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亲生儿子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什么?”周琳琳听到他这话,立马惊喜起来,“那他人现在在哪里呢?”

    “走啦。”王嘉乐笑嘻嘻地说道,“他刚刚过来把沈安溪就走了。”

    “好吧,”听到这里,周琳琳兴奋劲便下去了,懒洋洋的说,“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

    “我哪里知道你会这么激动呀?”王嘉乐翻了个白眼,“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说了,还被你反过来说我。再说他早就离开了,我跟你说了也没用呀。”

    “唉,好吧,好不容易碰见他一次呢,却还是见不到。”周琳琳不由有些失落。

    “可你不是他的未婚妻吗?你想见他还不容易吗?”王嘉乐一时没反应过来,忍不住直接问道。

    周琳琳闻言,身体顿时一僵,过了半天才慢慢自嘲的说道:“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商业联姻,一般都不会有多大的感情。他平时又是比较忙,怎么可能会跑出来见我呢?”

    王嘉乐话一说出口就开始后悔了,此时偷偷观察着她的表情。看到她没有生气,才偷偷放松了下去了,安慰她道:“你也不用操心了,要是你们真的联姻的话,他是不会对你不负责的。”可能吧。王嘉乐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三个字,他毕竟还是不了解沈枞渊的,不知道他的秉性如何。

    似乎是自欺欺人多了,周琳琳难得一次看到别人也这样附和她,不知怎么就相信了。之前被打击的自信顿时又回来了,她拍拍王嘉乐的肩膀,笑着说:“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沈安溪追到手的。”

    王嘉乐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安慰,真起了作用。忍不住欣喜,连忙说道:“那真是多谢你了!”

    不管周琳琳和王嘉乐两个人如何商量,此时沈枞渊已经把沈安溪带走了。

    沈安溪在刚看到沈枞渊出现的时候,心zhong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看到王嘉乐向她献殷勤的样子,沈枞渊竟然在笑着跟他说话。

    熟悉沈枞渊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相反,如果他对谁微笑的话,说明那个人就有可能就要倒霉了。

    想到这里,沈安溪不由苦笑了声,明明自己才是要倒大霉的那个人,竟然还有空去关心别人。

    沈枞渊这几天一直在忙,但同时也没忘关注着沈安溪。本来刚知道她和侯御哲一起去漂流的时候,心里顿时就打翻了醋坛子。他甚至还驱车尾随在两人身后,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把他们拉开。

    好不容易等到侯御哲离开了,又出现个王嘉乐,再加上之前的何允皓,沈枞渊忍不住暴走了。

    为什么她身边就那么多男人?为什么她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想到这里,沈枞渊忍不住扭头去看了她一眼。

    只见原本安安静静的沈安溪突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心zhong更是不舒服。为什么你跟他们在一起那么开心?跟我在一起,却偏偏哭丧着脸?

    沈枞渊越想心里不越舒服,干脆方向盘一转,带着她朝别的方向开去。

    沈安溪察觉到了方向的变化,忍不住皱眉问他:“你要带我去哪里?没别的事情的话就快回去,我还要回医院工作呢!”

    “哼!工作?是去照顾你的小情人何允皓吧!”沈枞渊一听到她不满的语气,忍不住生气的回道。

    话一出口,沈枞渊就有些后悔,他明明知道现在何允皓已经跟他的未婚妻在一起了,可是他还偏偏说这样的话。

    于是忍不住偷偷去看沈安溪,余光瞥见她已经红了眼眶,顿时有些心疼。可是碍于面子,他又不好直接道歉,干脆就这样僵在这里。

    这样的情况,弄的两个人都心烦意乱。

    沈安溪首先受不了车里的气氛,红着眼眶问道:“沈枞渊你到底是想干嘛?就这么把我绑架走吗?”

    “我想干什么?”沈枞渊重复了一遍,心zhong有些悲凉,“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听到他的语气,沈安溪心zhong忍不住抽痛了一下,但还是气他之前说的话,故意说道:“你快放我下去!我要回医院。”

    “不准去!”沈枞渊下意识地吼道,忍不住重重的锤了一下方向盘。

    “你车都开成了这个样子,再这样下去就有危险了!”沈安溪还是这样说道,“所以你赶紧停下来!我可不想跟你一起送死!”

    “送死吗?”沈枞渊冷冷的笑了一声,把车停到一边,凑到沈安溪那里,咬着她的耳朵说道,“就算是死,你只能跟我在一起。”

    耳朵把沈枞渊轻轻撕咬着,沈安溪感觉血一下就涌到了脸和耳朵上。于是忍不住想要推开他。

    看到她害羞的样子,沈枞渊一想又想到别的男人也看到过她的这个样子,心头的火不仅没有被压住,反而烧的更旺。

    “你在别的男人面前也是这样的吗?”沈枞渊冰冷的质问道,声音仿佛啐了冰一般冷漠,直接将她浑身的热情全部浇灭。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沈安溪痛定思痛,咬着牙看着他。

    沈枞渊看到她满脸受伤的样子,心zhong突然一痛,忍不住在心zhong质问自己,他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他们两个人逼到现在这个地步?

    可是,那些男人却又是真真正正的出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这三年没见,她身边就多了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她,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里过?为什么他还在为她伤心,可是她却已经毫不在意了?

    “难道不是吗?”沈枞渊想要冷静下来,但是他却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这样说道。然后又看到沈安溪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受伤……不,这不是我想说的……沈枞渊在心里拼命的喊着,但是喉咙却像是被棉花堵着了似的,声音怎么出不了。

    沈安溪听到他这样说,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出来:“那你就走啊!既然我在你眼里是个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还是不断的缠着我?”“我……”沈枞渊想要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些话竟然一时间都卡在了喉咙里,几乎要把他给逼疯。

    沈安溪没有听到他欲言又止的话语,低着头,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断掉了下来:“你都这样讨厌我,为什么还不让我离开……我求求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沈枞渊的手握紧了又松开,面上满是阴翳,他怎么可能会放她离开?

    “我已经说过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似乎是隐忍着将要爆发的怒火,“我都已经说过了,就算是死,你也只能和我死在一起!”

    “为什么?”沈安溪看到他还是这样固执,忍不住痛苦的问道。

    “因为我爱你啊!”沈枞渊的声音就像是被压抑了千万年一般,而刚刚的“为什么”就像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让他忍不住直接脱口而出,“该死的!你不知道吗?”

    他一遍一遍的说着,脑zhong无比的清醒,但是却依旧感觉自己失去了控制,只能疯狂的倾诉这几年来他的痛苦:“你知道我当初在机场看到你没有出现有多痛苦吗?你知道这三年来每晚我是怎么睡着的吗?你知道,我看到你身边有那么多的男人,我有多嫉妒吗?我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都杀死,把你关在房间里,让你只能依靠我!这些,你都知道吗!”

    沈安溪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在她的意识里,沈枞渊从来都是稳重自持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胸有成竹,即使带着别的什么情绪,那就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和对别人的嘲讽。简直就像是一个冰冷的神祇,让别人可望而不可即。

    “安溪,嫁给我,”沈枞渊忽然停住车子,语声沉沉。

    沈安溪吓了一大跳,清眸蓦然睁大,不敢置信的盯着他,像是忽然不认识了他了一样。

    “枞渊……我……”

    结结巴巴的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说什么。

    拿在他手zhong的那枚戒指,曾经是她所最渴望的东西。可是一旦真的端在她的眼前,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毕竟,他们的身份,是不能被世俗所接受的……

    “嫁给我。我会让你幸福。”沈枞渊静静的看着她,耐心从容的等待。

    “我……”沈安溪只觉得呼吸困难,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我要再考虑考虑。”

    车子返回医院,天空不知道何时飘起了蒙蒙细雨,一如沈安溪的心情,潮湿,阴暗,带着一丝丝的忧郁跟犹豫。

    短短几十分钟,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多的让她的小脑袋都无法再容纳了。

    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让冰冷的雨丝冷静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维,沈安溪匆匆下了车,快步朝医院走去。

    也许,此刻,避开沈枞渊是她唯一能做的正确决定。

    可刚进医院门,就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小孩朝着她冲了过来。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