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金簪
    ,!

    沐大太太对明妧的态度,王妃也觉得过分,只是她刚死了女儿,不便说话刺激她。

    王妃望向明妧,道,“沐姑娘是如何死的?”

    明妧看向嫁衣道,“嫁衣上的确有毒,但嫁衣上的毒只会让沐姑娘在花轿内吐血昏迷,我想下毒之人的本意应该是阻拦沐姑娘嫁进王府,而非要她的命。”

    “那我女儿怎么会死?!”沐大太太叫道。

    明妧心口堵着一团气,她道,“沐大太太,麻烦你说话客气点儿,我没有帮你查清女儿死因的义务,你怀疑所有碰过嫁衣的人都有害死你女儿的嫌疑,所以我来了,现在证实嫁衣上的毒不致命,我的嫌疑已经洗刷了,我可以走了。”

    说完,明妧朝王妃福身,“母妃,我先回府了,免得留下来碍人眼。”

    王妃望向沐大太太,她道,“如果沐大太太没打算查清沐姑娘的死因,我就和明妧一起回王府了。”

    沐大太太拳头攒紧,涂着丹寇的指甲掐进肉里都没有察觉。

    她知道,明妧和王妃都在等她赔礼,等她求明妧帮她查清女儿的死因。

    只是这祈求她说不出口,她要真说了,只怕女儿九泉之下都不会瞑目。

    沐大太太望向太医,太医一脸的无能为力,他检查过了,不知道沐姑娘具体是怎么死的,看镇南王世子妃的神情,她应该有几分把握。

    沐大太太不说话,沐家其他人打圆场道,“大嫂是伤心极了,以致于说话失了分寸,看在嫣儿差点和世子妃成为妯娌的份上,世子妃帮帮我沐家。”

    有人递了台阶,沐大太太没有阻拦,也就是认同了。

    明妧就是看不惯沐大太太的态度,既然来了,当然要弄清楚。

    她仔细检查沐嫣的身体,她可以确定沐嫣是中毒死的,但是这毒不是吃进去的,若是呼吸中毒的,那死的就不止她一个了。

    吃的喝的太医都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明妧不放心,重新检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她问道,“把今儿沐姑娘从起床到死亡这之间发生过的事事无巨细都告诉我。”

    贴身丫鬟上前,把知道的都告诉明妧。

    沐嫣出嫁在即,除了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早饭外,还接待了几个来给她送添妆的大家闺秀,不过吃的都是府里的东西,她们没有给她下毒的动机。

    “除了这些呢,还有没有别的了?”明妧再问。

    丫鬟道,“再有就是王府送嫁衣来,曲妈妈走后,老夫人派人送了套头饰来,姑娘试戴了下,就取下来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再喝茶,姑娘就突然倒桌子上了。”

    “头饰呢?”明妧问道。

    “头饰也检查过,没有问题,”太医道。

    丫鬟把头饰取来,明妧检查一翻,确实没有任何问题。

    可没有问题,沐嫣还死了,这不合常理。

    一定是她身上有她没有注意到的伤口,比如短针之内的。

    明妧再一次检查,为了检查的更细致,她让丫鬟把沐嫣的尸体从床上搬到小榻上,只是搬动时,沐嫣的头磕到了床,头上一只金簪掉下来。

    哐当一声,砸在青石地板上格外的清脆。

    丫鬟把金簪捡起来,要替沐嫣簪上,只是走动的时候,明妧脸色一变,“别动。”

    丫鬟果真就不动了,明妧走过去,将她手上的金簪接过,稍微离近一点,就能闻到一点若有似无的药香。

    “这金簪上有毒,”她道。

    拿过金簪的丫鬟脸色一白,连忙拿帕子擦手,唯恐成为下一个沐嫣。

    明妧看着金簪,发现金簪有一点镂空,很小,不仔细看很难察觉,洞口用蜡封住,但这一点细小足以藏进剧毒了。

    明妧碰了下金簪,一片叶子不是固定的,微微一动,金簪里就滴下一滴剧毒,掉在地上,发出嗤嗤声。

    不用说了,就是这金簪要了沐嫣的命。

    沐嫣试戴金簪,势必会触碰到金叶,剧毒掉下,渗入皮肤,导致中毒身亡。

    找到凶器,沐大太太就跟疯了似的,歇斯底里的吼叫道,“这金簪哪来的?!”

    丫鬟声音微颤道,“是和镇南王府老夫人送来的头饰一起的,就放在那首饰盒里,因为不是一套,所以姑娘戴上了就没取下来……”

    只怕取下来也为时已晚,但放在首饰盒内,太医能发现,也就无需明妧跑这一趟了。

    沐大太太身子虚软,丫鬟扶着她,道,“太太,您保重身子。”

    王妃皱眉,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难道要把老夫人叫来询问?

    “去请老夫人身边的钱妈妈来一趟!”沐老夫人道。

    丫鬟匆匆离开。

    很快,钱妈妈就来了。

    请她来的时候,钱妈妈就知道沐嫣是死在老夫人送她的头饰上。

    老夫人脸色极其难看,钱妈妈就随丫鬟来沐家了。

    等看了头饰后,钱妈妈道,“这只金簪不是老夫人送给表姑娘的。”

    沐老夫人眉头一拧,“当真不是?!”

    钱妈妈点头,“的确不是,首饰是托美人阁打造的,是一整套,华贵精美,老夫人何必再多送一支金簪,这不是画蛇添足吗?老夫人的首饰我都记得,这支簪子我以前从未见过。”

    沐老夫人相信钱妈妈不会骗她,但老夫人送来的首饰里凭白多了一支金簪要了她孙女儿的命,这事老夫人脱不掉干系。

    接下来就是查金簪了,首饰老夫人压根就没看,钱妈妈看了一眼,就让人给沐嫣送来。

    送来的人保证首饰盒没有外人碰过,但要说一点古怪之处,也不是没有,小厮在来的路上,马车坏了,他从马车内下来了片刻。

    首饰是老夫人送给沐嫣的,小厮不敢随便打开,是以里面是不是那时候多了支簪子,他也不清楚。

    明妧扶着王妃道,“母妃,现在只要查清楚这支金簪是谁的,就知道杀人凶手是谁了。”

    “这金簪会是谁的?”王妃问道。

    明妧轻耸肩,“这明妧就不知道了,沐家想想有什么仇家,沐姑娘又得罪了什么人,又有什么人不想她嫁给三少爷,总不会一点缘由都没有就害死沐姑娘。”

    “对了,还要再查查,都有谁知道老夫人给沐姑娘定制了套头饰,不是事先知道,没有这么巧合,正好借老夫人这阵东风杀人,”明妧提醒道。

    明妧能帮的只有这么多了,其实她最怀疑的是琅嬛郡主……不,应该叫她萧琅嬛。

    沐嫣死了,就没人和她共侍一夫,将来争夺她志在必得的世子妃的位置。

    而且萧琅嬛杀过人,人命在她眼里视如草芥,谁和她争,就要谁的命。

    即便沐嫣这一次没死,也是萧琅嬛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有除掉沐嫣的动机。

    只是她现在罚跪佛堂,这些天也比较安分,是不是她,明妧也不敢肯定,左右这是沐家的事,再加上被嫁祸的是老夫人,沐家和镇南王府都会去查,她可以帮忙,但不会有多上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