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收拾东西
    “是真的有正事的。”沈安溪看到她这幅不在意的样子,满脸无奈地说道,“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所以现在来找你是要告别的。”

    “啊?怎么这么快?”周若曦没有想到真的有正事,听到她这么一说,不由大吃一惊。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我之前听说医院就是把你的资格给取消了吗?”

    “是的,所以我辞职了,”沈安溪一脸平静的说,“这样一来,医院里就管不到我了。”

    “可是这样也能得到国外进修的资格吗?”周若曦一脸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沈安溪微微一笑,略带自豪的说道,“我已经联系了面试的那位导师,他说不管我事不是医院的员工,都有资格去国外进修。”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等到你回国的时候就没有工作了,”周若曦皱着眉头说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放心吧,我和枞渊都已经考虑好了,”沈安溪点点头,认真的说道,“等到回国的时候我会自己开一家诊所。”

    “好吧,”看到她准备的这样充分,周若曦也不在说些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的说,“那你以后可要加油哦!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嗯,”沈安溪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一些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帮到你一定不会拒绝的。”周若曦看到她这样客气,连忙说道。

    “我希望你能在今天下班的时候,帮我把肖楚楚、何允皓还有何静和胡怡然他们叫出来,我想在离开之前跟他们聚一下。”沈安溪道。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周若曦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但是为什么你不自己去呢?还有李主任,要叫上他吗?”

    “他就算了吧,”听到周若曦提到李成云,沈安溪的眼神闪了闪,有些躲避的说道,“我现在不太适合去那里。”

    周若曦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有些了然,点点头,理解的说道:“我知道了。”她虽然不在神经内科里面工作,但是也听说过昨天发生的事情,估计沈安溪是和李主任闹了一些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嗯,那就谢谢你了!”沈安溪看到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心中舒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

    “这有什么好谢的,”周若曦连忙摆摆手,道,“这不过是随手之劳罢了,不过我们还真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没事,我以后还会再回来的。”沈安溪笑着安慰她,“那你先忙着,我也要先回去收拾东西了。”

    “好。”周若曦点了点头,送她到门外,默默叹了一口气。

    沈安溪离开医院后,不想再麻烦沈枞渊来接她,于是便坐出租车回到了家。谁知道一到家里面,看到满地都是凌乱的东西,而沈枞渊正坐在中间,手忙脚乱的收拾着。“这是怎么回事?”沈安溪顿时有些惊讶,“难道家里招贼了吗?”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变得愈发黑了。沈安溪这才看到他的脸色,一个想法慢慢的成型,忍不住惊讶的问道:“难道说,你是在帮我整理东西吗?”

    沈安溪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有可能,毕竟沈枞渊从小生活都是由保姆照顾的,他自己对于生活上的事情也很少自己亲自动手,所以,面对收拾东西这种事情应该是有些手忙脚乱的。

    “怎么?你不高兴吗?”沈枞渊黑着脸,满脸郁闷地说道。

    沈安溪听到他这样亲口答应,即使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有些忍不住惊讶。沈枞渊本来就是属于生活上的白痴,现在竟然这样难得要帮自己收拾东西,确实不应该嘲笑他。

    想到这里,她连忙收起了脸上惊讶的表情,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温柔的说道:“哪里,我都高兴坏了呢!”

    听到她这样说,沈枞渊的脸色才好了许多,但这也只是对于她而说。所以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还是继续僵着一张脸跟这些东西斗争。

    沈安溪在旁边看的好笑,也有意不上去帮他,故意想要看他出丑的样子。

    沈枞渊眼见自己在这里忙了半天,现在沈安溪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只是坐在那里看戏,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平衡,想要在她面前找回自己的场子。

    于是,他故意装作收拾东西的样子,慢慢的走到沈安溪的面前,然后突然发动,将沈安溪扑倒在地上。

    他选择的地方很有技巧,沈安溪倒下后,身后刚好是柔软的沙发,所以并没有伤到她。但是沈安溪就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吓到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沈枞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一脸呆愣的沈安溪,忍不住伸手上去捏了捏她的脸。他这样一动,沈安溪才反应过来,发现他还压在自己的身上,顿时忍不住涨红了脸。这可不是害羞的,而是被气的,所以她连忙急着气急败坏的推他,嘴里还不满的嘟囔道:“你都多大了,还玩儿这个,你幼稚不幼稚呀!”

    “这有什么幼稚的?你看你都快被我吓傻了呢!”沈枞渊看到她之前呆愣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的有意思,故意的逗着她说道。

    “你要是被这样突然吓一跳,看你会不会被吓傻!”沈安溪听到他这样说,顿时觉得无语,过了一会儿才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哦!”沈枞渊得意的挑了挑眉,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沈安溪看到他这副眉飞色舞的样子,只觉得格外生气,现在她牙痒痒的,忍不住上前轻轻的咬了他一口。

    “哟,你还咬我?”沈枞渊满脸惊讶的望着自己被咬的手,只见上面由一个淡淡的粉红色牙印,还带着一片湿湿的口水,顿时挑了挑眉,调侃的望着她,“你也不怕把我咬坏了,竟然真的舍得下口,还要谋害亲夫吗?”

    沈安溪回过神来,看到他手上的那个牙印,顿时脸涨的通红,喃喃的有些说不出来话。她刚刚确实想要咬他一口,但是并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咬上去,看到他这副不怀好意的表情,顿时也知道该怎么做。

    沈枞渊有意要借这个机会逗逗她,正在脑中想着该怎么报复回去。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沈安溪愣了一会,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还把手臂盖在上面,直接开始了装死。

    “你……”沈枞渊顿时被她逗笑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只好无奈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宠溺的说道,“好啦,别在那里装了,我又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

    他这么一说完,本来正在装死的沈安溪果然开始有了反应。她先是偷偷的抬起手臂,贼溜溜的望了他一眼,但是没有想到沈枞渊这个时候正好在含笑望着她,于是便直接对视上。

    沈安溪本来还以为自己刚刚咬的他那一口,会惹到他生气。哪里知道沈枞渊还是一副宠溺的样子,顿时也不好再闹下去,只好用力的推了推他,低着头说道:“你都重死了,还压在我的身上,赶紧下去!”

    沈枞渊笑着看她这幅装失忆的样子,心里担心压到她,所以也不再故意逗她,起身坐在了沙发上。他这一转身,便又看到了凌乱的房间,顿时头又开始隐隐的疼了起来。

    他真的是没想到,自己对于整理东西竟然这样没有天赋。他并没有自大的以为自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整好,但是能把房间搞的这么乱,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之前因为不想让别人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所以已经把保姆一类的人给全部辞退了。也就是说现在满屋子的凌乱东西,就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决了。可是他对于整理东西,实在又没有天赋,于是正在头痛中,无意间看到了旁边装的跟没事儿人似得沈安溪,脑中一转,顿时有了想法。

    “安溪。”沈安溪正坐在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老老实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突然间就听到了沈枞渊一声温柔的呼唤,顿时不知怎的,竟然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怎么?”她有些警惕的沈枞渊,生怕他又挖坑给自己跳。

    沈枞渊看到她警惕的小眼神,心中还有空赞赏了一番,不错,倒是有些警惕心。随后便继续一脸温柔的说道:“你就这样想把刚刚的事情糊弄下去吗?”

    “哈哈哈什么事情啊?刚刚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沈安溪打着哈哈决意要装傻,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

    “别在这里胡闹,”沈枞渊无奈的说道,“你看现在凌乱的房间,单凭我自己也整理不过来。你还是过来和我一起帮忙吧。”

    “嘻嘻,”说到这个,沈安溪就有几分忍不住想笑,“没想到还有你不会的事情啊!”

    沈枞渊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也不是万能的,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会呢?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