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安妃
    ..十里红妆:明妧传

    不过皇后的语气再温和,九皇子也没开口。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是因为父皇在,皇后才对他温和以待,这后宫就没有好人!

    他最盼望的就是能快点长大,搬出皇宫去住,这冷漠的地方,他待够了。

    九皇子不说话,皇上皱眉,明妧走到九皇子身边道,“有什么委屈就说,皇上在这里,跟自己的父皇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皇上转手坐下,道,“有事就说。”

    皇后想了想,道,“莫非是为了安妃?”

    皇上提到这两个字,大殿内的气氛就安静了下来。

    明妧眉头眨了又眨,望向喜儿,喜儿摇头,她哪里知道安妃是谁啊。

    杏儿不知道,明妧就问一旁站着的宫女,“安妃是谁?”

    宫女不敢不回答,只道,“安妃是九皇子的生母,一年半前惹怒皇上,被打入了冷宫。”

    也就是说,九皇子的生母如今在冷宫里了?

    为了生母给孙贵妃下毒,那就是安妃被关进冷宫与孙贵妃有关了。

    皇后提到安妃,九皇子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他人虽然不大,但倔强的很,抬手抹掉眼泪。

    皇上眉头未松道,“果真是为了你母妃才给孙贵妃下毒的?”

    “母妃是冤枉的!她都快病死了!”九皇子朝皇上吼道。

    后妃被打入冷宫,一旦生病,那就是听天由命,没人会关心她的生死,更别提给她请太医医治了。

    孙贵妃疼的直叫,“快给我解药!”

    明妧站着没动,皇上看着她道,“快帮贵妃解毒。”

    明妧修长的睫毛轻颤,道,“毒药变质,明妧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帮孙贵妃解毒。”

    “毒药是你给九皇子的!”孙贵妃咬牙。

    明妧两眼一翻,“我要是卖刀给别人,别人拿刀捅死了人,我也要负责了?”

    孙贵妃气的脸都绿了,明妧没理会她,以孙贵妃的性子,一定会报复九皇子的,她既然帮了,就得帮到底。

    只是痒一会儿,死不了人的。

    明妧望向九皇子,她眨眨眼,九皇子眉头扭着,完全没懂明妧眨眼是什么意思。

    明妧扶额,这没眼色的熊孩子,他没看见,皇上都看见了,道,“有话就直说吧。”

    明妧轻咳一声,道,“皇上,那明妧就直说了,把毒药给九皇子是明妧的疏忽,才让九皇子有给人下毒的机会,但他一番孝心,还请允许太医给安妃治病,九皇子说安妃被贬进冷宫是冤枉的,明妧不知道经过,不便多说,但人是皇上您打入冷宫的,若不让九皇子知道始末,将来安妃有什么好歹,他肯定会恨您这个父皇受人蛊惑,害他没有了母妃,父子离心。”

    嗯,父子离心这话不好听,但在后宫,这父子的心几乎就没有在一起的。

    父亲忌惮儿子,儿子惦记父亲的皇位,盼望父亲驾崩的。

    最没有亲情的地方就是皇宫,可明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他们也最渴望父子齐心。

    所以明妧这话很管用,皇上眉头皱了,他也不想被儿子记恨,虽然这个儿子他不是很熟,也没有寄予多大希望。

    明妧望向皇后,皇上已经动摇了,这还是皇后再劝劝,皇上或许会重新审理安妃被贬一案。

    有冤伸冤,没有冤屈,则让九皇子死心。

    不过想到安妃被贬和孙贵妃有关,明妧一颗心直接就偏向安妃了……

    皇后看了孙贵妃一眼,望向皇上道,“当年安妃出事,臣妾病了,是贵妃处置的,后来臣妾也质疑过安妃是不是受冤了,但皇上气头上,没人敢提,如今皇上气也消了,安妃若真是受冤,也该还她一个清白。”

    孙贵妃咬牙道,“受冤?皇后的意思是我冤枉了安妃了?!”

    明妧望向孙贵妃道,“当年安妃一事,罪证确凿吗?”

    皇后回想安妃之事,道,“当时丽嫔身怀六甲,吃了安妃送的糕点就小产了,安妃身边的宫女扛不住板子,指认是安妃指使她下毒害丽嫔。”

    “然后就把安妃打入冷宫了?”明妧问道。

    皇后点头,事情的确就是这样的。

    明妧扶额道,“得多蠢,才在自己送的糕点里下毒害别人,惹祸上身,我相信这么蠢的安妃是绝对生不出九皇子这么聪慧的皇子的。”

    反言之,九皇子这么聪明,安妃必定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一定是被人陷害了。

    只是糕点是安妃送的,丫鬟是安妃的身边人,人证物证俱在,毒害皇嗣是死罪,皇上贬安妃去冷宫,惩罚算轻的了。

    时隔一年,再听这件旧事,皇上也觉得安妃此举过于愚蠢,难道真冤枉了她?

    只是找不到当年栽赃她的人,就没法洗刷她的冤屈,证明她的无辜,自然也就没法把她从冷宫里放出来。

    这人关进去容易,想放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孙贵妃疼的叫出声来,明妧问道,“当年的事,贵妃最清楚,安妃有没有可能是冤枉的?”

    孙贵妃揪着被子,她想说没有可能,可是明妧脸上写着:想清楚了再说,没有可能是冤枉的,那我也可能没法替你解毒。

    孙贵妃能怎么办,她只能退让,“有,有可能。”

    皇后皱眉道,“有可能,那贵妃怎么一直不查清这事,让安妃一直待在冷宫里?”

    孙贵妃差点气吐血,她不是被镇南王世子妃逼的这么说的吗?!

    她倒是会打蛇随棍上!

    “我只是说有可能是冤枉的,九皇子聪慧,不一定是随了安妃,那是皇上英明!”孙贵妃道。

    这话无法反驳,难道要说九皇子更像安妃,不像皇上吗?

    皇后便道,“皇上,安妃的案子的确有疑点,现在她病重,还是接出冷宫医治吧,万一真的受冤,岂不无辜?”

    皇上点头,“派人把安妃接出来,让太医去给她医治。”

    皇后让心腹嬷嬷去冷宫接人,道,“安妃被贬之前就住永和宫,住惯的地方,就安排在那儿吧。”

    皇上没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至于九皇子……。”

    皇上话还没说完,皇后笑道,“九皇子给贵妃妹妹下毒,怎么罚九皇子,理当贵妃妹妹说了算。”

    孙贵妃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这不明摆着是威胁她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