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家族纷争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在沈家,沈老爷子的威严无人撼动。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伯伯也不会与父亲发生争执。

    沈安溪瞟向一旁突然出现的小叔,猜出一二。抿了抿嘴唇,低头走了进去。

    “我不同意,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刚一进入集团就要坐上副总的位置!”伯伯大声的反驳着沈老爷子的话。

    沈安溪的眸光冷了冷,原本对势力的伯伯没有好感。见他与爷爷肆意争吵,更是心生厌烦。

    沈老爷子见了沈安溪,停住声音。眼光掠过她,定格在身后的沈枞渊那里。

    顿时,怒色褪去,喜笑颜开的变化让沈安溪不禁汗颜,原来身边的这个小叔,真的是爷爷的亲生儿子。再想到自己连生父生母是谁都不知道,不禁怅然若失。

    老爷子小啜一口热茶,望着面无表情的沈枞渊笑吟吟地问道:“旅途一路劳顿,有没有休息好?”

    沈枞渊并不看他,回答道:“我是否休息并不重要,什么时候安排人治疗我母亲的病。”

    “你就是沈枞渊?!”不等老爷子再开口,伯伯冷哼一声发问。

    沈枞渊从两人的争执zhong,也听出大概。并没有多做寒暄,冷冷的点了点头。

    “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踪影突然这时回到沈家?”伯伯开门见山的质问。

    “放肆!这个家现在还轮不到你来主持!”老爷子狠狠瞪着伯伯,拍案而起,厉声说道。

    左右的佣人添换完桌上的热茶后,连忙低眉顺眼地退了出去。

    “是,我没有资格谈论家事,掌管大局。您看谁有这个能耐?他有?”伯伯双眼通红地指向沈枞渊,眼底的怨恨不言而表。

    “滚!马上给我滚!”伯伯的一番话气的老爷子怒火攻心,不停咳嗽起来。

    可惜,一脸漠然的沈枞渊并不买他的账。不再搭理两人的争论,转身上楼。

    “您不要过于激动,小心身体。”看着老爷子涨红的脸色,沈安溪担心的来到他的面前,劝说道。

    “还有她!他们把沈家当成什么,光是私生子来抢家产还不够吗?连从外面领回的黄毛丫头也要分一杯羹?!”

    伯伯一头指明沈老爷子在外留下的孽债,一头直指沈父收养沈安溪居心叵测。

    “混帐!”老爷子听了他的嘲讽,更气。伸手将手杖挥了出去。伯伯眼疾手快地一把拉过沈安溪挡在身前。

    “啊!”手杖落下,重重地落在毫无防备的沈安溪身上,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叫出声。

    沈枞渊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站在楼梯口处对疼得龇牙咧嘴的沈安溪喊道:“还愣着干嘛?不是说要带我去看房间吗?”

    沈枞渊居然替自己解围?沈安溪难以置信的望向他,虽然他的表情很不耐烦,但目光一直盯着她紧捂的小腹。

    “是不是要我下去请你?”沈枞渊收回目光,转身上楼。

    沈安溪身为晚辈当然不好干涉家族的纷争,特别又是养女的身份。听到沈枞渊的又一次催促,只好借机跟上去。

    楼上的走廊里。

    沈安溪打开一间宽敞的卧室说道:“这个曾是祖母的卧室,不过她近些年身体不便,搬到了楼下。所以这个房间就一直空下来。”

    她随手又指了指对面的那扇房门说道:“这一间是我的卧室。”

    沈安溪说完,颇有深意的看向沈枞渊。在沈家大宅zhong,空闲的房间很多,可是沈安溪却鬼使神差地将沈枞渊的房间安排到自己对面。

    “然后呢,你故意把房间安排到相对?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沈枞渊单手撑着她背后的墙壁,贴近她的脸庞问道。

    她看着他的眼睛,在那邪肆而深远的眸光zhong看到一丝狡黠。

    沈安溪想起刚才在大门口,自己的恶意挑逗,有些后悔的向后面退去。可是,稍微移动,却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啊,好累啊,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回房休息去了。”她说着想要避开他的阻隔,错身从沈枞渊与墙壁之间的空隙脱离。

    沈枞渊饶有兴味的瞧着,她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邪肆的眸底闪烁着不明的幽光,伸手将她那单薄的身体像自己的房间扯去。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