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果断反击
    “……”那人说完,只听到话筒的另一边死一样的寂静,甚至比之前沈枞渊的冷声冷语更为可怕,顿时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我知道了。”过了半晌,沈枞渊才淡淡的说道,声音里面没有一丝波澜。那人自知自己说的消息并不怎么好,于是说完后,立马老老实实的挂断了电话,不敢再去打扰他。

    沈枞渊等到电话那头没了声音,才慢慢的放下手机。原来竟然是因为这个事情,才让沈安溪那么伤心的吗?这个周琳琳,真是不知悔改,非要自己作死!他心里对周琳琳是更加的厌恶,知道了原因,心里着急想要去安慰沈安溪,但是沈安溪因为他之前的举动却是完全会错了意。

    她听着沈枞渊的脚步声一步步远离,想要张口拦住他,但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心里陷入一片黑暗。自己这个样子真是让人讨厌,就连他也看不下去了吧,宁愿去忙公务也不想理自己……

    因此沈枞渊一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沈安溪依旧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忍不住心中刺痛,连忙将她搂在怀里。可是沈安溪却像一个失去了生机的洋娃娃似的,只是任由他的摆布,一动也不动。

    沈枞渊见此心中更加生周琳琳的气,于是连忙轻声安慰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所以我们之间并不是乱/伦。”沈安溪本来没有丝毫反应,听到那个乱/伦二字,忍不住身体抽搐了一下,沈枞渊看到她终于有了反应,也不知道是喜是悲,接着安慰道:“我们在一起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没有关系的。”

    沈安溪听了这话,眼睫毛轻轻的动了动,随后似乎像是活了过来似的,轻轻地说道:“我知道。”“那你为什么会这样呢?”沈枞渊听到她终于说了话,心中一喜,但是心中还是怕吓到了她,于是只能轻声问道,“你又何必因为他们这么伤心呢?”

    “我不是……”沈安溪轻声说着,随即乌黑的眼珠动了动,最后锁定在沈枞渊身上,“你,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她因为之前哭的时间不短,嗓子有些沙哑,此时可怜巴巴的望着沈枞渊说道,像极了被抛弃的小奶猫。

    沈枞渊听到她的话,心里还在震惊,没有说话。但是沈安溪看来就像是他不愿理她,于是忍不住说道:“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别生我怕的气好不好?”这话听得沈枞渊心都软了,他也顾不上自己心里的震惊,连忙说道:“我没有生你的气,你别多想,我只是生气自己照顾不了你,还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这算什么?”沈安溪一愣,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又不是神,怎么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照顾好呢?”沈枞渊笑了笑,没有说话,伸手抚摸她柔顺的头发,几乎是虔诚的说道:“天知道我刚刚看到你哭的上气不接下去的时候我有多么着急,你刚刚可是自己说过了的,以后别再这样吓我了。”

    “嗯,我只是……”沈安溪靠在他的怀里,说了一半却停了下来,等看到沈枞渊鼓励的眼神,才咬了咬牙,忍者心中的不适说道,“只是……听到他们那样说,忍不住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以前的事情?沈枞渊默然,三年前那段分别的时光说起来似乎遥远,但是至今也让他们难以遗忘。

    沈枞渊心疼的抱起她,安慰道:“不怕,现在的我们已经和那时候永远都不一样了,没人能这样说我们。”“嗯,”沈安溪难得主动地在他身上蹭了蹭,亲昵的说,“除了你离开,现在已经没什么好怕了。”沈枞渊闻言心中一暖,轻声说道:“放心吧。”

    这三字说得轻巧,但是听在沈安溪耳里,却像是有着魔力一般,蛊惑着她静下心来。沈枞渊温柔的声音一直响起:“……你是我的恋人,以后就是我的妻子,我们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没人能够分开我们。”

    沈枞渊一直等到沈安溪睡着了,才极其轻柔的把她抱到床上。望着她熟睡的容颜,沈枞渊心中一暖,想到今天的事情,目光里露出几分冷色。

    他并没有跟着休息,反而驱车来到沈氏总部,此时,里面大多数员工都已经下班了,还剩下几个值夜班的人。沈枞渊没有耽搁,直接来到了信息发布处,那里刚好还有一个值班的员工,见到沈枞渊不由一愣。

    沈枞渊没有在意,直接命令道:“给白天收到过邮件的员工全部再发一条。”那员工愣着还没有过来,于是半天没有反应。沈枞渊见状,冷脸望过去,厉声道:“你还在楞什么?不想要工作了吗?”

    “不是,不是,”这个员工没想到自己愣了一会就有丢掉工作的危险,连忙擦着冷汗陪笑道,“发什么邮件您说。”沈枞渊冷哼了一声,道:“告诉他们从此以后不得妄议沈家的家事,否则不论职位高低,一律革职。”

    员工一听,忍不住提心吊胆的说:“这……经理,它不合规定啊……”“你是经理还是我是?”沈枞渊见他这样磨叽,忍不住冷声问道。

    “您是,您是,”员工暗骂自己没有眼色,明知道现在这沈家三少心情不好,还往这上面撞,只是……他也听说了白天的事情,这沈家家事,恐怕值得就是面前这位和他侄女乱/伦一事吧?

    只不过,他心里觉得,就算这三少,心情再不好,也应该知道这种消息越压越反弹。他看起来是个精明的人,怎么会跑过来干这种傻事呢?难道是被气糊涂了?员工自己心里揣测着,但是当着沈枞渊的面,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老老实实的按照他的意思拟了邮件,等到沈枞渊确定后,这才发了出去。

    于是,当天晚上,曾经收到过周琳琳邮件的员工,又纷纷收到了另一封邮件,这个邮件,要求众员工不得妄议沈家的家事。关于这个邮件的来源,众人不像上一封,对此心知肚明。

    沈枞渊等到这个事情了了以后,连忙又回到别墅。因为之前的事情,他担心沈安溪醒来过后没有看到他而着急。不过事实证明,沈安溪睡得很安然,沈枞渊看到这样后,才舒了一口气,贴心的帮她盖好被子,然后自己才躺了上去。

    第二天,沈安溪昏昏沉沉的醒来,还没有睁开眼睛,旁边就有人细心的扶起她的身体。沈枞渊这个贴心的动作很明显取悦了沈安溪了,一般情况下都有起床气的沈安溪今日显得十分乖巧。

    沈枞渊看在眼里,忍不住调笑道:“早知道这样做你就这么老实的话,那我以前不是白被你折腾了那么久了?”他的语调十分轻松,轻松的几乎让沈安溪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了,但这也只是几乎,那件事情还是深刻的印在沈安溪脑中。

    她因为这件事情压着,也没有露出一丝笑容。沈枞渊看在眼里,心里了然,抱着她安慰道:“你别怕,今天他们没有人会说你的。”沈安溪苦笑一声,只当这是沈枞渊安慰自己的话,不甚在意。其实她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只不过昨天事发突然,又有沈枞渊在旁边可以依赖,让她忍不住软弱了一会。

    不过就是旁人的几局闲言碎语,她之前听沈父沈母说的次数也不少,当初连养父母都这样说过她,她又怎么会怕外人说几句呢?

    更因为经过了昨天的发泄,她倒是更加能够面对这件事情带来的压力。于是看到沈枞渊这么担心,微微一笑,反过来安慰他道:“嗯,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我。”

    但是沈枞渊只当她是嘴上安慰自己,实则心里还是忍受不了,毕竟沈安溪昨天的反应确实有些吓到他了,他还是不信她休息了一晚就能恢复。不过为了让她安心,沈枞渊嘴里还是应诺着,只是心里打定注意,今天绝不能让她再受苦了。

    这……可能是个美丽的误会。但是两人都不知道,于是拼命安慰着对方,气氛也算友好……

    等到沈安溪来到医院后,众人因为昨晚的事情,都没有当着她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崇明医院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也是无法压下去的,就算有沈枞渊的邮件也无可奈何。所以这件事情就一直传了出去,先有沈安溪和沈枞渊乱/伦之事,后又有这沈枞渊发布的顶着沈家名义的邮件,直接吸引了当地媒体的注意。

    与此同时,消息灵通的各大家族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在有沈家人出席的地方各种明嘲暗讽,沈家一下名声扫地,听说沈老爷子甚至气的在家里面乱摔东西。

    周琳琳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反而更加得意,在她看来,这不过是沈枞渊的事后补偿罢了,他们对于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办法。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