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精准
    ,精彩小说免费!

    孙贵妃道,“等查清安妃一事,再惩罚九皇子不迟,若真是冤枉了安妃,我便不罚九皇子了,权当是对安妃的补偿。”

    这样的安排,明妧还算满意。

    她走上前,帮孙贵妃把脉,然后开药方帮孙贵妃解毒。

    前后不过一刻钟,行云流水的动作,看的孙贵妃和恒王妃脸寒如霜。

    这么高超的医术,怎么可能是几个月就学会的?!

    看来她真的为了不嫁给恒王,这么多年一直在装傻充愣!

    太医煎药送来,孙贵妃服下没多久,身子就不那么疼了,皇后这才让九皇子起来,去见他母妃。

    皇上则回了御书房,继续批阅奏折。

    明妧跟着皇后出了昭阳宫,四下无人,连身边的嬷嬷都离的远远的。

    皇后望向明妧道,“安妃一事,本宫会尽量帮着查清,只是这案子发生在一年半前,涉案的宫女被杖毙,又从她屋子里搜出来毒药,这案子很难翻。”

    “安妃有多大可能是真的被冤枉了?”明妧问道。

    她要一句实话,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安妃,但在一个皇宫里头待着安妃是不是真的有这么蠢,有没有毒害别人的动机,她不清楚,但皇后不可能不清楚。

    皇后看着明妧,缓缓吐出来两个字,“十成。”

    可她认定安妃是被冤枉的没用,她的认为不能作为证据,这后宫里枉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是个人都该习惯了。

    也只有镇南王世子妃才会为了九皇子去救他母妃,其他人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念头。

    没人会在这吃人的牢笼里做着没有意义还得罪人的事,包括她皇后在内。

    只是她和孙贵妃是敌,和明妧是友,一边抓敌人的小辫子,一边拉拢镇南王世子妃,对她来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否则就算皇后知道安妃受冤,她也不会动替安妃洗刷冤屈的念头。

    后宫就是这么冷酷无情,为了一个目标,所有人都是可以牺牲的,区别在于值不值得牺牲。

    明妧想了想道,“这后宫的事,归皇后您管,明妧不过是心疼九皇子,想帮他一把,后宫这么大,我想没有什么事能瞒得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赏?如何重赏?”皇后不解道。

    这后宫应该没人敢得罪孙贵妃吧?

    明妧笑道,“给别人想要的,就是重赏。”

    这后宫里的人最想要什么,她还真没有皇后清楚,是自由,还是钱,亦或者是嫔妃的位置?

    这毕竟是后宫里的事,她只是站在九皇子的立场帮他一把,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皇后笑了笑,道,“本宫尽力相助。”

    至于能不能替安妃洗刷冤屈,那就要看她有没有那福分了。

    想到福分两个字,皇后心中微动,都说镇南王世子妃福泽深厚,如果这一回安妃能洗刷冤屈,那她就深信不疑。

    和皇后告退后,明妧就出了宫,难得出镇南王府,明妧决定趁机回定北侯府一趟,铺子开张在即,有些地方要和卫明城商量一番。

    看到马车徐徐停下,定北侯府的小厮有点懵,等见到明妧下来,又是狂喜,“世子妃回来了,快去禀告夫人。”

    喜儿下了马车后,把明妧扶下来。

    等她进二门,苏氏走过来道,“怎么回来了。”

    明妧扶着苏氏的胳膊道,“皇后传我进宫商议买珍珠膏的事,我想着既然都出府了,索性回来看看您和爹爹他们,爹爹还好吧?”

    苏氏摇头,“好不了,户部走水,账册烧掉大部分,本来是一堆烂账,现在这些烂账连账册都没了,再加上你爹才进户部,手底下的人不好管,你爹这些天忙的是焦头烂额。”

    没有了账册,还想去查账,能查出来才怪了。

    也真是难为她爹了,明妧道,“还是让爹爹别想着查账了,把户部的存银点清楚,从现在起,不许户部有烂账才是正经。”

    明妧扶着苏氏往内院走,身后卫明城走过来,正好听到明妧说的话。

    他恍惚想起来什么,转身走了。

    喜儿回头,正好看到他,喊道,“世子爷。”

    苏氏和明妧回头,就看到卫明城疾走的背影,苏氏道,“这是怎么了?”

    喜儿摇头,“不知道啊,世子爷走过来的,好好的突然就转身走了。”

    “应该是有急事,”明妧道。

    可怜她还有事要和大哥商议呢,看来是不行了。

    卫明城骑马去了户部,这些天,卫明城已经是户部的熟人了。

    他对账册的敏感,户部上下几乎默认将来刑部尚书的位置是他的,他简直就是大景首富沈家给朝廷培养的管账的。

    定北侯正对着为数不多的账册翻看,脸上的愁容就没散开过。

    卫明城走上前,道,“父亲。”

    定北侯望着他,道,“有事?”

    卫明城点头,把账册拿起来,道,“这些账册翻来覆去看过很多回了,没有后续账册,是查不出问题的,管好当下最要紧。”

    定北侯皱眉,“当下有什么好管的?”

    “清点库银,重新登记,”卫明城道。

    户部侍郎道,“这没有必要,户部多少钱,我们都知道。”

    “要精准到一钱银子,”卫明城道。

    户部侍郎眉头一皱,定北侯就道,“即刻派人清点库银!”

    户部一堆人清点库银,卫明城亲自盯梢。

    这一忙,就忙到了傍晚。

    户部还有多少钱,也有了明确数字。

    看着那些数字,定北侯才知道这清点库银背后的意义,那就是户部有多少水份。

    户部每个月都要和皇上回报还有多少钱,数字精准到两。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定北侯把这个精准的数字呈报给皇上。

    朝堂上有记性好的,还记得上个月吴尚书报的数字。

    两个数字差了二十九万七千两。

    这一个月,户部最大的开销就是赈灾,皇上拨款十万两,他们都听见了,也就是还有十九万七千两的空缺。

    在吴尚书的奏折上有这二十万两,但户部的库房内并没有。

    皇上勃然大怒。

    这已经是定北侯能尽所能查到的户部贪墨了。

    户部库房也是过一段时间就要检查一回的,二十万两不翼而飞,户部居然一声不吭。

    吴尚书死了,还有左右侍郎呢,一个都逃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