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死因
    ,!

    三太太眉头一拧,道,“急叫什么,能出什么事?!”

    丫鬟停住脚步,但脸上的急色还在,喘气道,“沐表姑娘死了!”

    闻言,三太太直接站了起来,脸上是不敢置信,明妧也惊呆了,她道,“沐表姑娘,是沐嫣吗?”

    沐家姑娘不少,对镇南王府来说,都是表姑娘。

    丫鬟连连点头,“就是她。”

    若是沐家其他姑娘出事,她就不用这么急急忙慌的跑来禀告了,三少爷虽然回了王爷王妃膝下,但对三房来说,他永远是三房的少爷。

    他娶平妻,三房自然上心。

    后天就是沐嫣过门的日子,却突然死了,这事可不小。

    三太太顾不得明妧,抬脚就走,三太太走了,明妧肯定不会留下,也跟着去了长晖院。

    连三太太都知道了这事,何况是老夫人和王妃了。

    老夫人病在床上,三太太进屋和她眼神一对。

    老夫人怀疑是三太太下的手,因为大太太帮沐嫣抢了本该属于她娘家侄女的平妻之位。

    三太太怀疑是老夫人下的手,虽然可能性小了点,但三太太能感觉到老夫人和沐老夫人的关系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和谐。

    如果沐老夫人是向着长房的,老夫人不想沐家塞一个孙女儿过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足为奇。

    只是老夫人应该不至于这么狠才对。

    两人你怀疑我,我怀疑你,但一对眼神就知道,不是她们。

    丫鬟进来道,“老夫人,王妃要去沐家。”

    三太太脱口一句,“我陪王妃一起去。”

    老夫人拧眉道,“你去做什么,那是王妃的儿媳妇,不是你的。”

    三太太脸色青红紫轮换了变,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嘴巴才好。

    沐家知道三太太不愿意沐嫣过门,现在沐嫣死了,沐家正悲痛,她陪王妃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去幸灾乐祸的。

    最应该避讳的她,居然往沐家凑,怎么蠢成这样?

    三太太没接话,老夫人望向明妧道,“世子妃陪王妃走一趟吧。”

    明妧无语,昨儿还互看不顺眼,今天就护短了,三太太不合适去沐家,她就合适去吗?

    沐嫣和她的矛盾,历历在目啊,沐家也不乐意看到她好么。

    让她去给沐家添堵,明妧都怀疑沐家是不是老夫人的娘家了。

    明妧福身退下,去了蘅芜院,王妃没有要明妧陪着,明妧自然不会傻到提这事。

    等王妃去沐家后,明妧就回沉香轩了。

    不过,最终明妧还是去了沐家,沐嫣突然暴毙,沐家不可能不追查死因,这一查,就查到了嫁衣上,嫁衣上有毒,所有接触过嫁衣的都要接受检查。

    当时,明妧在竹屋忙着调制药膏,海棠进来道,“世子妃,王妃让你去沐家一趟。”

    明妧微微一怔,道,“让我去沐家做什么?”

    要是王妃要她陪着,在王府就开口了,而不是到了沐家再来找她。

    有被人假借慧行大师的名义骗过的经历,明妧格外的谨慎,难保不是有人故技重施。

    海棠道,“听说太医在王府送给沐表姑娘的嫁衣上查出了毒,所有碰过嫁衣的都要接受盘问。”

    喜儿小眉头拧着道,“可世子妃没碰嫁衣啊。”

    明妧的确没有碰嫁衣,她只是看了几眼,但谁都知道明妧下毒本事高超,不用接触,就能给人下毒。

    距离再短,也能往嫁衣上下毒了。

    再者因为明妧和沐嫣有旧怨,再加上沐嫣过门是要和她争夺世子爵位和世子妃的位置,明妧有杀人动机。

    王妃让人回来接明妧,明妧少不得跑一趟了。

    其实她也挺好奇沐嫣怎么被人害死的,只是不便去沐家,现在沐家主动要去她去,她就去一趟呗。

    把手头忙到一半的事停下,明妧带着喜儿和雪雁去了外院。

    马车准备妥当,楚总管亲自护送她,这是王妃要求的。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在沐家门前停下。

    沐嫣死了,消息很快传开,走过路过的都在议论此事,沐家小厮看明妧的眼神不善,活像明妧害死了沐嫣似的。

    这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么!

    明妧心中不虞。

    丫鬟领着她进了内院,直奔沐嫣的住处。

    沐家一片凄哀。

    进屋后,王妃望着她,明妧走上去唤道,“母妃。”

    沐大太太眼睛哭肿了,指着明妧道,“是你在嫁衣裳下毒,害死了我女儿!你还我女儿命来!”

    她几乎要扑过来挠明妧了。

    王妃把明妧护在身后,绝美的脸庞上褪去温和,多了几分指责,“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沐大太太还是别乱指责的好,明妧不是会枉顾别人性命的人!”

    琅嬛郡主差点要了她的命,她也不过是要了人家一头青丝,沐嫣和她之间的矛盾不过是小打小闹,微不足道,以明妧的气量怎么会给她下毒?

    而且还是下在嫁衣上,这不是给王府惹麻烦吗,王妃相信沐嫣之死与明妧无关。

    找明妧来只是让沐家死心而已,可不是来无端受冤的,再者,明妧医术高超,或许知道沐嫣死于何种毒药。

    沐大太太认定就是明妧,“不是她还能是谁?!”

    明妧冷冷一笑,“饭可以乱吃,话还是别乱说的好,我说没有下毒害你女儿就是没有,没有证据,你再污蔑我一句,就别怪我让你尝尝什么叫给你下毒还找不到证据的滋味!”

    她要害死沐嫣,会蠢到在嫁衣上下毒吗?

    沐大太太气的嘴皮哆嗦,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本来明妧还同情她死了女人,但无辜受冤,明妧对她是一点同情都没有了,她还没有心善的去同情敌人。

    沐嫣躺在床上,明妧朝床榻走去。

    王妃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跟在身后,算是尽自己最大能力护着明妧,免得她被沐家人欺负。

    明妧看了看沐嫣的死状,然后再去看嫁衣,她拿起嫁衣轻嗅了嗅,眉头拧着道,“嫁衣上是有毒,但毒性并不致命,是谁说沐姑娘是嫁衣上的毒毒死的?”

    太医在一旁道,“下官没有这么说过。”

    明妧瞥向沐大太太,她讥讽一笑道,“看来沐大太太只是想给女儿找个陪葬,压根就没想要查清女儿死亡的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