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理诊所
    “我真是没有想到,短短一年的功夫,何允皓好楚楚竟然就已经结婚在一起了。”沈安溪吃着早餐,回想起昨天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惊讶的咋舌道。&1t;/p>

    “他们本来就已经定了婚,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沈枞渊倒是无所谓的说道。不过他话一说完,脑中便升起了另一个念头。&1t;/p>

    “怎么,你是不是想暗示我一下什么呀?”沈枞渊勾着嘴角,坏笑的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1t;/p>

    这家伙!沈安溪在心里啐了一口,但是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红晕,气乎乎的说道:“你都想到哪里了,我本来只是想感叹一下这一年时间里面变化很大而已!”&1t;/p>

    “一年的时间可以干很多事情,变化当然大了,”沈枞渊听了她的话,笑着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李想那个人?”&1t;/p>

    “当然记得啊,怎么了?”沈安溪的记忆向来还是不错的,更何况李想这个人以前也是非常坚持的在作死,所以倒是狠狠地在她的面前刷过存在感,她自然是记得这个人的。&1t;/p>

    “那个家伙误诊了,给病人开错了药,导致病人的病情更加严重,然后最后被医院给开除了。”沈枞渊慢悠悠的说着,语气里面满是嘲讽和不屑。&1t;/p>

    “是嘛?”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反而是颇有深意的笑了笑,感叹的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1t;/p>

    “我本来是想要动手的,”沈枞渊抿了一口牛奶,漫不经心的说道,“哪里知道,他自己办坏事太多,不用我出手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也算是这家伙的造化。”&1t;/p>

    沈枞渊这话说的可是很有深意,不过确实,要是他出手的话这个李想可就不仅仅是被医院开除那么简单了。&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说些什么。&1t;/p>

    “对了,安溪,”沈枞渊转了话题,关心的问道,“你现在在国内打算干些什么事情呢?”他早就知道沈安溪可不是一个只会依附于男人的花瓶,自有自己的一番打算,所以现在他早点问清楚,也方便以后能够帮到她。&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么问,笑了笑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早就在国外计划好,正准备打算跟你说呢。”&1t;/p>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心中忍不住大喜。沈安溪本来就是个很注重私人**的人,所以以前的时候像这些事情也很少主动的跟他讨论,但是现在也改变了这个打算,是不是就说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呢?&1t;/p>

    “我在国外学的不是心理学吗?所以打算回来之后就办一个心理咨询所,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沈安溪倒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认认真真的跟他讨论了起来。&1t;/p>

    心理咨询所?沈枞渊听到她这么一说,倒是认真了起来。其实从大趋势上面讲,心理学这块,最近在市场上算是比较吃香的。因为现在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所以现在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心理病。&1t;/p>

    而且随着现在的观念越来越开放,并不会有很多人把心理病这种事情藏着捏着,反而变得大大方方的将其坦露出来,去寻找心理医生寻求帮助。&1t;/p>

    要是沈安溪自己开这样的一家诊所的话,也等于自己当老板了,不用担心再受其他人的欺负,比起之前的什么男科医生和精神内科好的可不是一星半点。&1t;/p>

    这么一想,沈枞渊倒是提起了几分兴趣:“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我满支持的。”&1t;/p>

    沈安溪闻言,得意的扬了扬头,笑道:“我的想法还会差到哪里去?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打到你同意喽!”说吧,还扬了杨自己的小拳头。&1t;/p>

    沈枞渊听她怎么说,倒是并没有生气,反而含笑望着她,眼里满是温柔。&1t;/p>

    “咳咳,”沈安溪被他这么看着,忍不住咳了一声,故作镇定的说道,“好了,你今天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按照往常的时候,你现在早该去上班了。”&1t;/p>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催我离开吗?”沈枞渊听到她这话,忍不住装做委屈巴巴的样子说道。&1t;/p>

    “你!”沈安溪被他这个样子给气笑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别闹了,我今天还有事呢。”&1t;/p>

    “什么事?”沈枞渊听到她这么一说,顿时便精神了起来,眼睛贼亮地望着她,“麻烦的话,要不然我帮你解决算了?”&1t;/p>

    “什么事都靠你的话,我还干什么呀?”沈安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打算去找个合适的地方开心里咨询所。”&1t;/p>

    “你这才刚回来,这么急就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吗?”沈枞渊听到她这样一说,忍不住有些心疼的说道,“要不你在家休息两天可得了,反正我也会赚钱养你的。”&1t;/p>

    沈安溪却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些什么。&1t;/p>

    “那好吧,”见状,沈枞渊也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她,只好勉为其难的了,但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道,“你要是看中的话就找我商量商量,别自己一个人被别人给骗了。”&1t;/p>

    “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沈安溪听到他答应了,心里有几分雀跃,勇气十足的说道,“再说了,我的小叔可是沈家三少呢!谁没事敢来骗我呀?”&1t;/p>

    “遇到事情一定要跟我商量。”沈枞渊临走前还是又不放心地叮咛了一句。&1t;/p>

    “知道了,你怎么变得比老婆子还要婆婆妈妈的?”沈安溪忍不住笑着调侃他。&1t;/p>

    “你这臭丫头,还敢反过来说我了吗?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沈枞渊被她这话说的没了脾气,只好故作凶狠的说道。&1t;/p>

    “略略略!我才不信呢!”沈安溪丝毫不在意的做着鬼脸,只是看在沈枞渊的眼里并不显得丑陋,反而变得更加可爱。&1t;/p>

    看到她这个样子,沈枞渊最后还是不舍得走上前,捏了捏她的脸。&1t;/p>

    旁边的管家看到这两个人难分难舍的样子,忍不住咳嗽了声提醒道:“家主,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1t;/p>

    他就话刚一出口,就给沈枞渊冰凉的目光给洗礼了一遍,顿时吓得他不敢动弹。不过,他们直接好歹也是好几年的情谊,沈枞渊也就没有太过分,一两秒之后便收回了目光,步履沉重地近了车里坐下。&1t;/p>

    沈安溪看着沈枞渊的车慢慢的远去,微微一笑,转身回了房间。她的事情还很多的呢,要赶紧找一个适合自己开心理资讯扫的地方。&1t;/p>

    沈安溪还没来得及确定什么地方,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而下班回家的沈枞渊接受不了沈安溪竟然只顾着电脑而不去理他,于是坚持不懈的去骚扰沈安溪。&1t;/p>

    一会给她梳头,一会儿撩撩她的衣服,一会儿又忍不住去捏她的脸,一天也没有一个总裁的感觉,反而让沈安溪有了一种自己养了一只人型犬的想法。&1t;/p>

    最后,在沈枞渊坚持不懈的骚扰之下,沈安溪终于丢盔弃甲,被他抱到了床上。因为昨晚沈安溪喝醉酒的事情,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亲热。&1t;/p>

    而沈枞渊在憋了一年之后,终于忍受不了,在这一天,几乎全部爆了。&1t;/p>

    第二天,沈枞渊早早的起床,神清气爽的去公司工作。而沈安溪只觉得浑身腰酸背疼,骨头就像散了架似得,恨不得能一口咬死沈枞渊。&1t;/p>

    但是工作还要继续,按照沈安溪自己的责任心和强迫症来看,她必须只有选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地方才会善罢甘休,于是只好拖着沉重的身体坐到了电脑前。&1t;/p>

    接下来的几天里,沈安溪就过上了这种晚上没羞没躁,白天拼命找房的日子。在这期间,也跟周若曦他们几个出去聚过,为了避免像第一天刚回来时的尴尬事情,沈安溪在他们几人面前坚决誓,从此以后绝不碰酒,反倒是惹得众人哄堂大笑。&1t;/p>

    日子看起来过的也不错,但是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就连淡定如沈安溪,也忍不住有了一丝躁动。&1t;/p>

    不管她坐在电脑面前多久,也始终都没有找到一件自己想理想中的房子。以前曾看过几件几间还不错的,但又仔细一观察,不是那些地方的地势,就是屋内的格局,都有让她觉得不顺心的地方。&1t;/p>

    这样一来,沈安溪始终也没有找到自己理想中的房子。而至于沈枞渊的推荐,她也是丝毫没有考虑过。既然自己当时亲口说了要靠自己,像这种依靠沈枞渊的事情,她觉得还是尽量避免的比较。&1t;/p>

    不过虽然这么屡遭挫折,沈枞渊依旧就在旁边陪着她,在她累的时候给她的鼓励,让她觉得分外温暖,于是又鼓起了继续奋斗的精神。&1t;/p>

    只是最近这几天,又有一个熟人找上了她。当时出国的事情比较紧张,所以也没来得及跟他联系。所以沈安溪看到这个人打来电话的时候,心中倒是很开心的。&1t;/p>

    110/110877/48083517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