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醉酒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让丫鬟去外院找楚总管安排马车,自己则去蘅芜院和王妃说一声。

    王妃只问了一句,“非去不可吗?”

    明妧轻点了下头,王妃便道,“路上小心。”

    明妧素来懂事,不是万不得已,王妃相信她不会出府,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王妃这里好应付,结果到暗卫那里卡壳了,赵成一脸为难的看着她道,“世子爷随王爷离京之前,特别叮嘱不让世子妃您去苏家。”

    明妧嘴角狠狠的抽了下,“他都不知道跑那里去了,还督促着京都酿醋大业呢?”

    赵成一脸凌乱,这么说,世子爷的醋意好像是挺大的,但是苏三少爷惦记世子妃,世子爷能不上心,能不警惕么?

    明妧执意要去,赵风为难道,“世子妃就别为难属下了,有什么事,属下去办也一样。”

    明妧瞅着他,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真有那么为难?”

    赵成没说话,但话都写在脸上,世子爷的醋劲有多浓,世子妃您是最清楚的啊,看护不力,世子爷舍不得拿世子妃怎么样,可他就未必了啊。

    暗卫心里苦,然而明妧还塞黄连进去,她道,“我也不让你为难,我把你迷晕倒在去。”

    说着,明妧抬手要下毒,赵成连忙后退几步道,“世子妃,属下随您去苏家便是。”

    世子妃执意要去,他也不能死拦着,世子妃不改主意,可不得他该。

    早这样,她就不用废多少唇舌了,明妧抬脚出沉香轩。

    去苏家的时候,还特意绕道从美人坊前路过,生意极好,进出的客人络绎不绝。

    看了两眼,明妧就直奔苏家了。

    看到镇南王府的马车过来,苏家小厮愣了下,等看到明妧下来,就赶紧差人去禀告苏老夫人。

    喜儿过来扶明妧下马车,雪雁也跟在身后。

    迈过门槛,明妧就问道,“外祖父可在府里?”

    管事的道,“在,老太爷在外院书房。”

    “我去见外祖父,待会儿去见外祖母,”明妧道。

    管事的应下,差人去告知苏老夫人。

    明妧走到书房前,小厮就把门打开了,然后退到一旁,明妧直接走了进去。

    书房内,苏老太爷一脸笑容,一眼看去,就知道他心情极好。

    不止他,就连苏大老爷也在。

    明妧走上前,福身见礼,道,“外祖父心情这么好?”

    苏老太爷只笑不语,苏大老爷道,“这一回岳麓书院考的不错,不出意外的话,前三甲至少有两个是岳麓书院的,此番阅卷,其中一篇文章老太爷是赞不绝口。”

    苏老太爷惜才,他监考的学子中有这般出彩的,与有荣焉啊。

    苏老太爷这么高兴,明妧真不忍心泼冷水,苏老太爷笑道,“来找外祖父,可是有事?”

    明妧点头道,“我就是为了科举一事来的。”

    这话说出来,苏老太爷和苏大老爷都有点懵,明妧和科举别说八竿子了,就是八十竿子也打不着啊。

    苏老太爷神情收敛几分,道,“怎么关心起科举来了?”

    明妧便如实道,“喜儿撞伤了一书生,那书生破口大骂科举不公,令天下寒门子弟心寒,那书生进京,还曾坐镇南王府的顺风车,相公还与他对对子,似乎挺有才学的,却落榜了。”

    苏老太爷眉头皱成川字,“你确定那书生有才学?”

    喜儿嘴快道,“他在进京的路上,搭人家牛车还在苦读,醉酒的时候还读诗,奴婢听不懂,但周大夫说他倒是满腹经纶,出口成章。”

    周大夫,也算是苏家惯常请的大夫,苏老太爷知道周大夫为人不错,也有几分才学。

    尤其这事明妧过问了,苏老太爷当然要重视,他道,“把书生带来,是真有才学,还是愤世嫉俗一考便知。”

    明妧看向杏儿,道,“去周大夫那儿把人带来。”

    喜儿点头如捣蒜,福身退下。

    赵成护送喜儿去周记药铺请人,只是那书生还醉着,赵成扶着他出的门,塞进马车内。

    然后喜儿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怎么回去啊。”

    周大夫笑道,“我让小伙计送你去苏家。”

    喜儿连连道谢。

    到了苏家,赵成拽着书生的胳膊,半扶半提的拎着进了府,直接去苏老太爷的书房。

    一进屋。

    哗啦一声,书生吐了。

    明妧头疼,“先扶下去收拾干净,一会儿没才学,直接让人把他扔出去。”

    赵成把书生拎走,小厮过来把地扫干净,苏老太爷额头一颤一颤的,他的书房,清雅之地,还没人喝醉酒来过,更别提吐了一地。

    一刻钟后,书生换了套衣服,大概被浸了冷水,人清醒了几分,至少是自己走进来的,虽然走的很晃。

    书生认得明妧,彬彬有礼,等见到苏老太爷的时候,他打了个酒隔,道,“我认得你,监考官,我要骂你……。”

    苏老太爷眉头皱成麻花,强忍着才没有动怒。

    苏大老爷道,“待会儿再骂,我且先考考你。”

    “你考吧,”书生道。

    考人最简单的就是对联和接诗句了。

    明妧坐在一旁,听苏大老爷考书生,对联的难度从易到难,书生对答如流,几个来回后,苏大老爷看向苏老太爷。

    这书生有几分才学,尤其还是在醉酒的情况下,都能轻松应答,不应该落榜才是。

    苏老太爷问道,“你可还记得自己答卷写了什么?”

    书生笑道,“自己的答卷,怎么会不记得?”

    “现在能写出来吗?”苏老太爷问道。

    书生点头,“给我笔。”

    苏老太爷把桌椅让出来,赵成扶他过去坐下,只是笔拿到手,书生晃了好几下,“我怎么拿了两只笔?”

    他甩了下,一粒墨汁朝苏老太爷飞去。

    好巧不巧的砸在了苏老太爷的衣襟上。

    苏老太爷深呼吸,把腾起的怒气压下。

    明妧则扶额,这是酒劲又上来了啊,她站起来,掏出银针,狠狠的扎了上去。

    速度之快,用力之大,尤其是书生的惨叫,苏老太爷都受惊了,他这外孙女真是……

    疼痛让人清醒,书生脑子清醒多了,提笔沾墨,开始写起来。

    苏老太爷没忍住过来看了一眼,只一眼,他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