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同父异母的兄妹
    ,精彩小说免费!

    沈枞渊还等着她去送文件,安妮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竞标快要开始了,如果她此刻再不敢过去,就来不及了。

    安妮有些犹豫,这份文件她并不可以带走,可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去翻阅,而这样的机会却少之又少,就在这时,安妮脑子灵光一闪,她可以利用手机把上面的内容拍下来啊,,她迅速走到书桌前,把那份财务报表翻开,果然和她那天在王秘书哪里看到的那份机密文件一样,而似乎这一份更加的详细,安妮也来不及细看。

    就在安妮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刚要拍照的时候,一个声音迫使她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安妮!”

    ............

    “啪踏。”安妮手中的手机也是应声落地。

    此时沈安溪正站在书房的门口,脸色铁青,她知道今天沈枞渊公司竞标,虽然她已经提醒沈枞渊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于是沈安溪又翘了一天的班,她刚偷偷混进了竞标的地方,就看到安妮十万火急的离开了。

    沈安溪心想,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了,思及此,她决定跟上去看看,她一路跟到了沈枞渊家里,见安妮下车以后,连门口都来不及关,就急冲冲的跑了进去。

    安妮见来人是沈安溪,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继而扭头,也没有要和沈安溪说话的意思,弯腰捡起了地下的手机,熟视无睹的打算继续拍照。

    “安妮,你在做什么?”沈安溪迎上安妮的目光,一步一步慢慢朝她走了过去。

    “就像你看到的啊,我在拍照。”安妮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安妮举着手机,伴随着相机的“咔嚓”声,和文件翻动的声,她就当着沈安溪的面,把文件里的资料拍了下来。

    沈安溪忽然用手钳住了安妮的一只胳膊,随后想要争夺安妮手中的手机。

    安妮虽然看起来身材较弱,可是身手敏捷,加之力气一点也不比沈安溪小,轻而易举的就把沈安溪推到了一边:“安沈,别白费力气了。”

    身为职业杀手的安妮,对于解决一个沈安溪,还是一件很不足为奇的事,这句话也算事她对沈安溪的警告。

    沈安溪默默的站在一旁,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她并不想看到安妮一错再错下去。

    “安妮!你不能这么做!沈枞渊是你哥哥啊!同父异母的亲哥哥!”沈安溪自知自己是争不过安妮了,便只好说出了这个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

    沈安溪想要通过这件事,能够阻止安妮。

    “哥哥?安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什么哥哥?你为了不让我,就连沈枞渊是我哥哥这样的事情都能编造出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安妮语气里是满满的嘲讽。

    她伸出手把散落在脸上的碎发随意的夹在了耳后,额头是细密的汗珠,经过沈安溪这么一闹腾,她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就算是现在赶回去,竞标也早就开始了。

    “安妮!他真的是你哥哥,你以前就从来没有想过吗?怎么那么巧,全球都罕见的血型,恰好你们两人都是,再者你和他都有同样的喜好.......”沈安溪的眼神没有半点回避, 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安妮,认真的说道。

    只是关于她小时候在沈家,沈老爷子的书房里看到了安妮的照片她只字未提,沈安溪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开口,在她看来亲口对安妮提起沈老爷子,或许有些太突兀了。

    闻言,安妮停住了手里的动作,怔怔的看着沈安溪,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对于沈安溪,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在安妮看来,沈安溪并不喜欢骗人,也从来不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没有什么依据,沈安溪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可是自己和沈枞渊为什么会扯上关系,两个人就像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如果就因为血型一样。就贸然断定两个人有什么关系?这未免也太过于武断了吧。

    至于沈安溪口中那些同样的喜好,她并不清楚, 但是她也一点儿都不想知道。这个消息犹如一枚炸弹,在安妮的心底爆炸开来,她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她不停的在心里否定着。

    “我不信,沈安溪你一定是骗我的!我不信,我和沈枞渊才不是什么兄妹!你说,你说啊,你为什么要骗我?”安妮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冲着沈安溪大声的吼了起来。

    情绪也变得很是激动,也没有再叫沈安溪“安沈”,而是直呼沈安溪的名字。

    沈安溪见状,缓缓开口:“安妮,我并没有骗你,我记得你的眼角的那颗泪痣,小时候我在沈家老爷子的书房里,看到过你的照片,你和你妈妈的照片,照片当中,你妈妈抱着你,笑的很是温柔,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安妮你妈妈是一位非常有气质的女士……”沈安溪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回忆,

    安妮不觉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沈安溪,她说见过自己和妈妈的照片,并且是在沈家!这怎么可能!

    她是从小就没有爸爸,关于爸爸这个话题,安妮没有问,妈妈也从来没有向她提起过,她只是记得小时候,夜里妈妈常常一个人看着一张照片,无声的哭泣,关于“爸爸”这个词,在家里更像是一个禁忌。

    安妮忽然想起来了,小时候每当她在电视上看到有关于沈家的新闻,妈妈都会有意无意的去换台,她以前从来都不在意,也没有多想,可现在看来,妈妈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难道就真的像沈安溪说的那样,她真的就是沈枞渊的妹妹,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想要沈枞渊这个哥哥!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她和沈枞渊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是沈枞渊的妹妹!为什么妈妈从来都没有跟自己提过这些?为什么?现在她的脑海里有无数个为什么!

    想到这里,安妮忽然觉得自己的头都快要炸开了,“我没有爸爸!我没有爸爸啊!”安妮抱着头,冲着沈安溪声嘶力竭的吼道。

    安妮还记得,小时候当她和母亲没有生活来源,所谓的“爸爸”在哪里?当她和母亲流浪街头,靠以捡垃圾为生时,沈家的人他们又在哪里,做什么?后来她和母亲被军区的陆司令收留,才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可是母亲还是因为得病,郁郁而终,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沈家!她没有爸爸,也不需要什么爸爸。

    她根本不需要什么爸爸,也不需要什么哥哥!沈枞渊居然会是她的哥哥,这是多么的讽刺,多么的可笑!

    只要安妮一想到母亲,为了自己所受的那些苦,心里就像有一把狠狠的刀子扎在她的心尖,泪水也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安妮的脸颊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沈枞渊和她的生活就像是两个极端,一个站在金字塔的顶层,而她却从小就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默默的看着这些人。挥金如土,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

    沈安溪没有想到安妮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以为自己这样做,就可以阻止安妮,可当她看见情绪激动的安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书房里两个人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交流,安妮全身发抖的靠在在书桌上,低垂着眼眸,红血丝已经充斥着整个双眼,而沈安溪也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两个人僵持在书房里,而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

    就在书房里的气氛一度下跌到了极点的时候,一身穿着得体西装的沈枞渊出现在了书房的门口。

    在安妮走后没有多久,沈枞渊就也跟了过来,把竞标所需要的文件遗落在了家里,也只是他的一个计划而已,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安妮,至于这场竞标,他已经私下谈好了。

    不过他并没有听到沈安溪和安妮两个人的谈话,当他赶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谈话也已经终止了。

    “你们这是?”沈枞渊眯着眼睛,望向呆滞的两个人,为什么沈安溪也会出现在这里。

    安妮听到沈枞渊的声音,瞳孔猛然缩了缩,侧头就看到了门口的沈枞渊。

    沈枞渊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呀,他不是应该在竞标的现场吗?不对!这个时候安妮才恍然大悟,隐藏得最深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一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沈枞渊。

    安妮并不傻,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沈枞渊的计划之中,从一开始王秘书突然让自己陪同沈枞渊去参加这次的竞标,就是沈枞渊为她设的一个局,什么把文件遗落在书房,也全都是沈枞渊设计好的,今天如果,如果不是沈安溪的突然出现,或许她就会被沈枞渊当场拆穿。

    沈枞渊之所以要大费周章这样试探,无非就是还不确定安妮的身份,那么这场戏安妮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沈总,我和安沈起了一点小争执,文件就在这里,我有事就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