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无所畏惧
    周琳琳本来以为沈安溪会听不下去她说的话,哪里知道她听了这样的话,眼皮也不眨一下,好像完全也不在意她说过的话。她哪里知道,在沈安溪被沈家强制遣送出国的时候,比这还恶毒的话她也不知道从沈父沈母嘴里听到了多少,如果说她还有心的话,早就在那个时候被他们硬生生的打碎了。而现在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心,也就只有沈枞渊给她带来的那颗。

    所以不管周琳琳说出多么恶毒的话,沈安溪都能够淡然以对,周琳琳在冷嘲热讽的说了半天后,发现沈安溪却对她的话完全无动于衷,忍不住更加沉不住气。“如果你还有点廉耻之心的话,就赶紧离开沈枞渊!你自己不要名声,那就别拖累别人,更何况,沈枞渊可是我的未婚夫!”

    未婚夫,又是未婚夫,不过就是个不被沈枞渊承认的称呼,周琳琳究竟要紧紧扒着多久?难道她每次说出这个称呼不会脸红吗?不会想起被沈枞渊拒绝时的耻辱吗?沈安溪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手却越握越紧。够了,真是够了,沈枞渊明明爱的是她,为什么还有人却偏偏要这么说?

    周琳琳没有忽视沈安溪越握越紧的拳头,看到沈安溪终于装不下去了,竟然忍不住有些激动,正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却突然被沈安溪的声音打断了。只见沈安溪面色依旧平静,只是那双往日或温柔或淡然的双眸里竟然明亮的惊人,让人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了过去。周琳琳望着她的眼睛,还没有从惊讶中反映过来,就听沈安溪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和沈枞渊没有血缘关系,你和他更不是未婚夫妻!”

    周琳琳为她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感到震惊,没有想到之前一直不还嘴的沈安溪一旦生起气来,竟然会有这样的震慑力。但是周琳琳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说之前被震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压下心中尚存的一丝恐惧,继续嚣张的说:“你觉得你的话会有人信吗?别忘了哪一家才是当地最有势力的人!只要他们发言你觉得你在这里还有立足之地吗?”

    沈安溪根本不相信她的话,沈家的势力再厉害,难道就能在当地一手遮天吗?这种程度,就算在沈家的巅峰时期,也不可能做到,更何况沈家现在已经慢慢走向了下坡路了,这周琳琳还是周家的人,怎么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周琳琳不知道沈安溪心中的腹诽,看她不说话,还以为自己刚刚的那番话成功的把她威慑到了,心中得意,接着说道:“当然,只要你离开了沈枞渊,没了这个乱/伦的名声,沈家就不会再跟你计较了。这样一来,既保全了沈枞渊和你的名声,又能顶着沈家的名声过上更好的生活,这可是天大的好处呢!”

    “我们自己的事情,就不劳周小姐你费心了。”沈安溪越听越心烦,忍不住冷漠的说道。周琳琳一听,脸色顿时一变,合着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话,这个女人竟然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吗?真是冥顽不灵!

    “你!沈安溪你可别不知好歹!好好想想要是这件事情被爆了出来,看你还有什么颜面坐在这里!”周琳琳终于被气的失去了之前刻意装出来的风度,恶狠狠的说道。“随你的便。”跟着她装了这么久,沈安溪也懒得再说什么,反正她相信有沈枞渊在,这周琳琳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周琳琳被她这副嘲笑的样子惹恼,正想要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狠狠的跟她打一顿,但是这时却听见走廊上传来了走路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步履匆匆,一听便是医院的职工。周琳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之前的事情。

    沈安溪听到这声音,又看了看周琳琳犹豫不决的神色,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周小姐那次去了医院,病有没有被治好?要是这次又在犯病的时候被人看见,可不仅仅就是转一圈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周琳琳听得脸色大变,顿时想起了之前在街上遇到沈枞渊时被他设计的事情。此时外面刚好有人,如果她要对沈安溪动手的话,在沈安溪这个贱人的故意设计下,保不定她又会再一次被人污蔑成精神病。要是她再一次因为精神病的名义被送到精神病院,她绝对会疯的!

    沈安溪料到这件事情对周琳琳的阴影不会小到哪里,因此故意拿这件事情来刺激她。谁知道,周琳琳听到她这样说了以后,表情大变,连忙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沈安溪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心里有几分复杂。说起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被人污蔑成精神病,而且怎么也洗不清,本来就是让人接收不了的一件事情。她也不想刻意拿这件事情来刺激她,但是这周琳琳做事太绝,非要把她往绝路上逼!更过分的是,经管沈枞渊那样设计过她,她还一直对沈枞渊念念不忘,让沈安溪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

    就如同沈枞渊对沈安溪的占有欲一样,沈安溪也是不希望看到他被别的女人围着。周琳琳自己眼色不好,非要往她的枪口上撞,那也不能怪她出手狠了。

    沈安溪面色平静,心里却忍不住暗暗想着。就在这时候,门外的人走了进来,一脸惊奇的对沈安溪说道:“安溪,我刚刚看到一个女人跑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呀?你看见过她吗?”

    “自然是没有的,也许是从哪个地方随便乱跑的吧?”沈安溪温柔的说着,一点也没有说谎的心虚感。“那可不得了了,咱们医院里怎么能有这种病人跑来跑去呢?这里又不是精神病院。”那个人一惊,连忙皱着眉头说道。

    沈安溪道:“是啊,那我们得好好找保安找到这个人呢。”那个人听到沈安溪赞同他的话,嘿嘿的笑了笑,连忙说道:“那你先在这里歇着吧,我去找保安。”“嗯,那就麻烦你了呢。”沈安溪淡淡的笑了笑,看不出她的心思。

    周琳琳匆忙跑出了崇明医院里面,有些后怕的回头望了望,一想到自己刚刚被沈安溪吓到那样的地步,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齿。“沈安溪,我周琳琳早晚会有一天让你后悔莫及得罪我的。”她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里一次一句的挤出这一句话。

    沈安溪丝毫不在意周琳琳的想法,在她的眼里,周琳琳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别人的一点言行都能引起她的不快,尤其是在知道了她和沈枞渊的关系之后,她们之间就没那么轻易地善罢甘休了。

    不过只要有沈枞渊在,管她是周琳琳王琳琳还是什么琳琳,通通不用放在眼里,自己的恋人就是这么厉害!

    想到这里,沈安溪忍不住偷偷的给沈枞渊发短信道:“你知不知道今天周琳琳来找我麻烦,结果被我反将了一军呢?”沈枞渊此时正在沈氏企业开着会,听着两边的人无聊的在吵来吵去。虽说他和沈老爷子大吵了一架,但是因为争吵的起因无法说出口,沈家保密工作又做的比较好。所以沈枞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沈氏企业开除,反而依旧身居高位。

    他对沈家的事情格外厌恶,参加了这次会议,心中急欲离场,但是碍于旁人的言论,几次想要起身,都被身边的助理眼疾手快的拉了下去。

    就在这百般无聊之际,沈枞渊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一亮。谁会在他开会的时候给自己发短信呢?沈枞渊心里存了一丝疑惑,但是当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却忍不住呆了一下。

    很快,沈枞渊便反应了过来,不动声色地将手机放到桌子下的双腿上。他面容严肃的盯着众人,似乎在认真听着他们所说的话。沈枞渊向来懒懒散散,对这次会议的事情也不是很重视,因此暗中引得几人不满。但是现在他却突然正经了起来,只留给众人一种这次会议果然深不可测,自家经理果然深不可测的想法。

    几个满怀创意的小年轻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更加积极地推出自己的构想,期待着能够吸引沈枞渊的注意。

    只是没有人知道的是,沈枞渊表面上一脸严肃,手却伸到桌子下面慢慢编辑着短信。等到众人的注意力暂时被别人洗衣板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看了一眼自己编辑的短信,然后又以极快的手速发了过去。

    沈安溪本来以为沈枞渊在忙自己的工作,也没有期待着他能够秒回短信。哪里知道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听到自己手机熟悉的短信提醒声。尽管在心里提醒了自己要矜持,但是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有一丝雀跃真的是沈枞渊呢!

    那个高傲冷酷的男人,现在在为了她而一点一点的改变着。沈安溪只觉得心中一暖,将刚刚周琳琳的事情完全抛在了脑后,有这样的沈枞渊陪着,她怎么可能会怕她呢?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