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效果
    ..十里红妆:明妧传

    接下来半个月,是明妧在镇南王府过的最顺畅的半个月。

    不用请安,没人找茬,日子过得不要太爽,唯一不好的就是王妃惦记她,让她帮着管家。

    不过因为她现在被逼着回定北侯府,处于不知道是镇南王府大少奶奶还是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所以王妃也没有执意强求。

    万一明妧不喜欢管家,被她逼急了,把人逼回定北侯府可怎么办。

    左右也不急于一时半会儿,王妃按捺下让明妧接管镇南王府的心思。

    只是明妧对管家不上心,有人上心啊。

    萧琅嬛头发不那么白后,一天往蘅芜院跑三回,晨昏定省,殷勤备至,只为挽回王妃的心。

    萧琅嬛一日不落的跑了半个月,王妃又素来心软,对她的态度好转不少。

    这半个月,萧琅嬛和明妧几乎就没打照面,自然相安无事。

    不过王府里没事,王府外的事可不少。

    头一件大事就是秋闱,街头巷尾都在好奇谁会是这一届的榜首,毕竟三年才一回。

    招状元郎做女婿是件让人津津乐道的事,一般这时候,世家大族都格外的关注。

    秋闱结束,到发榜这段时间是最叫人紧张的。

    不过这些和明妧没有关系,那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唯一一个认识的,还不知道叫什么。

    明妧一门心思都在珍珠膏上,过去半个月了,送的珍珠膏分量不多,应该用的差不多了,应该有反响了。

    刚这样想,外面海棠进屋道,“世子妃,清宜郡主来了。”

    明妧嘴角一扬,起身出去,才出门就看到清宜郡主走进来,一袭云锦裙裳,吹弹可破的脸蛋上挂着甜美笑容,行走间,裙摆翻飞,上面绣着的蝴蝶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清宜郡主走上来,甜美的脸上带了一抹埋怨,“你可把我坑惨了。”

    杏儿眨眼,不明白清宜郡主怎么这么说,她家世子妃有段日子没见她了啊,更不会坑她啊。

    明妧失笑,清宜郡主走过来,耷拉了眼睛望着明妧道,“但凡我送过珍珠膏的都来找我,说珍珠膏好用,她们习惯了,我不给就要和我断交,我快要没朋友了。”

    顿了顿,清宜郡主继续道,“昨儿含山郡主还问我有没有多的,她也被人催了。”

    看来反响挺不错的,是适合让珍珠膏上市了。

    明妧把开铺子卖珍珠膏的事一说,清宜郡主就笑道,“你送我的珍珠膏,比其他的胭脂水粉都好用,用过的都赞不绝口,等铺子一开,一定客似云来。”

    明妧点头一笑,陪清宜郡主去花园赏花。

    在花园里转了一圈,清宜郡主就告辞了,只是前脚送走清宜郡主,后脚皇后便派人来传召明妧进宫。

    明妧便坐马车进宫,直接去了皇后的凤鸾宫。

    这是明妧帮皇后夺回凤印后,皇后第一次传召她,看明妧的眼神温和的能掐出水来。

    不等明妧福身见礼,皇后便扶起她,笑道,“无需多礼,快坐。”

    明妧屁股还没挨到凳子,一小公公进来道,“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来了。”

    皇后眉头狠狠的皱了下,她怎么来了,莫非是知道镇南王世子妃进宫了,所以赶来的?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不好不见,皇后便道,“让她进来。”

    来的不止孙贵妃,还有其她妃嫔,孙贵妃走上前,还未见礼,便笑道,“皇后怎么传召镇南王府郡主进宫了。”

    皇后眉头狠狠一皱,刚要说这是镇南王世子妃,明妧就起身给孙贵妃见礼。

    孙贵妃挑眉道,“看来还真是镇南王府郡主了。”

    明妧淡淡一笑,“还没有郡主封号,不敢当。”

    “不过是一个郡主封号,镇南王府承诺与你,本宫替你向皇上讨来便是,”孙贵妃笑道。

    明妧只回了一笑,并未接话,说是没用的,得讨到手才算数。

    这封号要皇上点头,除非皇上吃了**药,否则他不可能会答应。

    孙贵妃上前给皇后见礼,然后坐下。

    有嫔妃道,“听说卫姑娘出门容易遇到危险,皇后怎么还传召她进宫,皇宫和王府相距不远,却也难保不会出事。”

    皇后瞥了她们一眼道,“找镇南王世子妃进宫,是商议买珍珠膏的事,你们不总是明里暗里和本宫抱怨宫里的胭脂水粉不好,喜欢珍珠膏吗,现在是不打算要了?”

    那妃嫔嗓子一噎,装傻道,“原来珍珠膏是出自卫姑娘之手。”

    明妧没理她,这嫔妃一看就是孙贵妃的人,一上来就戳人痛处。

    她望着皇后,皇后便道,“这珍珠膏怎么卖的?”

    明妧笑道,“因为用的是珍珠,所以价格稍贵,一百两银子一盒。”

    “这么贵?”有嫔妃倒吸气道。

    孙贵妃皱眉,“那么小一盒,就要一百两?本宫可是听说调制珍珠膏用的都是废弃的丑珍珠。”

    “丑珍珠,那也是珍珠,不是大米,”明妧淡淡道。

    孙贵妃后槽牙咬紧,眸底蹿过一道寒芒。

    明妧继续道,“之前的小盒是送给大家用,观看效果的,正式卖的珍珠膏是那个的三倍左右,因为原材料珍贵,调制起来麻烦,所以价格偏贵,这珍珠膏可是江湖郎中的方子,另外铺子里还有效果差一些的养颜膏,价格自然也低一些。”

    嫔妃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声音不小,能够让皇后听见。

    她们不要差一点的养颜膏,要最好的珍珠膏。

    这也算是公然和皇后提意见了,不过皇后没当回事就是了,她要做什么,还用不着这些小妃嫔来指手画脚,后宫等级分明,皇后和小美人用的东西怎么能一样呢?

    一样的话,如何体现的出皇后的尊贵,又如何激励这些小妃子不余遗力的往上爬?

    皇后摆手道,“本宫要和镇南王世子妃商议事情,你们都退下吧。”

    嫔妃们不敢违逆,福身告退,孙贵妃端茶轻啜,对皇后的逐客令充耳不闻,仿佛没听见似的。

    皇后看着她,道,“贵妃,你也退下。”

    孙贵妃脸上的笑容僵硬住,她都这么明确的表示要留下,皇后还轰她走。

    孙贵妃拳头攒紧,宫女扶着她起身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