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谋害
    孙贵妃一走,大殿内就安静下来。

    皇后望着明妧,和她商议珍珠膏的事。

    在明妧眼里,珍珠膏就两种,一种是养颜的,一种是祛伤疤的。

    可在皇后眼里,分东珠膏、南珠膏、普通珍珠膏以及丑珍珠膏。

    东珠珍贵,用来调制的养颜膏供太后和皇后使用,以及皇上拿来赏赐后宫嫔妃。

    南珠略次于东珠,用来给位置略微低于皇后的四妃用最合适。

    普通珍珠就是普通妃子,丑珍珠膏就是供美人用的。

    等级分明,令明妧目瞪口呆。

    东珠圆润光泽,拿来磨粉调制药膏也太浪费了吧?

    然而皇后笑道,“宫里每年不知道用掉多少珍珠,效果还不及世子妃的好,那才是真的浪费。”

    东西用得其所,那才是好东西,在明妧眼里,东珠珍贵,但在皇后眼里,她母仪天下的位置和她那张脸是没有任何东西能相提并论的。

    这珍贵的东珠,她不用,会有不知道多少后来者帮她用。

    明妧能说什么呢,她能说珍珠差别很大,价值可天差地别,但磨成粉后,那点差别就微不足道了。

    委实没有必要为了那点细微差别去浪费东珠,但皇后乐意,她也只能听从了,没有理由放着银子不挣啊。

    商议定价格后,又定了数目,再闲聊会儿,大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明妧打算告退,外面一公公跑进来道,“皇后,出事了,孙贵妃浑身疼痒不止。”

    皇后下意识的看了明妧一眼,明妧微微皱眉,她没有给孙贵妃下药啊,怎么就疼痒不止了?

    不至于狠到对自己下手来栽赃给她吧,而且她压根就没有和她接触,没有证据,就是活活疼死,也没有啊。

    皇后见明妧一脸不知情,便道,“去看看。”

    明妧不好留下,孙贵妃毕竟是皇上的妃子,看她的热闹,就等于是看皇上的热闹了,皇后道,“世子妃一起吧。”

    皇后叫她一起,那就另当别论了。

    明妧便随着皇后去见孙贵妃,刚走到昭阳宫前,就听到一阵挣扎声,“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是九皇子的声音?

    跟着皇后进去,远远的就看到被公公抓住的,正在反抗的,不是九皇子又是何人。

    皇后走上前,道,“怎么了?”

    公公道,“九皇子给孙贵妃下毒,被逮着了。”

    明妧扶额,这也太悲催了点吧,当初给他毒药,就是怕这事,居然还真就发生了。

    毒害孙贵妃,这罪名不小啊,这熊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省心呢。

    明妧望过去,九皇子撇头不看她,只是一直挣扎,并未放弃。

    皇后皱眉道,“没看错,是九皇子给孙贵妃下的毒?”

    公公回道,“的确是,而且从九皇子身上也摸出来了毒药。”

    这是人证物证俱全了。

    皇后抬脚进昭阳宫,寝殿内,孙贵妃疼痒难耐,太医束手无策。

    看着孙贵妃倒霉,皇后心情极好,但她是后宫之主,人前决不能流露半分,她皱眉道,“还不快给孙贵妃医治。”

    太医为难道,“虽然找到了毒药,但九皇子这药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没有保存好,发霉了。”

    明妧嘴角抽了又抽,她就说她给九皇子的毒药性子都偏于温和,不会这么猛,还以为他又从别处得到了毒药,原来还是她给的。

    很快,又来了几位太医,一起救治孙贵妃,而且不只是太医,皇上得知孙贵妃出事,也来了昭阳宫。

    九皇子跪在大殿外,罪证确凿,无可抵赖。

    赵院正几个检查毒性,朝皇上摇头,“查不出贵妃娘娘中的何毒。”

    孙贵妃疼的死去活来,头上是豆大的汗珠,上一个出汗这么多的还是栖霞郡主。

    外面恒王走进来,他道,“九皇子身上怎么会有毒药,而且还发霉了?他的毒药是谁给他的?!”

    不得不说,恒王的脑子就是好使,一瓶子变质的毒药,不好查药性,可给毒药给九皇子的人肯定知道啊,顺藤摸瓜,自然也就能把解药摸出来。

    公公出去盘问九皇子,回来道,“九皇子一个字也不肯说。”

    孙贵妃气的咬牙,“给本宫打!打到他开口为止!”

    公公转身离开。

    皇上并未阻拦,毒害孙贵妃,还罪证确凿,这事皇上也没法包庇。

    明妧将公公拦下,道,“不用审了,毒药是我给九皇子的。”

    如果眼神能杀人,明妧现在已经被孙贵妃的眸光给千刀万剐了。

    皇上皱眉,“你给九皇儿毒药做什么?”

    孙贵妃指着明妧,眸光冰冷道,“是你指使九皇子谋害本宫!”

    明妧给了她一记白眼,她要给她下毒,用得着使唤九皇子吗,真是不放过任何咬她的机会。

    明妧望向皇上道,“我给毒药给九皇子是给他自保用的,叮嘱九皇子不得随意使用,他也很听话,不然也不会好好的毒药留到发霉变质的地步,他豁出去给孙贵妃下毒,我想一定有原因,我想问问九皇子,他为什么要给孙贵妃下毒。”

    皇上点头,德顺公公就道,“快把九皇子带进来。”

    公公出去传九皇子进殿,九皇子看了明妧一眼,道,“要你管我!”

    明妧呲牙,这熊孩子,真该狠狠的打一板子,救他还不领情。

    皇上没说话,皇后看了明妧一眼,问九皇子道,“九皇子为何给孙贵妃下毒?”

    皇后温和的态度,让九皇子愣了一下。

    九皇子在宫里并不受宠,虽然他经常往穆王府跑,但也仅仅是因为和穆王府萧小少爷关系好,没人觉得穆王府会成为九皇子的靠山。

    后宫争斗不休,皇后没有心思去管一个不受宠的小皇子,但就这么个皇子,手里居然有镇南王世子妃给的毒药,这一点,就足以令皇后刮目相看。

    尤其镇南王世子妃为了救他,主动站出来招认毒药是她给的,这摆明了是要救他啊。

    皇后既然存心和明妧交好,自然要卖她一个情面,不说将来指望明妧帮她扶大皇子上位,单单一个凤印的恩情就不好还。

    有来有往,这关系才会越来越好,这道理,皇后还是懂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