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糊弄
    ..十里红妆:明妧传

    道士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他总是接到烫手山芋。

    来人付了重金,足足三百两,让他帮忙赶个人出府,他怕碰到镇南王世子妃,还特意问了一句是谁。

    小厮告诉他要赶走的人是王府新认的郡主,和老夫人八字相克,没有祖孙缘分。

    他以为是镇南王的私生女,亦或者其他的人,但绝对没往镇南王世子妃身上想。

    她和镇南王世子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如胶似漆,怎么摇身一变成镇南王府郡主了?

    道士强自镇定,道,“这不是镇南王世子妃吗?”

    “已经不是了,”三太太笑道。

    明妧点头一笑,道,“道长应该听说我是为了给世子爷冲喜才嫁进镇南王府的,镇南王府阔绰,不用我待够一年,就给了我二十万两冲喜钱,并给我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所以我现在是镇南王府郡主了,算是添丁了吧。”

    道士心肝儿颤,世子妃开口把他最后一点希望给击破啊,他要轰走的人就是世子妃。

    道士这些天,也算是见了大世面,被人称一声仙风道骨,甚至连道袍都高大上了不少,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慌什么。

    道士大手一挥,让人在院子里摆香案。

    那气势看的大太太心里很舒服,仿佛胜券在握。

    明妧很想说一句,她们高兴的太早了,过程谁笑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

    她觉得自己不像局中人,倒更像个局外看热闹的,看着一群跳梁小丑在蹦跶。

    且看你们能蹦跶到多高。

    道士装模作样,嗯,在明妧心底是装模作样,但在其他人,甚至是王妃眼里,那都是在做法。

    道士忙了一刻钟,看的明妧都头晕了,有事就赶紧说啊,转这么半天,不会是还没想好怎么收拾这烂摊子吧?

    道士:……

    如果知道明妧心中所想,估计该说真正道法高深的是世子妃,而不是他了。

    他就是没想好要怎么把这场面给圆回来,毕竟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啊,只是世子妃那里不好交待。

    对他来说,名声高于一切,有名声才能忽悠钱财,没了名声,他还能忽悠谁?

    而且,这些天他尝到了名声好的甜头,进了道观后,夜以继日的看书,不说钻透彻了,却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至少通了三成。

    毕竟道观里的道士都是有几分本事的,肚子里没点存货怎么蒙混的过去?

    但是别人好蒙,世子妃不好糊弄啊。

    又转了几圈,烧了好几张符纸,道士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

    三太太等的有些不耐烦了,道,“道长有没有算出来。”

    道士默了默道,“世子妃福泽深厚,她挨着香案太近,影响我作法驱邪。”

    明妧惊呆了,这道士可以啊。

    一句话把三太太堵的脸都哏红了,她飞快的斜了大太太一眼,大太太眉头拧着。

    道士不止一回说世子妃福泽深厚,但她不是打了招呼吗,福泽深厚这样的话很容易推翻,只说她手里沾了血腥气就是。

    杀人折寿,人所周知。

    但是没想到道士会这么说,她心底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三太太望着明妧道,“还不快退后!”

    明妧很听话的,退了好几步,问道,“可以了吗?”

    “再后退三步,”道士一本正经道。

    明妧嘴角狂抽,行,听你的。

    后退三步后,明妧双手环胸,看道士继续装神弄鬼。

    喜儿跟在一旁,看的认真,但要说担心,那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一丝。

    这道士是自己人啊,虽然世子妃并没有收买过他,但威慑使他臣服。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道士停了下来,大太太问道,“情况如何?”

    道士把手中桃木剑放下道,“世子妃不合适做府上郡主。”

    喜儿眉头一皱,她望向明妧,明妧脸上一抹笑轻柔的如天上的云,风一吹就散了。

    她走上前,道,“我怎么就不能做镇南王府郡主,还望道士告知。”

    道士心颤抖了几分,道,“世子妃的八字和老夫人没有祖孙缘分,硬是记在膝下成为孙女儿,对老夫人,对世子妃都没有好处,世子妃福泽深厚能平安无事,但恐怕会伤及老夫人。”

    四下丫鬟连连点头。

    这道士算的一点没错。

    可不是世子妃一提要做镇南王府郡主,老夫人就气病了,夜里还做噩梦么。

    没有祖孙缘分,却硬要成为祖孙,这不就是要克死老夫人吗?

    明妧眉头一皱,颇不愉快道,“一边说我福泽深厚,一边说我克老夫人,你这臭道士算的到底准不准啊?”

    大太太脸色一沉道,“这道士也不止一次请进府来,准不准,你难道不知道吗?难道你为了做我镇南王府郡主,就不惜枉顾老夫人生死?!”

    明妧气的胸口直起伏,却不知道怎么办好。

    王妃望向道士道,“道长,可有办法化解?”

    道长点头,“有。”

    大太太怔住,眉头打了个死结。

    王妃欣喜道,“如何化解,还望道长告知。”

    道士又是一阵乱算,道,“府上大太太和三太太的八字可以来平衡世子妃和老夫人。”

    大太太脸色冰冷,“道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道士便道,“大太太和三太太去慈云庵替世子妃祈福,她便能留在镇南王府,且不克老夫人。”

    真的。

    明妧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忍住没有笑出声来,喜儿就没那么好毅力了,捂嘴偷笑了几声,只是没人注意到。

    大太太和三太太的脸黑成了锅底色。

    王妃就道,“为了老夫人周全,有劳大嫂和三弟妹了。”

    三太太气道,“就不能让世子妃搬回定北侯府吗?!”

    王妃神情不快道,“承诺明妧做我镇南王府郡主的是王爷,让不让明妧回镇南王府,这事该王爷拿主意,还轮不着三弟妹你来管,只要你和大嫂去慈云庵祈福几日,就能化解老夫人的灾厄,难道你们都不愿意吗?”

    这块是石头是你们自己搬来的,就是砸了你们脚,疼的难受也得忍着。

    难道要她们承认这是假的吗,而且这都不是假的了。

    谁会吃饱了撑着花钱请道士来坑自己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