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弊端
    ,精彩小说免费!

    到了长晖院,明妧才知道大太太看她的丫鬟眼神不善是为了什么。

    她迈过花鸟山水折扇屏风的时候,就听到大太太的说话声传来,“我这一回在慈云庵替老夫人祈福,没想到户部会出这么大的事,我竟一点忙都没能帮上,回头我怎么和娘家嫂子交代?”

    大太太的娘家外放在一富庶之地,在当地就是权霸一方的人物,虽然没有京都的锦绣膏粱,但日子过的比在京都滋润的多。

    可以说脚跺一跺,地方要震三天。

    是以,这么多人也没有回京,户部左侍郎就是大太太娘家大嫂的嫡亲兄长。

    平常大太太和户部作侍郎夫人就往来密切,这一回左侍郎出事,大太太在慈云庵帮老夫人祈福,道士说要待够半个月,少一个时辰都不行,她不敢轻易离开。

    却没想到两天都没挨过去,左侍郎府被抄家了!

    这一切都是败定北侯府所赐!

    见明妧走进来,大太太射过来的眼神比寒冬腊月的风还要凌厉几分,刮的人脸颊生疼。

    明妧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大太太会比她更生气,明妧道,“原来户部左侍郎和大伯母沾亲带故,那正好,大伯母帮忙撬开左侍郎的嘴,虽然查抄的家产不一定能还回去,但或许能保住一家老小的命。”

    “你!”大太太气的倒仰。

    明妧巧笑嫣然,“查抄两位侍郎府是皇上的意思,是靖王爷带人去查抄的,身为户部侍郎,在其位,却不谋其事,还贪墨,被逮住了还死不认罪,就是把牢底坐穿都不冤。”

    大太太嘴皮哆嗦,半晌没能说出来句话。

    三太太则道,“好歹我和你大伯母也在慈云庵为了你不克老夫人,诵经祈福半个月,你一句感谢都没有,见面就把你大伯母气成这样,有你这样的晚辈吗?”

    还要她感谢?

    明妧内心震惊的无以复加,这脸皮厚比城墙了啊,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脚,还要怪她躲开了,这么厉害,咋不直接上天呢。

    明妧望向三太太道,“这半个月,我一直很感激大伯母请道士进府,算出我克老夫人,差点搬回定北侯,万幸的是能化解,也正因为心中感激,所以想帮大伯母保住娘家大嫂的兄长一家,有什么不对吗?只是不明白大伯母为什么这么生气?”

    明妧瞥向大太太,问道,“莫非大伯母是怪我父亲太尽职尽责,在户部衙门和账册被烧后,还一直想查出贪墨的人,最后查到了两位侍郎大人头上?”

    一番话问的人哑口无言。

    她不是傻子,明明是算计她,最后没成功,还要她感激,她感激的想送她们一人一大碗砒霜。

    至于户部侍郎入狱,那是朝廷大事,定北侯公事公办,何错之有?

    胆敢埋怨,捅到皇上耳朵里,皇上一定会雷霆震怒,有气也得憋着。

    大太太端茶灌了一口,平复心中怒气。

    明妧没待一会儿,王妃就过来了,老夫人见了眉头都皱紧了几分,平常王妃可没这么勤快的请安,如今王爷和世子离京,世子妃一来,她就赶来,这是怕世子妃受委屈吗,这王府里,有谁能给她委屈受?

    老夫人摆手道,“退下吧。”

    明妧也不想多待,福了福身,就告退了。

    她一转身,外面大老爷进来,大太太起身问道,“情况如何?”

    大老爷摇头,“不许探监,我没见着孙侍郎,这回想全身而退,几乎没有可能。”

    招认了,就是死路一条,皇上不除掉他们,背后的人也会下手,不招认,则要把牢底坐穿,两害相权取其轻,把所有过错推给吴尚书是最明智的。

    大太太脑壳一阵阵抽疼,户部侍郎遭受家变,要不了多久,她娘家兄嫂就该进京了吧。

    进京了也好,帮不了户部侍郎,可以帮她,也不算白跑一趟。

    明妧回了沉香轩,喝了一盏茶,吃了块红豆糕,喜儿才回来。

    见她进来,海棠道,“怎么耽误这么久,那烂醉的书生没事吧?”

    喜儿道,“我送他去周大夫那儿看的大夫,他伤的有些严重,左胳膊折了,而且很穷,连诊金都付不起,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幸好周大夫认得我,没收钱,这会儿那书生还在周大夫的药铺子里。”

    “不就是没考上,回去用功读书,三年后再考一回就是了,听说有些人四五十岁还在考呢,”海棠道。

    喜儿摇头,“那书生说,这一回考不上三甲,他心爱的姑娘就要嫁给别人了,他能等三年,人家姑娘不会等他三年啊。”

    “还是个情种呢,”明妧笑道,“只是用情这么深,怎么不用功读书?”

    见明妧这么说,喜儿道,“那书生很用功啊,那书生世子妃你也见过,就是坐牛车还看书的书生。”

    进京赶考的路上,坐在牛车上都还读书,没有比他更认真的了。

    海棠和青杏没有跟去,但雪雁在,她惊叹道,“那么认真,都还落榜了?”

    明妧感叹古代科举难度大,难怪说是十年寒窗,喜儿则道,“那书生醉醺醺的,周大夫给他治伤的时候,他大骂朝廷不公,科举舞弊,皇上昏庸,令天下寒门子弟寒心,骂的周大夫都不敢听,最后用银针把他扎晕了,周大夫不是不放他走,是不敢放。”

    这要一放出去,被人听到了,还不得抓去蹲大狱啊。

    雪雁眨眼道,“可监考官和阅卷官都是苏老太爷啊,不应该存在舞弊才对,是不是那书生太自负了?”

    喜儿摇头,这她就不知道了,她只是把自己知道的说给她们听。

    “难道真出弊端了?”明妧挑眉道。

    丫鬟齐齐望着她,世子妃这是怀疑苏老太爷么?

    明妧当然不会怀疑苏老太爷了,苏老太爷是阅卷官,但阅卷官又不止他一个,他手里不出问题,难保别人手里不出问题。

    遇到那书生也算是种缘分,她还说过希望他高中,知道了不问问,心里好像有点过意不去。

    明妧想了想道,“去苏家走一趟。”

    她起了身,喜儿道,“世子妃要亲自去吗?”

    “我自己去吧,我也有段时间没见外祖父外祖母了,”明妧淡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