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真相暴露
    沈梦柔听见张先生的冷哼,顿时有些心虚,可是又转念一想,就算他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反正事故是由李静怡那个蠢货弄得,又不关自己的事,要是他们找不回来人,才是他们景区的失误呢!

    这样一想,沈梦柔又理直气壮起来,张先生看到沈梦柔的样子,只觉得厌恶,连一眼都不想多看。这看在沈梦柔眼里,倒是他心虚的表现,于是更加不屑。

    还是周琳琳看着眼前的局势,眼神一闪,笑着对张晓峰说道:“既然你知道在那里,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把她们找回来,毕竟无论是皮艇的故障还是她们自身的原因,总归是在这里出事的。”

    张先生闻言,皱着眉望着她,倒是没说什么。相比起他而已,张晓峰还是有些忍不住气,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张先生挥挥手压了下去,道:“你们就赶紧去吧。”张晓峰只好无奈的应了下来,临出门前郁郁的看了她们一眼。

    沈安溪看着这情况,皱了皱眉望着侯御哲。侯御哲立马看出了她的意思,笑着对张先生说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张先生点点头,正要说话,却被周琳琳打断,只见她笑着说:“之前在漂流的时候没有一起好好叙叙,现在又遇见了,还要错过这个机会吗?”

    幸好之前没有和你们一起,沈安溪心中诽谤道,嘴上却说:“不了,我们今天还有别的事情,就要离开了。”

    “哎呀,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姐妹们叙旧啊。”周琳琳厚着脸皮说道,直接过来死死拽住沈安溪的胳膊不让她走。沈安溪试着拽不出来,只能以求助的目光望着侯御哲。侯御哲虽然还是笑着,眼中却是一片冰冷,但是毕竟他是个男人,没法去把周琳琳拽开,只能安抚的看着沈安溪。

    看到这次沈安溪没法直接离开,周琳琳笑的更加开心,只是手上的劲一点也没有松开。沈安溪万般无奈,只能被迫坐在这里,和她一起有的没的聊着。

    周琳琳一边找着话题,一边忍不住偷偷看了看微笑着坐在另一边的侯御哲,好奇的道:“安溪和侯少爷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关系这么好?”沈安溪闻言,正要说话,突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侯御哲,发现侯御哲完全没有理会这边,便回道:“侯御哲是我的病人。”

    “病人?”周琳琳惊讶的重复了一边,然后笑着说,“侯少爷这么精神,这倒是看不出来像个生病的人呢!”

    侯御哲之前就听到周琳琳把话题往他身上引,只不过懒得理她,现在听到她这样说,眼皮都不抬的嘲讽道:“这倒是没什么,毕竟还有的人明明没病,却总是表现的有病一样。”

    周琳琳听到这话,挽着,不,应该说是拽着沈安溪的胳膊一僵,随后依然表情不变的和沈安溪说着话。侯御哲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感叹道女人的脸皮之厚。

    周琳琳在侯御哲那里吃了瘪,本不想再理会他,但是碍于跟沈安溪话题少的可怜,无奈之后只得继续说到:“安溪和侯少爷的关系可真是好呢,一起出来游玩什么的。”说着,还神神秘秘的超沈安溪眨了眨眼睛,沈安溪看着她的样子,简直哭笑不得。

    侯御哲听她翻来覆去都是再说自己和沈安溪的关系,不由冷笑两声,然后闭着眼假寐,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沈梦柔在一旁看着三人的互动,心里嫉恨难耐,尤其是听到周琳琳反复强调说沈安溪和侯御哲的关系,心里更是忍不住的冷笑。

    周琳琳不知道沈安溪和沈枞渊的关系,难道她还不知道吗?明明是叔侄关系,最后却搞到了床上,现在这个贱婊子还在恬不知耻的勾引别的男人,真是个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贱货!

    沈梦柔越想越不甘,眼里的恨意和妒意越来越浓厚,死死的盯着沈安溪。沈安溪正和周琳琳说着话,突然感觉心头一冷,一阵寒意自下而上,弄得她格外不舒服。侯御哲突然睁开眼,目光凌厉的望向沈梦柔,只见沈梦柔正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服,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侯御哲盯了一会,似乎觉得无趣,于是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沈梦柔这时才抬起头,谨慎的盯了侯御哲一眼,立马移开了目光。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对于那些不善的目光向来敏感到让人可怕的地步。

    侯御哲闭着眼睛,听着沈安溪和周琳琳的对话,除此之外,房间里便没有了其他的声音。那个沈梦柔……可不是个简单的货色啊,侯御哲勾了勾嘴角。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门突然被打开,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只见张晓峰率先走了进来,其次是同去的几个保安,最后才跟着几个哭哭啼啼的女人。

    这几个女人一见到屋里的众人,顿时哭的更加凄惨,有个还想要上来拉住沈梦柔。但是沈梦柔嫌弃她身上脏兮兮,不动声色的躲开了。那个女人一愣,还想要重新去挽她的胳膊,但是被另一个女人拉住,朝她摇了摇头,那女人才突然醒悟,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

    沈梦柔虽然躲开了那个女人,但是脸上却是一副关切的模样对那几个女人问道:“大家都没有事吧?我们一下到山下就连忙找人,还好速度快,几位要是受了伤,那我可就是个罪人了!”这话说的清真意切,只是她刚才的动作被众人看在眼里,于是纷纷忍不住鄙视的看着她,连周琳琳也有些看不下去。

    “大家既然都回来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休息吧,不打扰各位了。”周琳琳虽然还想继续和沈安溪套近乎,但是孰轻孰重她也分得清,虽说这些人的家族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但是凑在一起也是个不小的麻烦。沈梦柔没有眼色,她可不能再和她们闹矛盾,要是因此毁了她好不容易在上层圈子树立起来的名声,那就得不偿失了。

    沈梦柔听到周琳琳这样说,又看到众人鄙视的目光,忍不住有些尴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但是她的脸皮一向极厚,此时就像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笑着说道:“是啊是啊,其他人还在宾馆里面等着我们呢。”

    张晓峰看着他们辛辛苦苦把人找了回来,结果这群女人连个谢字都没有说就要离开,心中有些不满,张嘴忍不住说道:“我们累死累活的把你们找回来,你们就不应该说些什么吗?”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女人们就忍不住炸了起来。

    “还不是你们这里设施什么的太差劲了!”

    “那个皮艇简直太危险了!”

    “就是嘛!”

    “对了,你们这里除了这么大的事故,难道不应该给我们赔偿金吗?”其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样的一句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

    “对,我们要赔偿金!”

    “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赔偿!”

    ……

    “你们!”张晓峰年轻气盛,受不了了这火气,于是想要反驳回去道,“要不是你们不遵守我们这里的漂流规则,我们这里才不会出现事故呢!”

    “那也不知道安溪新买的长命锁被抢着事故该怎么说呢?”沈梦柔看着他的样子,嘲笑的说。张晓峰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涨红了脸,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一时冲动。

    因为父亲坚决反对他的决定,而他也无法改变父亲的想法,一怒之下,忍不住闹出这么一起事情来逼他就范。可是再怎么说父亲毕竟是他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最尊重的人,他本来就因为此时心怀愧疚,现在又被沈梦柔一语点破,顿时没了之前的气势,一时说不出来话来。

    张先生瞥了一眼自己儿子的窘态,沉声道:“你给我住嘴!”张晓峰知道他是为自己解围,于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沈梦柔,不再说话。沈梦柔不屑的连看都没有看张晓峰,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冲动易怒的家伙当一回事,倒是他的父亲比他厉害多了。不过再怎么说,虽然他对沈家不害怕,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和沈家交恶。所以沈梦柔心里也是有底,并不担心这个张先生会刻意为难她们。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的是,张先生喝退自己的儿子后,对她们的态度也好不到那里去,他皱着眉,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相比各位比我知道的要清楚多了。我们景区虽然成诺会给游客受伤补偿,但是如果是游客自身违反规定,就不在我们的赔偿范围内了。”闻言,众女心中不满,她们家族都是在当地排的上号的商家,因此无论去哪个地方,都是受到五星级的招待。

    谁知道竟然在这个小小的旅游景区吃了瘪,众女心中不满,皆是愤愤的盯着张先生。要是另一个当地的商家不小心得罪了这么多家族的千金,只怕此时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可是谁知道这个张先生不惧不怕,冷漠的看了一眼的众女。

    目光扫过一张张如花似玉的脸颊,他的表情不变,最后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景区虽然不是有多么厉害,但也容不得别人来这里逞威风。”

    沈梦柔愤怒的瞟了一眼张晓峰,看到对方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表情,忍不住气急败坏,气呼呼走到周琳琳身边道:“琳琳,我们回去吧。”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