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配合
    ,!

    不止丫鬟惊呆,暗处的赵风也惊呆了。

    没想到陶姨娘和大老爷还有关系,他赶紧回沉香轩,把这事告诉楚墨尘和明妧知道。

    楚墨尘和明妧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事情是越来越出乎他们的意料了,明妧道,“陶姨娘和大老爷那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啊。”

    楚墨尘拧眉道,“那倒未必,三叔送粮草去边关的时候,大伯父就在边关。”

    三老爷忍不住寂寞找陶姨娘排遣,大老爷难道就不会吗?

    谁先认识陶姨娘还不一定呢。

    但陶姨娘那么对待小少爷,足以证明那孩子不是她亲生的,那封勒索信,是明妧让人给陶姨娘送去的,信上也没勒索多少钱,三百两银子,让她送到什么地方,否则就泄露孩子不是她亲生的事。

    只要陶姨娘心虚,必定会照做,他们也就有了确凿证据。

    但是没想到陶姨娘不是急急忙慌的筹钱,而是先找大老爷,这说明大老爷知道这孩子不是三老爷的啊。

    又或者大老爷是同谋,是帮手。

    再想到大老爷有外室和私生子,不会是大老爷在拿陶姨娘和三老爷试水吧?

    失败了,大老爷肯定不敢把外室和私生子带回府,成功了,大老爷再带人回来,大太太生气也得忍着,有三老爷在前面挡着,大家对大老爷的议论没那么厉害。

    更重要的是,成功了,大老爷就等于是在三老爷身边安插了一颗棋子,这颗棋子牢牢的攥在他手里。

    只是陶姨娘带着孩子登门,老夫人和三老爷的反应有点出乎大老爷的意料,没人料到老夫人会那么在乎一个外室子。

    但这些都是明妧和楚墨尘的猜测,具体如何,还得查。

    赵风武功没有大老爷厉害,楚墨尘亲自出马的。

    他盯着陶姨娘,夜幕降临后,陶姨娘去花园散心,和大老爷在假山碰面。

    夜幕正好便于楚墨尘藏身,不易察觉。

    大老爷脸色冷沉,“谁让你给我送信的?!”

    陶姨娘恼道,“宝儿不是我亲生的事,除了我,整个国公府,只有你和你的人知道,今儿有人给我送了封勒索信,勒索我三百两银子。”

    大老爷脸色一变,“那封信呢?”

    “那信我敢留着吗,万一被人看了去,我几条命都不够砍的,”陶姨娘恼道。

    大老爷心口起伏不定。

    陶姨娘继续道,“那人要我把钱送到白玉桥。”

    大老爷道,“我知道了。”

    然后,下一秒,大老爷就掐住了陶姨娘的脖子,“谁准许你擅自做主,拿孩子做算计的,你要胆敢坏我的事,我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陶姨娘呼吸急促,差点没命。

    大老爷松开她,然后就走了。

    等大老爷走后,陶姨娘在假山内咳了一阵,他才回沉香轩。

    他一进屋,明妧就迎上去,“怎么样?”

    “的确是大伯父的算计,”楚墨尘脸色深沉道。

    明妧背脊都发寒,“大老爷真是藏的太深了。”

    这一次要不是陶姨娘按捺不住,在孩子身上下手,想败坏三太太名声然后上位,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宝儿是假的。

    可怜三老爷被蒙在鼓里,把陶姨娘和孩子捧在手心里,寒了三太太的心,最后抖出楚墨洐并非三老爷三太太亲生的事。

    也就是说闹到最后,三老爷膝下无子了?

    想到大太太护着琅嬛郡主,还掴掌了她一巴掌,明妧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楚墨尘把她脸上的神情都收于眼底,道,“你想怎么做?”

    “不妨再送一封信吧?”明妧巧笑嫣然。

    楚墨尘看她的眼神泻出宠溺来,“一切听娘子的。”

    肉麻!

    明妧搓着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看楚墨尘临摹大家笔法写了封信。

    第二天一早,这封信就送到了三太太的手里。

    三太太正在吃粥,被这封信呛了喉咙,咳嗽不止。

    丫鬟过来拍后背,三太太没让,“我没事。”

    非但没事,三太太还大笑不止,笑声怎么听怎么痛快,最后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三太太是既高兴又生气。

    高兴的是那孩子不是三老爷的,老夫人疼着护着不惜委屈她的还不知道是谁的孽种,这消息老夫人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气晕的。

    生气的是,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三老爷打了她好几、巴掌,这些巴掌挨的何其冤枉。

    这一回,不用三老爷来请,三太太自己就回去了。

    三太太回来的消息传到老夫人耳朵里,老夫人怔了半天,怎么就回来了?

    三老爷惹恼她,她都还没有帮忙想到好办法,她就自己回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三太太直接来了长晖院,老夫人见了道,“你是知道错了?”

    三太太心下冷笑一声,“可不是知道错了,而且错的离谱,想不到老夫人和三老爷为了让我回来,竟给我送了这么一封荒唐的信,我岂能不回来配合?”

    “什么信?”老夫人皱眉不解。

    三太太把信送上,老夫人看了一眼,脸色大变。

    三太太知道信不是老夫人送的,她是故意气她的。

    信上甚至写了教她怎么逼陶姨娘承认孩子不是她亲生的。

    三太太是带了道士进门的,给信给老夫人看,是让老夫人配合她。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老夫人决定一试,“把小少爷抱过来,还有陶姨娘一起。”

    陶姨娘不知道老夫人找她何事,得知三太太回府,也是惊讶不轻。

    三老爷没服软,三太太怎么就回来了,不应该啊。

    道士在院子里装神弄鬼,故弄玄虚,陶姨娘问道,“这是做什么?”

    钱妈妈笑回道,“小少爷身子虚,老夫人请了道法高深的道长来替小少爷改命的。”

    陶姨娘没说什么,但很快她脸上的笑容就崩不住了,因为道长说小少爷的命可改,但是要他亲娘一碗血和二两心头肉。

    老夫人没有犹豫,抬手道,“取血吧。”

    陶姨娘脸色大变,她知道老夫人只在乎孩子,不在乎她。

    但一碗血和二两肉,她腹中胎儿还怎么保住?只怕连她的命都没了!

    陶姨娘指着三太太道,“是你,道士是假的,是你想趁机要我的命!”

    三太太笑了一声,“只是要点血和肉而已,不会要你的命的,你要真死了,老爷一定会休妻,我同意。”

    三老爷被老夫人敲打了,不许他帮陶姨娘,他也想知道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撇过头去,“取血。”

    道长拿着刀朝陶姨娘靠近。

    陶姨娘吓的脸色刷白,就在刀子快挨到她的时候,她大叫道,“宝儿不是我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