨枫紧紧的捏着怀里那块玉佩,大太太见他脸色不是很好,问道,“要不到药膏吗?”

    楚墨枫望着大太太道,“调制完就送来,只有这一盒,母亲若是再送人,可就没了。”

    心疼大太太,但大太太未经她允许,就把药膏送给太后,这件事楚墨枫心里也有气,不能明着指责,但也要提一声。

    大太太瞪向丫鬟,“都是你这乌鸦嘴!”

    拿药膏的时候说以备不时之需,她果真就需要了,偏药膏有全部送去给了太后,手里一点没有,不然她怎么会让枫儿去找世子妃要。

    丫鬟抬手扇自己嘴巴,“都怪奴婢,奴婢知错了。”

    “好了,好了,不怪你,”大太太摆手道。

    只要不留疤,其他的都是小事。

    楚墨枫待了会儿,见大太太没事,他就退下了,玉佩的事,他只字未提。

    小院内。

    大老爷刚进院子,一小男孩就跑过来喊道,“爹爹。”

    大老爷一把将孩子抱起,紧紧的搂在怀里,道,“吓死爹爹了,你要丢了,爹爹和娘亲该怎么办?”

    夫人走过来道,“小厮禀告我的时候,我魂没差点吓没,万幸是孩子没丢,而且救亓儿的是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

    大老爷脸色一青,“是他们?!”

    夫人连连点头,“弄丢亓儿的小厮呢?”

    “已经杖毙了,”夫人道。

    为了看热闹,差点弄丢她儿子,这样的小厮就是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大老爷抱着孩子进屋,发现孩子随身携带的玉佩不见了,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玉佩呢?!”

    夫人道,“我见到亓儿的时候,玉佩就不见了。”

    大老爷脸色铁青,那玉佩是老国公的,镇南王府里不少人都认得,怎么能随便丢。

    “是不是落在了世子和世子妃手里?!”大老爷声音冰冷。

    他不敢想象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待会儿回去,等着他的会是什么。

    想想三老爷被刮花的脸就知道了。

    夫人却不以为意,“知道了又如何,趁机带我和亓儿回镇南王府不正好,亓儿该启蒙了,难道要他顶着私生子名头,还是谎称亲爹过世了,去找先生教他?”

    “你别胡来!”大老爷脸色青沉。

    “你总是拿这话搪塞我,都搪塞几年了!”夫人嘤嘤哭泣。

    她一哭,大老爷就肝肠寸断,少不得又是一阵哄劝。

    夫人歇了眼泪道,“你放心吧,玉佩应该不在世子和世子妃手里,他们要是见到玉佩,绝不会轻易放我和亓儿离开。”

    这一点,大老爷相信,应该是被拍花子摸走了。

    落到拍花子手里,倒不是什么大事,大老爷心稍安。

    没有多待,大老爷就回镇南王府了,回镇国公府之前,大老爷先去美人阁转了一圈,挑了套三千两的头饰。

    距离东院越近,大老爷就越忐忑不安。

    不过见到他,大太太问道,“可是衙门出什么事了?”

    大老爷道,“一点小事,被他们弄的一惊一乍的,倒连累你撞伤了脸。”

    他把挑的头饰送上,大太太一眼就喜欢上了道,“一点小伤,怎么还送我这么贵重的头饰。”

    “你不怪我就好,”大老爷笑道。

    “怎么会?”大太太欣慰道。

    不过大太太更感兴趣的还是大老爷为什么小事走的,大老爷道,“是户部的事,皇上让定北侯检查近三年户部的账册,定北侯让定北侯世子帮他,定北侯世子可是做过富可敌国的沈家少主的人,什么烂账瞒的过他?”

    “这可是大事了,”大太太道。

    户部管的是钱,谁能见到白花花的眼睛从眼前过而不伸手的?

    在户部贪墨,那就不是一点钱了,那都是十万两起。

    也难怪户部着急了,找大老爷去帮忙出谋划策。

    大太太问道,“户部打算怎么办?”

    “还没商议好,我心里记挂你,就先回来了,”大老爷温柔道。

    大太太不知道多久没红过的脸破天荒的红了。

    大老爷待了好一会儿,确定大太太没事,方才起身去书房。

    等大老爷一走,大太太看着手中的头饰,笑的合不拢嘴,丫鬟在一旁道,“太太一受伤,老爷这么紧张呢。”

    “是啊,这一年听的软话也没他今儿一天说的多,听得我这心里倒是有些不安了,”大太太笑道。

    但这点不安,早被这么一套华贵的头饰冲的七零八落,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些事传到楚墨枫耳朵里,越加证实他的猜测。

    父亲是因为愧疚,才这么讨好母亲的。

    他真的养了外室。

    沉香轩,后院药房,明妧在捣药。

    楚墨尘也在屋内,明妧道,“你把玉佩给了你大哥,大老爷养外室的事,你真的不查了?”

    楚墨尘望过来,“你担心我大哥查不出来?”

    别说,明妧还真有这担心。

    楚墨枫的人都是大老爷给他的,那些人未必会帮他去查大老爷。

    明妧笑道,“你都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外面,青杏走过来道,“世子妃,三房小少爷又发高烧了,老夫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让你去南院走一趟。”

    明妧脸沉了几分,喜儿不快道,“哪有这样的,小少爷一病,就让世子妃去他床边守着的。”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若不去,就是见死不救了,”明妧没好气道。

    这一顶帽子扣下来,脖子都能压断。

    一边是给大太太调制祛伤疤的珍珠膏,一边是听老夫人的去做木头桩子。

    两个明妧都不喜欢,但那小少爷没有招惹明妧,明妧就当是可怜她,去了南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