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私密会面
    “还有人呢?”侯御哲丝毫不理会她这个样子,冰冷的说道。&1t;/p>

    “啊?什么啊?”长女人看道他这副样子,心里忍不住又被吓的咯噔一下,“还有什么人?”&1t;/p>

    “谣言能够扩散成这个样子,肯定不仅仅是一个人动的手,还有其他人。”侯御哲看到她顿时有些慌乱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预料的没有错,冷漠地说道。&1t;/p>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她们在医院待了这么久,习惯了每天关于沈安溪的谣言到处飞,完全没有想到那么多。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仅凭她们说过的话,就能联想到这里。这种城府,简直就是让人害怕。&1t;/p>

    “可是……”一旦有了刚刚的那个念头,长女人顿时觉得眼前的男人深不可测,也不敢在糊弄他,只好实话实说道,“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员工,并不知道那么多。”&1t;/p>

    “把你们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侯御哲也没想能从这两人的嘴里套出来些什么,不过关于一些人尽皆知的事情,她们应该是能够说出来的。&1t;/p>

    “是是是,”长女子连忙附和道,“我们知道有造谣嫌疑的人,就是和沈安溪同在一个科室的李想了。”&1t;/p>

    说到这里,她偷偷看了一下侯御哲似乎有些缓和的神色,连忙继续说道:“沈安溪虽然说名声不怎么样,但是她的工作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很快就得到了他们科室的主任的赏识。但是那个李想看在眼里,因为心中不满自己的位置被她抢了,于是,也在刻意造她的谣。说沈安溪靠勾引男人上位,没有一点真才实学,就连面试通过的机会了也是靠着勾引了面试的导师……”&1t;/p>

    随着侯御哲的脸色越来越黑,长女人也很机智的声音越说越小。不过,她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侯御哲说些什么。于是,她忍不住抬头一看,之间面前的男人垂着眼睑,遮住了他那双漆黑的双眼,一副沉思状。&1t;/p>

    看到这个男人没有想要继续问下去的样子,她赶紧给旁边的女伴使个眼色,两个人立马趁着这时机偷偷的溜走了。&1t;/p>

    侯御哲抬头漫不经心的看了那两个女人一眼,便又继续沉思了下去。他根本不会在意那两个小角色,重要的是,在这种谣言背后,肯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1t;/p>

    按照他和沈安溪几次接触,明显可以察觉到她和沈枞渊的关系并不简单。如果他们真的像谣言里面传的那样的话,在知道沈安溪的真实身份后,这个谣言也不是不能成立的。&1t;/p>

    所以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依着沈枞渊对沈安溪的重视程度,他怎么可能会任由这样的谣言到处传呢?或者说,在这个谣言背后有一个他无法阻挡的存在呢?&1t;/p>

    侯御哲不愧为侯氏企业的掌权人,很快便想到了点子上。如果是沈安溪和沈枞渊在一起,会得罪到某个大人物的话,估计也就是沈家的人了。而是沈家的真正掌权人,也不过就是那个固执而又死板的沈老爷子了。&1t;/p>

    不过,沈安溪和沈枞渊能不能在一起,对他来说并不重要。甚至于,在他看来像沈枞渊那样依靠家族的纨绔,怎么可能配的上沈安溪?&1t;/p>

    所以,要是能够凭借这个沈老爷子帮助沈安溪摆脱了沈枞渊,那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他绝对不能允许有人再继续侮辱沈安溪了。&1t;/p>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有一只手搭上侯御哲的肩膀,他一个激灵,反手就要扣住那个人。对方却后退一步,让他的手漏了一个空。&1t;/p>

    “谁?”侯御哲忙转过身来,警惕的盯着对方,“原来……是你?”&1t;/p>

    对方冲着他点点头,淡淡的说道:“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请跟我过来。”&1t;/p>

    要是放在平常,侯御哲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跟着一个才见过没几面的人走。但是,这个人毕竟跟他有着不小的关系,侯御哲想了想,还是抬脚跟上了。&1t;/p>

    两人沉默不语地走着,最后来到了一间无人的办公室。&1t;/p>

    “找我有事吗?”侯御哲看着那人一言不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挑眉问道。&1t;/p>

    “你……和安溪是什么关系?”如果沈安溪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现,这个声音对她来说格外熟悉。&1t;/p>

    侯御哲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果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1t;/p>

    “你也是。”沈枞渊丝毫没有因为他的笑容而改变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样子。&1t;/p>

    侯御哲见他完全不为所动,忍不住挑眉,故意挑衅道:“我和沈安溪的关系,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又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来问我的。”&1t;/p>

    沈枞渊眼皮也不眨,淡淡的说道:“我是她的男朋友,这个立场可以问了吗?”&1t;/p>

    “可是……”侯御哲听到他说的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装作惊讶的样子问道,“……她不是你的侄女吗?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对自己的侄女都能下的去手!”&1t;/p>

    沈枞渊看到他在这里装傻,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道:“侄女又如何?不管是什么关系,我都不可能再放弃她!”&1t;/p>

    侯御哲闻言,眼睑不由自主的垂了下去,神色那一瞬间竟然有些落寞。沈枞渊心中忍不住一丝疑惑,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而侯御哲也很快反应过来,快得就像什么都没有生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人畜无害的微笑,淡淡的说道:“沈总这坚持不懈的决心,可真是让人感动呢!也不知道,人家姑娘自己愿不愿意……”&1t;/p>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沈枞渊一听到他这样说,直接忍不住打断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1t;/p>

    “沈总就这么急吗?”侯御哲看出了沈枞渊淡然外表下的一丝波动,故意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1t;/p>

    看到他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沈枞渊面色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烦躁,语气有些不耐的说道:“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就凭我是沈安溪的男朋友!”&1t;/p>

    看到沈枞渊露出这样的神色,侯御哲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又忍不住闪过一丝失落。这个家伙看起来还不错,只不过是还有些生疏,还需要多加磨砺。&1t;/p>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再拖下去也没有意思,于是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淡淡的说道:“我还不太确定是否就是我猜想的那个样子。”&1t;/p>

    沈枞渊听到他这样说,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那你要怎样才能确定?”&1t;/p>

    “这个很简单,让她亲自来做个鉴定就可以了。”揭开了那层伪装,真实状态下的侯御哲淡漠的让人忍不住心颤。说什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似乎不管什么事情都无法再挑起他的兴趣。&1t;/p>

    “可是她现在已经出国了。”侯御哲忍不住又是皱眉,突然,他的表情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直接抬头望向了侯御哲。&1t;/p>

    侯御哲看清他的表情,淡漠的说道:“我们公司现在是无法忙,我根本无法脱身,所以你就别想着我去国外找她的可能性了。”&1t;/p>

    “万一要是调查清楚的话,难道得到的收获还比不上你这些工作吗?”沈枞渊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不赞同的说道。&1t;/p>

    “可是万一结果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呢?”侯御哲眼皮都不抬,淡然的说道。&1t;/p>

    沈枞渊闻言,不由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他这样回答。等到反应过来他说的话,顿时忍不住定定的望着他。&1t;/p>

    侯御哲被他这样谴责的目光盯着,丝毫没有反应,依旧是满脸云风轻云淡的样子。&1t;/p>

    “我真是看错你了。”两人对视半晌,沈枞渊才败下阵来,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道。&1t;/p>

    “或许沈总一直都没有看懂过我呢。”看到他这个样子,侯御哲心中不知怎的起了戏弄之心,故意说道。&1t;/p>

    沈枞渊低着头,在侯御哲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勾了勾嘴角,等到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却没有一丝痕迹可寻。&1t;/p>

    “对了,那个周琳琳是你弄的吧?”见沈枞渊没有说话,侯御哲也就不再计较这个事情,反而问起了他今天在那两个女人处听到了消息。&1t;/p>

    “这并不管我的事。”沈枞渊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即便实话实说。&1t;/p>

    “这么说来,是她自己疯的吗?”侯御哲摸着下巴,顿时感到有一些不可思议,“那样的女人会这么容易就疯吗?还是说,她这是逃避的方法呢?”&1t;/p>

    听到他这么说,沈枞渊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当初他确实是没有仔细想过这件事情,因为被沈安溪受伤吓到了,再加上懒得去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所以就这样放过了周琳琳那个女人。&1t;/p>

    但是现在仔细一想,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为什么周琳琳好端端就突然疯了,甚至还伤到了沈安溪?&1t;/p>

    &1t;/p>

    110/110877/48083514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