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长大后想做个孩子
    只是想到如果自己去的话,那沈枞渊大概也是会一起去的,这还真不是自作多情,女人的第六感,往往是准的不行。

    沈安溪撇撇嘴,咬着唇略带了几分为难的看向怀里的大宝,商量的问道,“那,不带着你爸爸,怎么样?”

    大宝也学着沈安溪的模样,陪陪嘴巴,咬咬唇,然后扑进了沈安溪的怀里,“可是,我们出门都是要爸爸陪你的。”

    带着几分小撒娇的语气说道。

    沈安溪为难死了,这熊孩子……

    不过依旧很是耐心的和大宝商量到,“那要是带着爸爸吧,安老师就不能去了。”

    “为什么不能一起呢?”大宝很是为难的皱起波浪眉,这大人的世界真难懂。

    “因为爸爸是你妈妈的,难道之前和你说的话都忘了?”沈安溪很是严肃的看着大宝,这孩子,要不是自己就是沈安溪,她即使死了一定被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

    这女儿就是坑娘用的吧?

    “没忘啊,可你……”大宝说到一半,迅速的闭上嘴吧,小肉手紧紧的无助自己的嘴巴,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生怕沈安溪会怀疑自己看出什么来。

    可是沈安溪的注意力都放在如何说服大宝不让沈枞渊一起去的事情上,沈安溪现在活在拒绝沈枞渊和靠近两个孩子的世界里。

    矛盾而纠结。

    “大宝,这是个二选一的选择题哦。”沈安溪捏了捏大宝的小脸,很是温柔的说到,“小朋友也不能太贪心。”

    “可是别的小朋友,周末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出门的。”大宝老大不情愿。

    从小就跟着舅舅,后来周末出去也就是跟着爸爸,只有上次才终于有了一家人一起出去的机会,这周一开始也就开始期待的东西,好像又要泡汤了。

    “……”沈安溪无言以对,可是目前真的不能再继续和沈枞渊这样下去了,不然沈枞渊一定会知道的。

    想了一会儿,沈安溪看向大宝,“你爸爸一直都很忙的,周末很有可能没有时间的。”

    以前就是因为沈枞渊太忙,所以才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陪伴机会,沈安溪也经常和沈枞渊的工作吃醋。

    但是沈安溪不知道,自从这次出事之后,沈枞渊就已经痛下决心,一定要改正这件事情。

    不会每天都加班了,到了时间一定就回家陪着孩子吃饭,每周至少都会抽出一天的时间来陪着三个孩子,做一些亲子活动什么的。

    “可是爸爸答应我们,以后每周都会陪我们一天的,至少是一天哦,爸爸很多时候都是两天的呢。”大宝很是骄傲的说到。

    小小的孩子,心中明白,爸爸妈妈之前因为时间的事情,经常吵架。

    妈妈总是觉得爸爸留给家里的时间不够多,但是爸爸的工作真的也很忙。

    沈安溪一愣,嘴巴半天都没能合上。

    抽出一定时间?

    以前自己最期待的事情,终于实现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

    沈安溪低下头,用力的眨着眼睛,才没能让泪水落下来,接着大宝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爸爸说了,他会抽出更多的时间,放在家里的。”大宝一板一眼的说到。

    “安老师要是做我们的妈妈,一定不用担心老公不在家的。”

    大宝不留余力的撮合两个人,想要找回自己的妈妈。

    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变成了别人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说不要拆穿妈妈。

    但是妈妈一定只能是他们的妈妈猜对。

    沈安溪又气又好笑,被女儿挖了墙角,而且那人还是自己,这感觉,简直太酸爽的不忍直视。

    “如果我不让爸爸去的话,那我能喊你妈妈吗?”大宝见到沈安溪低着头不说话,想了一会儿,打着商量问道。

    沈安溪……

    心里一惊,这孩子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可是你的妈妈会回来的,要是她知道你现在喊别人妈妈,她也会难过的。”沈安溪很是认真的说到,真是担心,自己这个看上去聪明的很的女儿,有一天真的会对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说让人去做自己的妈妈。

    那时候,她可真的后悔都没地儿哭去了。

    “……”大宝依旧期待的看着沈安溪,丝毫不知道,沈安溪已经将她当做是了花心的小可爱。

    “可是你都答应了我们,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见到沈安溪依旧不肯松口,大宝干脆死皮赖脸又加上讲道理。

    “那以后是不是我也可以和安老师这样,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想反悔就反悔了的?”大宝很是认真的说到。

    沈安溪心里咯噔一声,完蛋了。

    孩子都会学大人的,要是大宝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变成不信守承诺的孩子,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可是我们现在不是在商量呢?”沈安溪不敢有人焦躁的情绪表露出来,依旧很是温柔耐心的抱着大宝轻轻的晃着。

    “那我也是在跟你商量啊。”大宝是个条理清晰的小姑娘,这一点大概是遗传到沈安溪。

    “反正你答应了我的事情应该要做到的,要么带着爸爸去,要么以后我就喊你妈妈。”大宝小嘴很是清晰的说到。

    沈安溪扶额,完了,这话题又饶了回来。

    可是这对她而言,也真的是很为难的好不好?

    “安老师要是都不答应,那就是想要反悔了,做坏榜样!”大宝稚嫩的声音铿锵有力。

    从小就是会看人脸色的孩子,大概是刚才沈安溪的反应,让她知道,沈安溪并不想做坏榜样,所以才会更加理直气壮起来。

    对沈安溪而言,这的确是一个很难选择的问题,一边是孩子对自己的称呼,一边是继续和沈枞渊想出一天的时间。

    如果学校的人,知道两个孩子称呼自己妈妈,肯定会觉得是自己故意怂恿孩子,只怕知道了的人都会这样认为。

    而如果自己周末和沈枞渊在一起,所有发生的事情,将都不在控制范围之内。

    两难的选择。

    “安老师,没关系哦,你下午可以好好想想的。”偏偏大宝带着几分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沈安溪想,如果这不是个孩子,自己一定脱了鞋子揍了。

    不过大宝既然说了有思考的时间,沈安溪胡乱的点点头。

    本着躲一时是一时的念头,看了一眼时间,又低头看向大宝,“好了,现在事情解决了,你也快点回去午休了,别的小朋友都在休息,你也该休息了,不然下去上课该困了。”

    大宝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逼着沈安溪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只能不太情愿的点点头,到了休息室的时候,大宝还回头对着沈安溪挥手,“安老师要记得哦,不然就带坏了小孩子了呢,小宝也急着呢。”

    沈安溪脸色僵硬了一下,熊孩子,绝对是坑娘的熊孩子!

    不知道所有真相的沈安溪,兀自的纠结。

    不知道大宝进了房间,对着小宝比了一个ok的手势,而小宝又掏出了小背包里的儿童手机,给沈枞渊也发了一个ok的图片。

    ……

    沈枞渊受到消息,勾唇笑了笑,给阿树打了一个电话,“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安妮小姐曾经救过夫人,而夫人现在的面孔是化妆技术造成的,安妮小姐的化妆技术很厉害,曾经做过化妆师,连档案都有的。”

    阿树刚查到的苗头,只是想到这么长时间起来的结果,停顿来一下,这才继续说到,“但是,除此之外,安妮小姐一切得信息都好像比较正常,不过一般来讲,有些人的资料看上去越是正常,也就说明这个人越是不正常。”

    “你这特么的都说了一堆废话!”沈枞渊气的爆粗口,后面这话,说了很没说有区别吗?

    电话那端的阿树缩了缩脖子,感觉有点冷,也没敢再继续吱声。

    “继续查!”冷冷的吩咐,沈枞渊挂断了电话。

    气的胸口都有些起伏不定,该死的,这个安妮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就那么凑巧的救了沈安溪?

    沈安溪现在不肯和自己相认,是自己心中所想,还是被安妮所逼迫的?

    不过化妆术?

    沈枞渊眼睛亮了亮,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只是化妆改变了一下容颜而已,并不是因为出了事情,毁容又整的。

    这让沈枞渊一直以来的担心都少了许多。

    同时又忍不住笑了笑,安溪果然从小就聪明,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沈枞渊心里有了自己的打算,又看了一眼小宝发过来的图片,搞定了。

    那明天是要去游泳馆了吗?

    这化妆术,去游泳馆,遇水应该也就……

    沈枞渊笑的越发的得逞起来,“安溪,我们都在等你回家,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这几天经常来公司,老三在办公室已经混得很自在了,即使爸爸坐在那里工作,自己一个人也能在地毯上玩上两三个小时,困了小身子往后一仰,就能昏昏欲睡。

    难怪有人会说,长大后的愿望就是做个孩子,饿了吃,困了睡,不开心了就哭。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