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落榜
    ,精彩小说免费!

    对这二十万两,户部左右侍郎给的解释是,是吴尚书怕皇上嫌户部钱太少,所以加了二十万两,明面上好看些。

    吴尚书被杀,又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有什么过什么错直接往吴尚书身上推正好。

    只是这样的解释,皇上会信吗?百官会信吗?

    户部尚书叫的最多的就是穷,没钱,国库空虚,要节省开支……

    满朝文武中,说扫兴话最多的就是户部尚书,他会顾及皇上面子好看,在上报的账册上多二十万两?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可能性都比这个高!

    现在吴尚书死了,账册又被烧毁,户部的烂账不知道怎么查,现在知道账册有问题,而且只是冰山一角,皇上下旨把两位侍郎大人下狱,严加审问,严禁任何人探望。

    这一回,皇上是动真格的了。

    税银几十万两不翼而飞,户部的账册少了二十万两,户部天天跟他叫穷,想修个宫殿,没钱,想出行一趟,没钱。

    户部尚书拿没钱两个字砸掉了皇上多少帝王美梦,做皇帝的权倾天下,国库没钱,一样寸步难行。

    现在倒好,钱从户部几十万几十万的飞走,还不知道飞到了谁的口袋里,让人过逍遥日子,他还是个穷皇帝。

    越想,皇上越来气,撂下一句狠话,“如果左右侍郎什么都不招,明儿抄家!”

    做了这么多年的户部侍郎,想来也没少捞油水,抄家也能抄一笔充入国库……

    嗯,就是这句话,最后让皇上怒气更大了。

    定北侯恍然想起来,道,“皇上,臣算错了户部的账,前些天抄了吴尚书的府邸,所得钱财都冲入了国库。”

    吴尚书府查抄的钱填补了国库一部分烂账之后,还有二十万两的差额。

    反正定北侯是无法估算户部这么多年到底贪墨了多少,想来数目惊人。

    皇上让靖王爷审问左右侍郎,他们只一个劲的把过错推给吴尚书,反正死无对证。

    顽固的态度,靖王爷都气笑了,“吴尚书是生了几双手几颗脑袋,户部大事小事都他拿主意,只手遮天,朝廷要你们两侍郎大人何用?!”

    两人冥顽不灵,最后靖王爷带人抄了左右侍郎府。

    两人加起来的家产比吴尚书少不了多少,光是银钱就把户部的空缺给补上了,遑论那些田产家宅。

    一时间,京都风雨飘摇,谁也不知道户部一案背后会牵扯出多少人来,战战兢兢,心都提到嗓子眼的。

    在这不平静的时候,明妧的铺子开张了。

    美人坊。

    名字算不上多出彩,但一看就知道是做女人生意的,里面卖的是各种养颜膏,还有九种调养身子的药,都与珍珠有关。

    开张这一天,明妧没有去,是托卫明城照看的,喜儿带着海棠和青杏去看热闹,只留下雪雁伺候明妧。

    天气晴好,微风徐徐。

    这是一个好日子,不但是美人坊开张的日子,也是朝廷发榜的日子。

    苏老太爷担任主考官,并且参与阅卷,甚至连题目也是他和柳太傅商议拟定,最后皇上点头的。

    有苏老太爷在,明妧觉得科举应该不会出现舞弊的情况。

    屋内,她看着书走神,书是她从书房挑的,书上有批注,是楚墨尘写的,半个月没见,越发想他了。

    门外,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传来,雪雁笑道,“世子妃,喜儿她们回来了。”

    喊了一声,明妧没反应,雪雁看了一眼,捂嘴笑,世子妃又走神了。

    不过海棠她们的笑声太大,把明妧从愣神走拉回来,她笑道,“铺子开张如何?”

    海棠和青杏回来了,但喜儿没回来。

    明妧只当她落后了几步,也没多问。

    青杏笑的合不拢嘴,“世子妃的珍珠膏,整个京都都有耳闻,用过的没用过的都想试试,差点没把美人坊给挤爆掉。”

    还没有哪个铺子有美人坊开张这么热闹,还是世子妃聪慧,送了些珍珠膏出去,就把名声给打响了。

    唯一可惜的是因为人多太热闹,以至于世子妃反倒不能亲自去看开张,她们口述,根本形容不了万一啊。

    只是雪雁不解道,“那铺子世子妃不是打算卖药的吗?”

    的确,那铺子明妧是准备开药铺的,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王爷托他帮忙处理掉那些丑珍珠。

    珍珠膏是养颜的,放在药材一起卖,有些不伦不类,明妧干脆就先紧着王爷了,回头再卖药就是了,也不会妨碍什么。

    高兴了会儿,海棠就说起另外一件扫兴的事,“大太太和三太太回府了。”

    雪雁惊讶,“这么快就半个月了?”

    明妧也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些,海棠道,“道士向着世子妃,就不知道多说几天。”

    对于道士,明妧倒没觉得哪不好,他也算帮了她好多回了,当然大家是互惠互利,明妧失笑,“她们也不会一直待在慈云庵,总会回来的。”

    她又不怕她们,只是厌恶了被找茬而已。

    青杏想起进内院时候,大太太从她们身上扫过的眼神,有些担忧道,“大太太似乎很不高兴,看奴婢们的眼神都不善。”

    她们小丫鬟不够大太太瞧的,大太太针对的只是明妧。

    雪雁捂嘴笑,不以为然道,“在慈云庵吃了半个月的素斋,心情怎么可能会好,能对咱们有好脸色才怪了。”

    这般想,青杏也笑了。

    明妧吃了块糕点,道,“喜儿呢,没回府?”

    海棠摇头,“喜儿姐姐没有一起回来,回来的路上出了点事,她下马车了。”

    “出什么事了?”雪雁连忙问道。

    青杏就道,“马车撞了一个烂醉如泥的书生,好像撞伤了,喜儿姐姐带他去看大夫去了。”

    烂醉如泥的书生?

    “今儿是发榜的日子,喝的烂醉,肯定是落榜了,”雪雁惋惜道。

    但是一喝醉连马车都躲不开,这不是拿性命在开玩笑吗?

    一个小书生,没人放在心上,明妧继续吃糕点,一块糕点吃完,她起了身。

    半个月没去长晖院请安了,如今大太太和三太太回来,她再不能躲着了。

    净手后,又对着铜镜看了看发髻,明妧便带着雪雁去了长晖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