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醉酒风波
    周若曦听他们说完,忍不住满脸崇拜的说道:“哇,没有想到安溪的导师竟然这么厉害,那他一定很大年纪了吧!”

    “不是,”沈安溪摇摇头,笑着说,“他看起来可是很年轻的,给我的感觉还不到三十岁呢。”

    “哇!”周若曦这下只剩下了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呢?他简直就是个神啊!”

    “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了,”肖楚楚看到她一脸傻白甜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道,“不过他确实是我们医学界公认的天才。安溪的运气可真是好呢!”

    沈安溪微微点头,听着他们的话,心里忍不住有些惊讶。只是她并没有关注这么多事情,不过她确实没有想到自己的导师居然这样厉害。

    这个时候,沈枞渊正好望向她,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严重的震惊。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有这样一位厉害的导师的话,但她也肯定会学到很多好东西的吧!

    众人正说着话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上了桌子。于是,彼此之间也不客气,一边说着一边吃了起来。

    饭吃到一半,何允皓却突然站了起来。众人的目光便都被他吸引了过去,被众人这样看着,何允皓也不觉得害羞,反而大大方方的一笑,说道:“你们看,我现在才想起来,咱们现在吃的这顿饭算不算是送别宴会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皆是忍不住点了点头。看到这情况,何允皓温和一笑,大声的说道:“那既然如此,难道我们不应该敬安溪一杯吗?”

    “是啊,”听到他这样说,肖楚楚也立马站起来捧场说道,“不敬一杯不就显得太不够意思了嘛?”

    “你们这是……”沈安溪有些意外,没有想到他们会搞的这么正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哎呀,这样一说,倒也是呢!”何静也笑着说道。

    “安溪,看来今天你是不得不喝一杯了呢!”胡怡然笑嘻嘻的冲她眨了眨眼睛,说道。

    沈枞渊看到眼前这样子,不由皱了下眉头。这一下便立刻被眼见的何允皓看到了,为了报复他之前对他的不友好,何允皓心里一转,便想出了一个坏主意,故意说道:“今天是不是沈枞渊要开车,那你可没有办法喝酒了。所以不能替安溪喝哦。”

    沈安溪看着众人这样胡闹,一时有些哭笑不得,知道今天如果自己不表个态的话,绝对没法玩完好的走出去。于是,只好站起来,笑着说道:“不就是几杯酒嘛,难道我还怕了你们?来吧,你们能敬多少我就喝多少。”

    “安溪!”听到她这样说,沈枞渊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低声叫道,“别在这里胡闹。”

    但是看到这情况的众人怎么可能会放跑沈安溪呢?于是,就连跟沈安溪关系最好的周若曦也忍不住说道:“既然你自己都说了,那可不能反悔。”

    沈安溪闻言,淡淡的笑了笑,调皮的说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虽然说她平常并不怎么喝酒,但今天毕竟情况特殊,要是错过了,以后再聚到一起的时候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所以就算喝几杯也没有什么问题。

    沈枞渊还想要拒绝,但是听到沈安溪都已经这么说了,只好点了点头。不过看着桌子上的酒杯,他的思绪不由跑偏了一些,他还没有看见过沈安溪喝醉酒的样子呢。难道,这也算是一个福利吗?想到这里,他彻底放开了,反正还有他可以照顾着沈安溪,也不怕她喝多,索性就放开让她去好好玩儿吧。

    最后沈安溪果然没有食言,硬生生喝下了足有一瓶的白酒。沈枞渊在旁边看着都有些心疼,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那个主意是否真的好。

    “既然安溪都喝醉了,那我就先带她回去了。”沈枞渊也不舍得让沈安溪继续醉醺醺的待在这里,于是起身跟众人告别。众人点点头,表示理解。

    沈枞渊来到柜台那里结了账,然后把沈安溪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车里面,驱车回到了家。

    看到还是满地凌乱的东西,沈枞渊不由皱了皱眉。沈安溪本来还想着等到回来之后再继续收拾,哪里想到竟然在饭桌上被其他人给灌晕了。

    沈枞渊经过之前的经验,很有自知之明的绕开这些东西,决定先带沈安溪去休息。

    喝醉的沈安溪看起来格外乖巧,老老实实的跟在他旁边,就像是完全正常的样子。但是沈枞渊心里却很是不放心,不停地用余光去看她。

    等到最后终于来到了卧室里,原本安安静静的沈安溪终于爆发出喝醉的本质了。沈枞渊没有反应过来,她就一把扑了上去,把他压在身下。

    沈枞渊看着喝醉后异常热情的沈安溪,不由有些惊讶的挑挑眉。沈安溪脑子里面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于是,只顾着在他身上蹭来蹭去,慢慢的,沈枞渊只感到自己的欲,火被她挑了起来。

    他的眼神变得愈加深邃,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身上的沈安溪不停的动作。现在的沈安溪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将至,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燥,热,而身下的人能给她带来一丝清凉,所以不停的往他的怀里钻。

    就在沈枞渊终于忍不住要行动的时候,钻到他怀里的沈安溪却突然没了动静。沈枞渊好奇的勾起她的下巴,却发现这个时候她竟然睡着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吗!沈枞渊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沈安溪几乎想要直接上去把她晃醒。

    不过,这也只是他想想而已。看到沈安溪恬静的睡容,沈枞渊伸手撩了撩她耳边的乱发,附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看到这个样子,他要是还能继续下去的话,那他就是禽兽了好不好!

    最后,沈枞渊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帮她把衣服脱掉,然后盖好被子,自己认命的去洗手间自己解决。

    第二天沈安溪刚刚醒来,便感到头痛欲裂,此时宿醉的坏处便展现了出来。她只能抱着头躺在床上,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家里有没有人。像她现在这个样子,更没有办法起床给自己弄一杯醒酒汤。

    沈枞渊从楼下上来,看到的便是沈安溪缩成一团的样子。他以前也有过宿醉的经验,看到她这个样子,自然知道她现在难受的紧。于是连忙放下手里的醒酒汤,温柔的把她扶起来,说道:“安溪,现在你感觉怎么样了?”

    “我头疼……”沈安溪的声音弱弱的传来,听的沈枞渊的心忍不住软的一塌糊涂,连忙安慰道:“安溪乖,先起来喝了醒酒汤就不疼了啊。”

    “嗯。”也许因为头疼的原因,沈安溪显得格外乖巧,老老实实地坐了起来,就着沈枞渊的手乖乖的把一大碗醒酒汤老老实实的喝完了。

    看到这样,沈枞渊把手中的空碗放到床头柜上,温柔的说道:“要不要再躺下来休息?”

    “嗯。”喝了醒酒汤之后,沈安溪感到明显好多了,连昨天的事情也记得差不多,也自然想起来了沈枞渊从昨晚坐上车之后便一直黑着的脸,顿时心里有些后怕。

    要是沈枞渊看到自己清醒过来跟自己算账怎么办?沈安溪心里抱着这个念头,于是决定老老实实的躺下睡觉,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沈枞渊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看到她此时希望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面后悔为什么昨天没有拦住她。要是她昨天少喝一点的话,今天就不会这样难受了。

    想到这里,沈枞渊还想坐在旁边陪着沈安溪。但是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沈枞渊只好拿出来,看了一下屏幕,便止不住的皱眉。

    最后犹豫了许久,他还是走了出去,在外面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有事?”沈枞渊的声音冷得几乎要冻出冰碴。

    电话那段的秘书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心里懊悔不已,明明之前打电话他都没有接过,怎么现在突然想起来接了?他打这个电话,只不过是为了应付沈老爷子的检查罢了,看没有真的想过要把这尊大神给请回来。

    “有事快说。”沈枞渊见那边迟迟没有声音,忍不住冷冷的说道。

    “是,是,”秘书不由擦了擦冷汗,连忙说道,“那个,沈总,您都已经离开这么多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回来上班呢?”

    “我的事情,还需要用你来管吗?”沈枞渊冷漠的说道。

    秘书心中暗暗叫苦,急忙更加卑微的说:“但是现在没有了您做决定,公司里面很多事情都没法再运行下去了。”

    听到秘书这样说,沈枞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明明他在沈氏公司里面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变得这样重要了。

    还在找”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