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好戏开始
    “滴答滴答.......”

    三个宝贝的房间里,安静的就连彼此呼吸声都听可以听清,三个宝贝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都绷着一张小脸,很是严肃的看着沈枞渊。

    “dad,妈咪是谁也代替不了的。”大宝瘪着嘴,眼眶渐渐的湿润了,沈安溪在他们三个心里是根深蒂固谁也无法取代的。

    纵使安老师有千万般的好,可都不能动摇沈安溪在他们心里的位置,三个宝宝虽然年纪不大,但不代表他们不明白沈枞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沈枞渊见三个宝贝一脸严肃的样子,觉得既好笑又心疼,而让他触动最深的就是大宝的那句话,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脸温柔的揉了揉大宝的头,柔声说道:“我当然知道妈咪在你们心里是谁也代替不了的,我也没有要让安老师来代替妈咪的意思。”

    说完这句话,沈枞渊顿了顿,眼神很是复杂,沈安溪走的决绝,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就这样把问题留给他解决,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沈安溪可以走的那么轻松,都没有考虑到三个宝贝。

    三个宝贝听到沈枞渊说的,还是蹦着小脸缄默不言,在他们看来,沈枞渊只是为了哄他们开心,才这样说的。

    “你们放心,dad向你们保证,妈咪一定会回来的。”沈枞渊没有料到在沈安溪这个问题上,三个宝宝的态度会这么坚定。

    沈枞渊的保证在三个宝宝看来不过是为了哄骗他们的一种手段,他们忽然有些讨厌安老师了。

    “dad,说谎的人鼻子会变得和匹诺曹一样长。”老三一把掀开被子,伸出自己的小胳膊,霸气十足的指着沈枞渊的鼻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沈枞渊一脸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到底要怎么和三个宝贝解释他们的安老师就是沈安溪,就是他们的妈咪,而且按现在的情况看来,就算自己说了他们也不一定相信自己啊。

    他也没有想到三个小不点就因为自己一个问题,会变得这么敏感。

    “dad真的没有骗你们,dad一定会把妈咪找回来的,至于刚才dad刚才问的那个问题也是有原因的,嗯……要怎么和你们说呢。”沈枞渊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去和三个宝贝解释了。

    “其实dad不用和我们说什么的,我们只要妈咪。”沉默了良久的大宝开口了,她的态度和开始一样,她们只要沈安溪。

    大宝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她此时表现出来的这份冷静淡然,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小孩所能拥有的,而更像是一个阅历丰富的成年人。

    沈枞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面的大宝,不由得为之一愣。

    “dad我们不问,但不代表我们不知道,其实在妈咪走离开以前,你和妈咪就总爱吵架,虽然我们不知道妈咪为什么会忽然离开,可是dad,我们真的只要妈咪,就算是安老师也代替不了。”

    大宝这次算是把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否说了出来,其实真的很多事情她和小宝都不是不明白,这也是她和小宝从来不屑于和幼稚园那些小朋友一起玩耍的原因,一直以来他们就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思考的更多。

    大宝的这番话让沈枞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直以来他都把大宝和小宝当成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觉得只要给他们优渥的物质条件就可以了,而他却忽视了最重要的,原来他们最需要的只是父母的陪伴,和交流,沈枞渊心里一时间五味陈杂。

    “谢谢你大宝。”沈枞渊伸出手,一把把大宝揽在了自己怀里,这次大宝算是为他好好上了一课。

    被沈枞渊抱在怀里的大宝感觉十分的别扭,她一脸不情愿的想要挣脱,奈何沈枞渊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并没有办法挣脱,只能任由沈枞渊抱着。

    “大宝,dad告诉你一个秘密,可是你要答应dad谁也不能说,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就连小宝和老三也不能说,好不好。”沈枞渊忽然计上心头,抱着大宝,把嘴巴贴进大宝的耳朵,悄声说道。

    大宝听到沈枞渊说的,侧着头一脸不明所以看向沈枞渊,沈枞渊就像小孩一样,朝着大宝眨了眨眼睛,大宝见状,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迟疑的点了点头。

    “其实,其实安老师就是妈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知道吗?”沈枞渊压低了声音,把安老师就是沈安溪的事情告诉了大宝,尽管这听起来实在是太荒谬了,可沈枞渊还是说了。

    在沈枞渊怀里的大宝的身体明显一颤,怔怔的盯着沈枞渊,眼里满是整惊与疑问。

    “dad,你说的是真的吗?”安老师就是自己的妈咪,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大宝显得有些不敢相信,这确实是太匪夷所思了。

    “dad怎么会骗你呢,不过你先答应dad的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而且在安老师面前,你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和平常一样,可以吗?”

    大宝听的很认真,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那dad只告诉我一个人,是需要大宝做什么吗?”

    沈枞渊颇为赞赏的看了大宝一眼,不愧是他沈枞渊的宝贝,果然是聪明伶俐,一点就通啊,面对事情也是处变不惊。

    “大宝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dad希望大宝可以配合dad,至于小宝和老三哪里,你帮我劝劝她们就行了,但千万不能告诉她们安老师就是妈咪的事哦。”

    大宝把所有的信息在脑海里飞速的整理的一遍,dad也没有理由欺骗自己啊,至于沈枞渊口中的事她不想去多问,问了她也不懂,大人之间的事太多余复杂。

    小宝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着两个人,他听不清沈枞渊和大宝到底说了什么,但心里有预感,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果不其然,等到沈枞渊松把大宝从怀里抱到床上以后,大宝对于安老师的态度就转变了。

    她附在小宝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小宝看了一眼沈枞渊随即点了点头,同样的,大宝不知道老三旁边说了什么,老三也很快点头答应。

    做完这一切以后,大宝朝沈枞渊递去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又乖乖躺回了被窝。

    今天大宝的表现算是刷新了沈枞渊对她的认识,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幼稚园的小朋友,反而更合贴沈枞渊的得力助手了。

    就这样,沈枞渊的第一步计划也算是告一段落,有了大宝的帮忙,在沈安溪这一方面,沈枞渊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了。

    夜深了,沈枞渊倚靠在窗边,望着漆黑的夜空,如墨染般的星眸撩动,冷峻的脸庞上滑过一抹失落,幽幽地叹了口气,他从包里掏出手机,随即拨通了一个号码。

    接到沈枞渊电话的时候,张秘书正准备休息,看到来电显示上是沈枞渊的名字,她立马就接起了电话。

    “喂,沈总。”在张秘接起电话以后,她身边的老公开始小声埋怨道:“你们老板到底要不要人活了,都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难不成还要你加班啊。”

    “这么晚,打扰到你休息了吧。”沈枞渊并没有听到来自张秘书丈夫的抱怨,不过对于这么晚去打扰别人休息,他总

    “没有没有,沈总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张秘书一边用眼神警告一旁的老公噤声,一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沈枞渊。

    “嗯,我想问问你打算多久休产假。”沈枞渊清了清嗓子,悠悠说道。

    “嗯?”张秘书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沈枞渊竟然会莫名其妙打电话过来,就为了问自己这个问题。

    “咳咳咳,你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产假我提前给你批了,至于工资,照常,奖金就按你家宝贝出生的体重来算吧。”沈枞渊没有对张秘书做任何的解释,自顾自的说着。

    在沈枞渊说完以后,电话那头的张秘书陷入了久久的呆滞之中,当她听到沈枞渊那句“你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以后,心里咯噔一响,她,她以为自己失业了,谁知沈枞渊接下来的话,让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张秘书?”电话那头传来沈枞渊的声音。

    “啊,好的,知道了,谢谢沈总。”

    直到挂断电话,张秘书都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她用力掐了掐一旁老公的胳膊,急急问道:“老公,老公,疼不疼,疼不疼啊,你倒是快告诉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张秘书的老公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胳膊,另一只手连忙去阻止张秘书的下一步动作,并且一脸幽怨的对着张秘书说道:“你不是在做梦!”心想,沈枞渊到底给她老婆说了什么,害得他老婆都魔怔了。

    “啊,老公,我明天不用去上班了哎,老板刚刚打电话过来通知我,他提前把产假给我批了,而且工资还照常,最重要的是还有奖金!啊!。”此时的张秘书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激动的抱住一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老公。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