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惊喜
    ..十里红妆:明妧传

    这一天,从半夜起,就狂风乱作。

    早上的天,灰蒙蒙的,叫人压抑。

    风很大,明妧在屋外头咳了两声,便没有去给老夫人请安,只回内屋看书。

    才翻了几页,屋外就下起了雨,从开始的几滴,到大雨倾盆不过一刻钟的功夫。

    这一下,到了午时才停歇,然后断断续续下的第二天傍晚。

    一夜过去。

    翌日,阳光灿烂。

    空气清新的带着芳草的香甜,天空碧蓝,一望无际,偶有飞鸟掠过,成为蓝天下最美的点缀。

    这么好的天气,应该逛街的,这个念头从明妧心头腾起,被她压下,被一抹淡淡的思念所替代。

    也不知道楚墨尘和王爷他们这会儿到哪儿了,有没有下雨。

    两天没去长晖院请安了,现在天放晴再不去说不过去。

    只是到了长晖院,却没见到老夫人,钱妈妈出来,望了明妧半晌,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好。

    叫世子妃吧,给了她二十万两银票,只差承诺的郡主封号,她就不再是世子爷的嫡妻了,也正因为没有给郡主封号,所以也不能算郡主。

    这一半世子妃,一半郡主,叫哪个都不合适。

    钱妈妈的为难都写在了脸上,毕竟她是老夫人身边人,丫鬟婆子们可都看着她,有样学样呢。

    明妧知道她为难,笑道,“老夫人身子还没好?”

    钱妈妈摇头道,“老夫人做了噩梦,身体不适,身子好之前,您不用来请安。”

    明妧好奇老夫人做了什么噩梦,但不便多问,对她来说,不用来请安是好事一桩。

    但心里高兴,脸上不能表露出来,明妧道,“我做些安神丸送来给老夫人服用。”

    钱妈妈道,“不用,老夫人请了太医进府,开了药方。”

    世子妃送来的药,老夫人是不会吃的,万一里头再多点什么,世子妃就是惹祸上身。

    明妧表达了一番孝心,钱妈妈阻拦,明妧也就随意了,朝正房福了福身,以示恭敬,便带着喜儿回沉香轩。

    闲来无事的她,调制药丸打发时间。

    正在药方忙活着,海棠快步走过来,道,“世子妃,老夫人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眉头微皱,喜儿就道,“早上去请安,老夫人不是身体不适,不见世子妃吗?”

    “谁知道呢,丫鬟来传话的,”海棠摇头道。

    喜儿望向明妧道,“肯定没好事。”

    但凡老夫人找世子妃去,几乎就没有过什么好事,她都怕了。

    明妧嘴角往上勾起一抹璀璨弧度,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老夫人这会儿找她去应该是和她做的噩梦有关,既然派人来找了,她不去肯定不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放下手中的活,明妧带着喜儿去了长晖院。

    在院门口,正好和王妃碰上,平常王妃是不管长晖院的事的,但王爷和楚墨尘都不在,老夫人找明妧,王妃少不得要来盯着点,以防万一。

    明妧扶着王妃进屋,正堂内,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脸色有些苍白憔悴,大太太和三太太坐在一旁。

    明妧上前请安,道,“不知道祖母找明妧来是?”

    又叫祖母!

    大太太和三太太两人是气的上火,这两个字就像是在提醒她们干了件什么样的蠢事的一般。

    三太太气的磨牙,随即笑道,“恭喜老夫人得了这么一个聪慧的孙女儿,年纪也不小了,老夫人不妨给她挑桩中意的亲事。”

    王妃脸色一冷,看向三太太的眸光难得的带了几分凌厉。

    三太太身子一凉,慌忙改口,“和她开玩笑的,二嫂怎么还当真了。”

    明妧淡淡一笑,“我知道三婶是在和我开玩笑,老夫人都憔悴成这样了,三婶还让老夫人给我挑未来夫婿,未免也太不孝了些,何况府里嫡出的姑娘都还没嫁,怎么也轮不着我一个义孙女儿。”

    三太太眸底微寒,没再说话。

    喜儿站在一旁,心底愤愤不平,真没见过三太太这样的。

    世子妃和世子爷才帮了她啊,她转过脸就不认人了,帮条狗,狗都还记得念恩情,看以后有什么事,世子妃可还帮她。

    其实明妧也挺无语的,虽然帮三太太是为了挑拨她和大太太,但她们这两只蚂蚱捆的也太紧了些,怎么也拉扯不断。

    且不管她们,明妧只望着老夫人,老夫人没说话。

    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丫鬟道,“老夫人,道士请进府了。”

    道士?

    怎么又请道士进府啊。

    做个噩梦就请道士进府,干脆让道士住在镇南王府算了。

    明妧坐到一旁,很快,丫鬟就领着道士进府了。

    很巧,又是熟人道士。

    看到明妧,道士嘴角都抽了下,所有人他都不怕见,最怕的就是瞧见镇南王世子妃了。

    看到道士,王妃一脸笑容道,“上回我想找道长,一直没找到。”

    道士忙道,“找了个道观修行。”

    明妧惊呆了,骗吃骗喝的道士,居然混到有道观了,厉害啊。

    大太太笑道,“我也是碰巧知道道长在青云观修行,便让下人将道长请了来,这些天,府里的邪气重,好好除除。”

    明妧暗翻一白眼,干脆直接说她就是那团邪气就是了,何必拐弯抹角,不过可惜了,别的道士来或许能除掉她,这个声名远播的道士是铁定不行的。

    明妧也不说话,只静静的听着。

    道长问道,“不知道老夫人做了什么噩梦?”

    老夫人没说话,钱妈妈代劳,“老夫人昨晚梦到有人杀她,杀她之人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吓的老夫人半宿没睡着。”

    还好,没有直接说是她杀的,明妧心中好笑,脸上不动声色,一脸好奇。

    她一脸事不关己的八卦模样,看的三太太冷笑,待会儿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道士伸出手做测算状,然后道,“府上最近是不是添丁了?”

    钱妈妈摇头,“并没有啊。”

    三太太就道,“怎么没有,府里不是多了位郡主吗?”

    “不知那位郡主现在何处,”道士问道。

    “喏,在那儿呢,”三太太随手一指。

    道士望过去,只见明妧一脸灿笑。

    没错,就是我。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道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