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抢人
    ,!

    这一天,晴空万里,碧空如洗。

    吃过早饭后,明妧见天气晴好,便想出府闲逛,来这里这么久,京都附近的美景都没怎么看过。

    闲的没事,正好可以拿自己做诱饵,诱敌上钩。

    明妧执意如此,楚墨尘只能陪着她了。

    楚墨尘安排出行的马车和护卫,明妧则去长蘅芜院请安。

    老夫人病了,明妧就不去打扰她了,蘅芜院内,王妃正检查凤冠和嫁衣,准备一会儿让曲妈妈送沐家去。

    沐嫣嫁的比较急,而且娇惯长大的模样,针线活很一般,所以嫁衣是镇南王府准备的。

    看到明妧过来,王妃道,“过来看看,这嫁衣怎么样?”

    明妧上前看了看,道,“只怕沐家不会满意。”

    嫁衣算不错了,但比起她出嫁时苏家替她准备的要差一截。

    曲妈妈叹息道,“这已经是能买到的最好的了。”

    一般大家闺秀出嫁,嫁衣要么亲手绣,要么找绣娘定制,手工精细,精美绝伦,毕竟一辈子就嫁一回,哪能不细致?

    现成的嫁衣也有人买,但是少,尤其是大家闺秀出嫁的更是少之又少,没有人买,自然没有人卖。

    镇南王府尽量给最好的,但以明妧对沐家的了解,这嫁衣送去,铁定生气。

    王妃摸着嫁衣,道,“我也知道这嫁衣委屈了沐家姑娘,但现在没有合适的了。”

    曲妈妈道,“要不让沐姑娘穿世子妃的嫁衣,世子妃福泽深厚,沐姑娘也能沾沾世子妃的福气。”

    王妃觉得这主意可行,但明妧果断拒绝,嫁衣有纪念意义,让别人穿,她心里膈应。

    再者沐嫣和她有矛盾,这嫁衣送去给她穿,人家只会觉得是在羞辱她,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她才不会去做。

    明妧果断摇头,“母妃,如果我是沐姑娘,我宁肯穿一套差点的嫁衣,也不愿意穿别人旧的,您就把这套嫁衣送去吧,如果沐家不满意,沐家总能找到几套嫁衣供她挑选。”

    王妃点点头,“就这么送去吧,如果沐家不满意,等沐姑娘亲手绣好了嫁衣再嫁也不迟。”

    如果可以,王妃根本就不想楚墨洐娶平妻。

    琅嬛郡主和明妧的矛盾已经不可调节了,再让沐嫣搅进来,只怕王府会永无宁日。

    王妃都想好了,如果真的三天两头的吵起来,她和王爷会选择让两个儿子轮流外放,离的远远的,自然就吵不起来了。

    曲妈妈把嫁衣和凤冠收好,明妧则望着王妃道,“母妃,我和相公一会儿出府。”

    王妃看着她道,“府外面不安全,怎么还跑出去?”

    明妧扶王妃坐下道,“总不能一直躲着,这一次相公会安排妥当,不担心敌人下手,而是怕他们不下手。”

    “这是要以身犯险?”王妃担忧。

    “最好是能永除后患,”明妧道。

    王妃拍拍明妧的手,没有反对。

    没有多待,明妧就告退了。

    在明妧眼里,她出府做诱饵是十拿九稳的事,然而偏偏没成功。

    就在她准备要出府的时候,宫里头派人来传话,让王爷和楚墨尘一起进宫。

    皇上传召自然比陪明妧逛街要重要的多,只能先紧着皇上了。

    明妧坐在贵妃榻上,一脸郁闷,“我好不容易决定出府逛街,也能和皇上撞上。”

    楚墨尘笑道,“要不你和我一起进宫?”

    明妧白了他一眼,他和王爷进宫是忙正事,她去凑什么热闹,“你不怕被人讥讽你,以后上朝也把我带上?”

    楚墨尘过来捏明妧的鼻子,宠溺道,“你的脑袋瓜,没几个比的上的,就是真去,自惭形秽的也是他们。”

    “行了,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快点去吧,别让皇上等着急了,”明妧推他走。

    几步之后,转身拿了颗水果躺贵妃榻上啃着。

    日子无聊的紧啊。

    老夫人病中,王妃忙着帮楚墨洐娶妻,都忙得很,她都不好意思在花园里溜达,知道她无聊,喜儿提醒她,“世子妃,你还得给三老爷送药膏呢。”

    “你不说我都把这事给忘了,”明妧道,“去把药膏拿来,去三房走一趟。”

    喜儿去后院拿了珍珠膏,明妧净了手,就去南院。

    她说药膏给三太太,就不会给三老爷。

    屋内,三太太正逗宝儿玩,一夜过去,宝儿高烧退了,人精神多了。

    丫鬟上前道,“太太,世子妃来了。”

    三太太微微一怔,道,“让她进来。”

    明妧进屋,三太太吩咐奶娘道,“把他抱下去,小心照看。”

    明妧笑道,“看来三婶是真的喜欢小少爷。”

    三太太淡淡一笑,“我厌恶的是陶姨娘,他和陶姨娘没关系,我自然不会迁怒,倒是什么风把世子妃吹来我南院了?”

    明妧走上前,把手里的珍珠膏放桌子上道,“这是之前老夫人找我要的祛伤疤的药膏,我没给她,只说三婶气消了,让三婶给三叔,我看三婶的怒气也差不多消了,特地送来。”

    三太太眸光微动,摆摆手,屋子里的丫鬟就都退下了。

    三太太起身道,“这一回,还多亏了你和尘儿相助。”

    “三婶确定是我和相公帮你的?”明妧笑道。

    “不是你们,还能有谁?”三太太反问。

    明妧巧笑嫣然,“既然三婶这么笃定,我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的确是我和相公暗中相助。”

    三太太没想到明妧会承认,所以她才诈她的,她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三太太知道这件事能离间她和大太太,但其实她和大太太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牙齿和舌头还有磕着的时候,何况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妯娌。

    这件事抖出来,受益最大的是她,与受益相比,一点点离间根本就不算什么。

    还有一点,三太太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宝儿不是陶姨娘亲生的?”

    明妧看了三太太一眼道,“因为我相信三婶不会蠢到对孩子下手,还送给陶姨娘的,再加上我给宝儿服了药,我需要知道他的情况,所以让人盯梢,这才发现陶姨娘对宝儿并没有那么上心,顺藤摸瓜也就知道了。”

    “至于选择告诉你,是因为这是三房的事,我和相公不好直接插手,父王忙于政务,母妃忙着三少爷娶平妻,三婶来办最合适,仅此而已,”明妧道。

    三太太没有怀疑明妧说的,这件事,的确她来捅出来最合适。

    抛开之前的过节,这件事,三太太决定向明妧道谢。

    只是话开没说出口,丫鬟跑进来道,“太太,不好了,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