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念叨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妃愣住,曲妈妈一脸错愕。

    很快,王妃眉眼就笑开了,“好孩子,到母妃身边来坐。”

    明妧笑道,“母妃,明妧既然是您和父王的义女,那住沉香轩就不合适了,是不是该给明妧换个地方住?”

    王妃拍着明妧的手道,“换什么,要换也让尘儿换,母妃做主让他搬出沉香轩了。”

    至于搬哪儿,没人提,反正沉香轩只是明妧的地盘了。

    曲妈妈嘴巴张大,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敢情老夫人和大太太她们折腾了半天,除了早早的把二十万两送给了世子妃,其他的一点没变。

    世子妃还是喊王妃叫母妃,还是住在沉香轩,只是名义上从镇南王世子妃变成了镇南王府郡主,把世子爷搬出了沉香轩而已。

    这事一传开,老夫人和大太太她们差点没气吐血。

    怕她们不够气,王妃和明妧一起去了长晖院,王妃道,“本王妃怕是没本事替王爷给明妧一个郡主封号,还请老夫人进宫请旨。”

    明妧跟在一旁道,“明妧在这里先谢谢祖母了。”

    这祖母二字喊得真是麻溜,老夫人脸青紫一片,气的嘴皮都打颤,“你!”

    明妧温和一笑,“孙女儿一定会好好孝敬祖母的。”

    老夫人一口气没提上来,卡在了那里,吓的钱妈妈连忙帮老夫人顺气。

    三太太气站起来,瞪着明妧道,“你的孝顺就是把老夫人给活活气晕吗?!”

    明妧一脸无辜,“三婶这话,明妧就不爱听了,从进来,明妧只说了两句话,一句是道谢,另外一句是表达将来会孝敬老夫人,这话搁在哪个老夫人身上都爱听,就算不爱听,也不会气晕,老夫人是自己身子骨不好,怎么能怪明妧?”

    大太太拳头攒紧,“当真是伶牙俐齿!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明妧淡淡一笑,“如果你们硬要把老夫人气出好歹来的罪名强加在明妧身上,那明妧只能找人来评理了。”

    想方设法逼她离开,最后没能成功,还被她给摆了一道。

    这事说出去能把人笑个半死,就不信她们丢的起这人。

    明妧觉得她现在有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感觉,本来老夫人还有一口气,明妧三两句话一说,她真的气晕了。

    屋子里,乱作一团。

    外面丫鬟进来道,“世子妃,定北侯夫人来了。”

    明妧看向丫鬟道,“以后叫我郡主。”

    丫鬟,

    虽然皇上没有正式下旨册封郡主,但在赐婚冲喜的时候,皇上是同意王爷的做法的,所以即便没有下旨,这一声郡主明妧也担得起。

    喜儿捂嘴偷笑,之前闷了半天气,白生气了,还是世子妃聪慧,想轰他们走,哼,她们都走了,世子妃也不会走的!

    王妃笑道,“母妃随你去迎接你娘。”

    明妧扶着王妃出了长晖院,四下丫鬟婆子们窃窃私语。

    明妧就算不是世子妃了,也还是镇南王府郡主,镇南王府的女儿住在镇南王府里没毛病,除了王爷和王妃,谁能轰她走?

    兜兜转转了半天,她还待在王府里,这一回老夫人她们是真的失算了。

    老夫人逼明妧回定北侯府的消息,周妈妈知道后,就差人回去禀告苏氏了,苏氏一知道这事,便匆匆赶来。

    脚步快而凌乱,一路上她已经不知道脑补了多少明妧被人欺负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

    可是过了二门,看着明妧扶着王妃走过来,脸上笑容灿烂的比盛夏花园里的花还要灿烂。

    苏氏有点懵了,这怎么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而且,她们怎么看起来更像是亲母女似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苏氏不解道。

    明妧还没说话,喜儿嘴快道,“她们逼世子妃回侯府,给了世子妃二十万两,把世子妃逼成了镇南王府郡主。”

    苏氏一脸黑线,“我说怎么远远的看上去你们更像母女了,原来真成母女了。”

    明妧笑道,“娘,我现在既是定北侯府女儿,又是镇南王府郡主,哪天我想爹娘了,就回去小住几日,倒是比以前更名正言顺了。”

    苏氏忍俊不禁,“那这么看来,倒是件好事了?”

    “可不是件好事,我真诚的向老夫人道谢,结果她一激动晕了,”明妧惆怅道。

    苏氏一脸凌乱,真的是激动吗,她都想到是如何的愤怒了。

    四下的丫鬟喷血,她们这是要把老夫人气晕了醒过来再气晕一回啊。

    王妃笑道,“难得来王府,去我蘅芜院坐坐。”

    几人有说有笑的去了蘅芜院。

    苏氏是真高兴,女儿够聪慧啊,一路上她都没想到她还能留下来,甚至反过来把人气晕,这般聪慧,倒是不知道随了谁。

    王妃羡慕道,“有这么聪慧的女儿,定北侯夫人真是好福气,当年尘儿出生,我多希望是个女儿。”

    曲妈妈笑道,“世子爷这不是给王妃您带了个好女儿到身边来吗?”

    只是这女儿可能做不了多久就是了。

    等世子爷回来,就又成世子妃了。

    王妃笑容淡雅如一朵盛开的山茶花,高贵无双,她嗔怪道,“等尘儿回来,我非得好好训斥他一顿不可。”

    早早的圆房,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他和王爷一起走,却是给她们添麻烦。

    骑马奔驰的楚墨尘,鼻子突然一痒,狠狠的打了个喷嚏,轻揉了下鼻子,眸光带着思念,他这是被人念叨了吗?

    长晖院,内屋。

    太医施针,老夫人才徐徐转醒,太医道,“老夫人切忌急怒攻心,一定要静心歇养。”

    丫鬟拎着太医下去开药,三太太不虞道,“有世子妃这么能闹腾的,怎么静的下心歇养,怎么能不急怒攻心?”

    钱妈妈站在一旁,因为明妧给她解药的缘故,她对明妧没有那么反感。

    站在稍微公正的角度,不免对三太太的不快有些不同的看法,这几天,世子妃好像没有闹腾吧,安安静静的待在沉香轩,最多去花园散散心。

    是大太太和三太太容不得世子妃在府里,急着把人挤走,偏生挤不走。

    大太太和三太太一对眼,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脸往哪里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