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害怕被收拾
    “恩,没事,爸爸不太饿。”沈枞渊故作的淡定,只是手里却总想有个东西,捏着,好像这样整个人就会感到安全感多一些。

    听到沈枞渊的话,沈安溪抬头看了一眼,不太饿?真的假的?

    大宝对大人的话真假的判断能力还是没有的,听到爸爸说不饿,那就真的以为爸爸是不饿了。

    “那好吧,那你不饿,一会儿等俺老师吃完我们就出发吧。”小孩子今天一颗心都扑在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泳馆的事情上,哪里还管的到沈枞渊是真不饿假不饿。

    “大宝都不关心爸爸呀,不劝爸爸吃点儿?”被亲闺女这样忽略,沈枞渊觉得有些伤心。

    怎么不劝自己好歹吃两口呢?这样不是所有人都会做的事情吗?

    沈安溪笑着咬了一口面包片,暗道,自作自受!

    一直都觉得他那女儿宝贵着呢,现在受到苦果了吧?

    女生外向,以后有的受了。

    “可是是爸爸你自己说不饿的呀。”大宝一脸无辜的看向自己的话把小脑袋歪着。

    沈枞渊:“……”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抬手在大宝的额头上轻轻的点了两下,宠溺的很,“小没良心的。”

    因为大宝的这份询问,让沈枞渊心中的紧张少了很多,手里的东西放下,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饭。

    其实他是饿着的,但是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沈安溪还在对面,也没敢狼吞虎咽的吃,反而吃起饭了还得有一口没一口的。

    好在三个孩子基本上还算安分,在吃饭这个事情上也不需要大人怎么去哄着追着吃,自己都能拿着勺子乖巧的去吃,连老三也是这样。

    到最后沈枞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吃饱没吃饱,再两个孩子的欢呼下,开车带着母子四人一同到了游泳馆。

    沈安溪抱着老三,之前老三过来过两次,都是候御哲亲自带着。

    这边儿的游泳卡和教练也都是候御哲找的,虽然离着市里远了一点儿,但确实全是环境和配置最好的,所以说候御哲对孩子是真的挺宠爱挺上心的。

    “安老师,老三一会儿就辛苦你了。”找地方停车的时候,沈枞渊不太自在地说道。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多少交流,或许只是想找一个说话的理由而已。

    沈安溪抱着老三不太自在的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些话,总觉得面对沈枞渊有些怪怪的。

    不过陪着老三游泳,沈安溪还是有经验的,毕竟之前带着大宝也学过好多次。

    但是几个人刚下车,准备往游泳馆里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对面走过来的李威。

    沈安溪抱着老三缩了一下脖子,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即使自己陪着的是自己的老公和孩子,却还是在想他那天和李威的对话之后,而生出了一种心虚的感觉。

    李威吊耳啷当的朝着他们一家人走了过来,明明是当过兵的人,走起来应该正义凌然,但是在私下里不穿那身军装的时候,却总是带着几分痞子的感觉。

    就好比是现在这样走过来,不知道的让人还以为自己遇上了小流氓打劫。

    “李威,你也过来了。”沈枞渊并不知道李威到底为什么过来,只是见到好兄弟还是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

    毕竟这里是全市最好的游泳馆,成年人的消费比起孩子来,那也绝对是只多不少的。

    “恩,想着今天是周末去你家想看看两个孩子,却听芳姐说你带着孩子来了游泳馆,所以我就跟了过来。”李威吊儿郎当的说着,目光时不时的过沈安溪带着几分挑衅。

    沈安溪被李威看的整个人都很不舒服,一直都知道这个人虽然当兵,但绝对没有那么正气昂然。

    以前看到李威收拾别人的时候,就觉得挺浑不吝,还总是可怜那个被收拾的人,即使那个人真的很欠收拾。

    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被收拾的人会变成自己,想想都觉得突然有些后背发凉。

    想法还没落定,就听到李威再次开口,“呦,这不是我们安老师吗?人民的教师,孩子的标杆儿啊?”

    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阴阳怪气的。

    即使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沈枞渊,也觉察到了几分不同。

    听到李威的话,沈枞渊皱了皱眉头,上前一步拽了李威一下,“你说什么呐?”

    李威被嫌弃了,也没有不高兴,反而目光更加直白的盯着沈安溪,“我这不是看到我们安老师开心吗?”

    沈安溪别开脸,扯了扯嘴角,看到自己开心?

    这混蛋,骗鬼呢,指不定小心眼儿的想着怎么收拾自己呢。

    “你认识安老师?”沈枞渊狐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一番,难道沈安溪没有和自己相认,确实和这家伙相认了?

    “认识,当然认识!”李威笑眯眯的说道,还连连点了几下头,语气那叫一个肯定。

    “……”沈枞渊倒吸一口气,只觉得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

    一早上就不太顺了气儿,这一刻好像都要顶到极致,立马就想爆发出来一样。

    这个沈安溪,有什么事情竟然不告诉自己,而去告诉李威,难道忘了当时李威追求她的事情了?

    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心大呢?

    听到李威的话,沈安溪只是紧紧的咬着唇,不发一言。

    心中却是偷偷的猜测,李威到底用什么办法对付自己。

    要是太过分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和李威坦白身份,这样就能免除一死了呢?

    沈安溪成人在整人这件事情上,自己还是很佩服李威的,所以在感觉到李威可能有整理自己的这种心思之后,心里害怕。

    不能因为当时没有死在敌人手里,而被这个李威给弄惨了呀,这就太不划算了。

    “你说是不是呀,安老师?”偏偏说完之后,李威觉得不够似的,对着沈安溪挑了挑眉。

    他是恨不得现在就像这个女人揍一顿,但是想到的三个孩子还在旁边,这才很努力的收敛着自己的暴力因子。

    沈安溪被李威问的一个哆嗦,什么是不是呀?这家伙想干嘛?

    沈枞渊听到两个人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眉目传情,心中更是不爽。

    难道沈安溪是想和自己玩儿一招金蝉脱壳?

    不想和自己好了,被李威这个混不吝给打动,想和李威好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滋生,便开始肆无忌惮的生长。

    沈安溪只是想看一下沈枞渊的反应,却没想到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吃醋二字。

    和这个男人认识了这么多年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占有欲很恐怖,只要是他自己的东西,很讨厌被别人碰触,尤其是自己。

    不许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先带着李威离开,至少别让三个孩子看到有些事情。

    沈安溪刚想说些什么,沈枞渊就已经开口,“你不是说来看两个孩子,盯着人家女孩子瞧什么?”

    被沈枞渊这么一说,李威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有点儿失态了。

    低头看了一下站在沈安溪两边的龙凤胎,笑了笑,“你们两个想叔叔了嘛?”

    “才没有!”

    大宝调皮的说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久不见都不想叔叔呀?”对两个孩子李威是有绝对的耐心,无论孩子说什么都不会生气。

    而且他也知道两个孩子并不是讨厌自己,只是喜欢和自己开玩笑。

    “叔叔,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呀?你已经快一个月没来看我们了。”倒是小宝问起来的时候多了几分沉稳。

    听到孩子这么问,李威立马变得可怜兮兮的瘪瘪嘴,“还不是你们那个讨厌的爸爸,都不让我来看你们。”

    像是个告状的孩子。

    “得啦,别胡说八道。”沈枞渊听到计划,不客气的上前踢了踢李威,“快点儿先进去了,孩子一会儿该上课了。”

    李威摸了摸龙凤胎的头,然后起身对着老三,长开了手,“叔叔,抱你进去?”

    以前老三就不太给李威面子,现在被自己亲妈抱着,更是不会给面子了,在看到李威对着自己伸出手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一个转身,将小后脑勺留给了李威。

    看到老三这个样子,李威做出一个痛心的表情,捂着自己胸口,“老三,你太无情了……”

    老三躲在妈妈背后偷偷的笑,沈安溪也被李威这带着几分戏剧感的表演给逗笑了。

    “行了,快点儿进去,别耽误了孩子上课时间。”沈枞渊毫不客气的在李威的小腿肚子上又踢了一脚。

    两个人之前也算是剑拔弩张,但后来也渐渐的就变成了这种有时候会互怼的好哥们儿。

    “我说老三都不理我了,你还这样欺负我。”李威不满的瞪了一眼沈枞渊,愤愤不平的指责道,“老三现在变成这样,就都是你教的!”

    龙凤胎听到这话,无语的摇头,大宝像个小大人一样,抬头看着李威,“李叔叔,这怎么能怪我爸爸呢,明明是你每次都将老三当洋娃娃一样摆弄,人家才不愿意跟着你的。”

    听到孩子的指控,李威老脸一红。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