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当众打脸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那个女人走到三人跟前,周河东才开心的领着她介绍给沈老爷子和沈枞渊:“这是小女周琳琳,才从国外留学回来,对国内的事情还不够熟悉,麻烦沈家提携了。”

    而沈老爷子和沈枞渊的反应则各不相同,自家的闺女为什么要麻烦别家的人提携,沈枞渊心zhong存着几分疑问,但是在两位长辈面前,便不好直接问出来。沈老爷子到是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周琳琳,见她温和有礼,举止大方,心zhong很是满意这样的儿媳,至于沈安溪那个女人……哼,如果她不识相的,收拾掉一个没权没势的女人也不是什么问题。

    在沈老爷子和沈枞渊打量周琳琳的同时,周琳琳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们。她并不像沈枞渊那样对联姻一事一无所知,周河东在她回国后曾经提到过此事,并告诉她今天的宴会就是她的订婚宴。她本来并不是很了解沈枞渊,如今一见面,就被他一等一的相貌和气质吸引到了,此时面对他的打量,心zhong更是有几分娇羞。

    看到女儿这副模样,周河东心zhong明了,知道女儿也是很满意这场婚事,于是有意给他们制造机会,道:“琳琳啊。你刚回国,好好和别人打好交道,熟悉熟悉环境,不用在这里陪我们了。”

    “没错,”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周河东一人,沈老爷子也也点点头,接过话道,“枞渊,你就负责去陪琳琳转转吧,了解一下周围环境吧。”

    沈枞渊隐隐皱着眉头,心zhong有了一个不祥的念头。但是眼见这三人都看着自己,拒绝的话太过尴尬,只能压下心zhong的不满,点了点头。

    周琳琳一看两位长辈刻意为他们制造机会,心zhong更是害羞,只能偷偷的看着沈枞渊。沈枞渊淡淡的看了一眼周琳琳,示意她跟上来,但是一离开两位长辈的视线,他的态度瞬间冷了下来。

    周琳琳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变化,满心欢喜的跟在他的旁边,直到沈枞渊将沈梦柔叫过来,嘱咐她带她了解周围环境和人,然后头都没回的就消失了。

    周琳琳心zhong有些失落,但是装作识大局的样子没有在意,跟沈梦柔到了别处去。

    沈梦柔在心里对这位周家小姐十分好奇,甚至还满怀恶意的设想如果她知道了沈枞渊和沈安溪的事情会怎样。不过,现在可不是个适合说这些的时候。沈梦柔心zhong的打着小算盘,只要和这位未来嫂嫂搞好关系,等到适当的时候再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让她知道那些事,把沈枞渊的名声搞坏,再好好折磨沈安溪那个小贱人,到时候沈家的家产,就有可能更多归到她父亲手zhong了。

    这样想着,沈梦柔脸上笑的更灿烂了。

    周琳琳看着漂亮有礼的沈梦柔,完全不知道她心里打的算盘,看她热心的为自己作介绍,顿时对她充满了好感。

    沈枞渊离开大厅后,找了一个没人的房间待着,心zhong猜想沈老爷子的意图。看他们的意思,极有可能是想要联姻。想到这里,沈枞渊冷笑了一声,三年前,他因为自己实力不够,只能受他们摆布,可是过了三年,他早就慢慢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如今沈老爷子要是还以为他是以前的他,想逼迫他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可是没那么容易。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沈枞渊眼神一闪,起身打开门。只见外面一个佣人对他说:“少爷,老爷叫你去前面大厅里参加宴会。”

    “知道了,我等会就过去。”沈枞渊冲他点点头说道。心zhong不免有些厌恶,不亏是沈老爷子,真是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连他去了哪里都知道。

    慢悠悠刚一走到大厅里,就见众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不过他向来习惯了这样万众瞩目,并不觉得有什么压力。

    正好沈老爷子在前面唤他过去,于是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沈老爷子看他今天这样听话,很是满意,等他走到跟前,拉着他的手像是唠叨家常的样子,亲切的说道:“枞渊啊,我的三个儿子里,属你最小,也最让我操心了。”

    沈枞渊一看他这阵势,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没错,心zhong不由冷笑,面上却配合着他演戏:“恩,父亲,都是我不好,让您操心了。”“不不不,这不怪你,”沈老爷子摇摇头,面带微笑的说,“所以啊,我希望你能早日成家,这样啊,万一哪一天我日子到头了,也走的安心。”

    “您怎么能说这话,您还年轻着呢!”沈枞渊貌似急切的说,仿佛不想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沈老爷子呵呵一笑,指着周河东和他旁边的周琳琳说:“所以啊,我跟你找了门亲事,方才那位周姑娘,就是你未来的妻子。”

    周氏父女看到沈家二人看过来,连忙走上前去,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客套话,就听见沈枞渊淡淡的说:“父亲,您老糊涂了吧,我的妻子可是另有人选呢。”

    周氏父女脸色一变,吃惊的盯着沈枞渊。

    “胡闹!”沈老爷子脸色低沉,他知道沈枞渊对他拆散他们两人心有怨言,但是在他看来,给沈枞渊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当zhong拒绝他的命令。哪里知道,沈枞渊竟然真的这样做了,于是老脸有些挂不住,急忙怒斥一声,“你哪里来的妻子,我怎么不知道?”

    “父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沈枞渊看着脸色阴沉的沈老爷子,轻挑眉头,讽刺的道,“您三年前可是还送了我们一份大礼呢!”

    沈老爷子听他这样说,气的就要晕过去。但是有人却比他更生气。“这是怎么回事?”周河东听着两人的对话,脸色发黑,不满的质问着,“虽然我们周家不比你们沈家有钱有势,可也不是任由你们这样欺负的!”“亲家,你别着急,这小子在闹着玩呢。”沈老爷子看到周河东脸色不善,心zhong暗骂一句混蛋,连忙解释道。

    “我没有胡闹。”沈枞渊看着沈老爷子有些慌乱的神情,心zhong莫名痛快,继续冷冷的说,“我的妻子,是由我自己选的,可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定下来的。”

    “你!”沈老爷子气呼呼的望着沈枞渊,而后者面色不变,坦率的和他对视。“逆子!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如果说我要气死你的话,那也是被你逼得!”沈枞渊丝毫不畏惧,甚至更加坚定的说。

    “爷爷,你不要生气,小叔只是一时有些不开心,您别往心里去。”沈梦柔早就关注着这里的局势,一见沈老爷子被沈枞渊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立马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搂着他的胳膊,细声细语的安慰他。

    “看见没!”沈老爷子看到沈梦柔这样贴心,眼里闪过一丝宽慰,又望向沈枞渊,恶狠狠地咬着牙,挥舞着手杖道,“连你侄女都比你懂事!”

    “哼,”沈枞渊冷哼一句,连话都懒得说,直接转身走人,

    “你给我站住!逆子!来人啊!给我拦住他!”沈老爷子看他要走,愤怒的大喊一声,一群保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可是看着剑拔弩张的父子两,谁也不敢上前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直到沈枞渊走出大门,坐上车离开。

    “废物!真是废物!我养你们何用?连个人都拦不住!”沈老爷子看着众保安这副模样,满脸不可置信,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而保安们自知理亏,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乖乖的听训。

    沈梦柔看着这场闹剧,心zhong大喜,面上却一脸担忧的皱着眉头,故意煽风点火的说:“小叔也真是的,在这么多人面前,怎么就不知道听爷爷您的话呢?”

    “你住嘴!他是你小叔,轮不到你在这里多嘴!”沈老爷子气极,直接朝着沈梦柔吼道。不是所有沈家人都像沈枞渊一样敢直接面对沈老爷子的怒火的,沈梦柔只好悻悻的闭上了嘴。

    “过来扶我上楼!”沈老爷子在沈梦柔身上找到了一点身为沈家家主的尊严,于是又直接命令她。“是的爷爷。”沈梦柔表面温顺的服从命令,心底却不知道把沈老爷子骂了多少遍。老东西,只敢在我这里逞威风!等你一死,沈家就是我父亲的,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哎沈老爷子,那我们家琳琳怎么办?”眼见沈老爷子想走,可有人不乐意了,周河东不满的说,“之前咱们可是明明说好的,你家又搞这么一出,是想干什么呢?”

    “哼,沈枞渊那个小子迟早得听我的,咱两家这件事,当然还是算数了。”和周河东说话,沈老爷态度算是缓和了一点,只是语气依旧强势。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