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纰漏
    ,精彩小说免费!

    那脸色青的,明妧都担心会气大伤身,苏大老爷了解苏老太爷,这是要发怒的前兆,他瞥了答卷一眼,脸上也添了震惊之色,他指着答卷,道,“这,这不是……。”

    苏老太爷抬手,把苏大老爷的手摁下,道,“让他写完。”

    书生写的很快,一刻钟便写满了一页纸,然后把笔放下。

    苏大老爷把他的答卷拿起来,递给苏老太爷过目。

    苏老太爷飞快的从头看到尾,又看了一遍,脸色冷的仿佛脸上能凝结寒霜了。

    这就是那份让他赞不绝口的答卷。

    不,比那份答卷更加惊才逸逸,令人拍手叫绝。

    苏老太爷问道,“这答卷是不是做了几处修改?”

    书生道,“在考场上,答题紧张,考虑不周,出了考场,心中后悔,反省了几日,这是修改后的答卷。”

    明妧便道,“要不再把原来的写一份?”

    苏老太爷摆手,“不必了。”

    这份答卷更好,没有必要再写一份。

    “你当真落榜了?”苏老太爷问的认真。

    书生大笑,“没有落榜,我这会儿应该在写家书回家报喜,而不是喝的烂醉如泥,怎么来的这里都不知道。”

    明妧看向苏老太爷,道,“真的有问题?”

    “不是有问题,而是有大问题,”苏老太爷声音冷沉。

    他监考的考场上,居然有人偷考卷,真正的饱学之士却落榜了,这样的污点,苏老太爷岂能容忍?

    想到明天殿试,然后钦点三甲,苏老太爷就坐不住凳子了。

    他要带着考卷和书生进宫,明妧道,“外祖父,您先冷静下,您是没法直接带个书生进宫的。”

    苏老太爷都气糊涂了,不是谁都能往宫里头带人的。

    就是他这会儿进宫,皇上都未必见他。

    明妧道,“不是还有准备了没有选中的考题吗,让他再答一卷,外祖父带着两份卷子进宫见皇上,应该足矣让皇上传召他进宫了。”

    苏老太爷出了一题,给书生半个时辰答卷。

    书生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写完了。

    苏老太爷带着两份答卷进宫,未免皇上传召,所以书生也跟去了。

    明妧准备回王府,一路随行,等他们进宫了再回去,绕不了一点路。

    不是早朝的时候,一般大臣未经传召是不得入宫的,只有极少数大臣才能随意进出,苏老太爷管的是国子监,是一个等闲出不了大事的地方。

    皇上正为户部的事生气,不见苏老太爷。

    公公出来道,“皇上让苏老大人有什么事,明儿早朝再禀告。”

    明妧远远的看着,见苏老太爷没有直接进去,就知道皇上不见他。

    她从马车内下来,走上前,望着传话公公道,“去禀告皇上,就说我有要事求见。”

    镇南王和定北侯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她定北侯之女,镇南王世子妃,还救过皇上,皇上总该见她吧?

    明妧这样想,公公笑道,“世子妃和奴才开玩笑呢,您要进宫,哪用得着通传,您直接进就是,只是皇上见不见您,还得看皇上的心情。”

    是能进,但是说白了,其实就是换个地方等皇上传召。

    满朝文武,能直接进御书房的,只有镇南王和定北侯,后宫就只有太后。

    明妧望向苏老太爷,道,“外祖父,要不我进宫见皇上?”

    苏老太爷点头,把两份答卷交给她。

    明妧带着两份答卷,跟随传话公公去御书房。

    御书房内,小公公上前道,“皇上,镇南王世子妃求见。”

    皇上眉头狠狠皱了下。

    刚刚苏老太爷求见,他没见,怎么换她来了。

    “让她进来,”皇上道。

    明妧走进去,福身给皇上见礼,皇上道,“找朕有急事?”

    明妧道,“明妧是帮外祖父送两份答卷来给皇上过目。”

    “答卷?”皇上眉头微皱,“秋闱都结束了,怎么还送答卷来,苏老大人爱才,也不能开这样的后门。”

    明妧一脸黑线,望着皇上道,“不算走后门,勉强只能算爬窗户的。”

    皇上嘴角狠狠一抽,德顺公公笑出声来,皇上瞥了他一眼,德顺公公强忍着,肩膀差点抖脱臼。

    皇上把手中奏折放下,道,“朕倒要看看是怎么爬窗户的。”

    明妧把答卷送上。

    皇上接了答卷看起来,题目不对,但因为字写的不错,皇上还是往下看,几眼之后,就眸露赞赏了。

    一篇答卷看完,皇上看下面一张,扫了两眼,眉头就拧成麻花了,“这答卷……。”

    明妧朝皇上一笑,“这两份答卷都是一个落榜的书生写的,这会儿就在宫门外,与外祖父一起等候皇上传召。”

    皇上脸色一沉,道,“宣他们进宫!”

    德顺公公赶紧出去宣旨。

    明妧没有走,很快苏老太爷和那书生就进了御书房。

    看到皇上,书生跪在地上,皇上看着他绑着绷带,吊在脖子的左胳膊,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书生没说话,明妧讪笑道,“被我的马车给撞伤的。”

    虽然坐马车的是她的丫鬟,但马车的确是她的。

    皇上扶额,他就说她怎么会关心科举,原来是撞了人的缘故。

    明妧则道,“皇上不妨再出一题考考他。”

    皇上便出了一题,书生当场答题。

    皇上看过答卷后,对书生才学很是赞赏,让他落榜,科举问题不小。

    皇上问苏老太爷道,“此次秋闱怎么出这么大的纰漏?”

    苏老太爷摇头,“臣不知,臣负责监考和阅卷,这案卷是统一誊抄,臣不知道这考卷是谁的。”

    “会不会是誊错了?”明妧问道。

    “绝不可能,”苏老太爷很确定。

    明妧就是随口一问,她知道古代科举怕考官认出学子的笔迹,交卷后,统一誊抄,然后让考官阅卷的。

    既然是誊抄,难免出错,只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为岳麓书院参加考试的学子不少,苏大老爷是岳麓书院山长,苏老太爷避讳,就是监考都不四下走动,就坐在那里看着。

    书生的试卷被换是肯定的,但现在不确定其他人有没有舞弊现象,又是谁这么大胆敢偷换试卷,而且怎么就那么巧换了书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