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小风波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话,稍微跟她透漏一些倒是可以的。侯御哲脑中一转,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温和的说道:“在我面前,就不用说谢谢了,帮你是理所应当的。”&1t;/p>

    沈安溪闻言,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说实话,侯御哲对她的好,她确实都一直都看在眼里,不过,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侯御哲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好的,她心里对他也确实有几分警惕。&1t;/p>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如此,她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接近他。这个人身上对她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诱惑,尤其是他对她的关照,像极了在她记忆深处时亲生父母关怀,所以她才一直不舍得离开他。&1t;/p>

    侯御哲看到沈安溪有些躲闪的表情,心里就知道她误会自己了,顿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说的话。无论怎么来说,他都不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但是看到沈安溪,这个疑似自己寻找了多年的妹妹的人,就算他再沉稳,还是有几分按捺不住的。&1t;/p>

    一看到她躲闪的目光,侯御哲就感到心头似乎是有火在燃烧一般,烧得他口干舌燥,几乎要将那句话脱口而出!&1t;/p>

    “你们在干什么?”&1t;/p>

    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像一盆冷水,硬生生浇灭了他的一腔热情,侯御哲不动声色的咬了咬嘴唇,还是把刚刚呼之欲出的话压了进去。&1t;/p>

    “枞渊,你怎么过来啦!”与他的低沉不同的是,沈安溪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惊喜和欢快,任何人都能听出此时她的心情因为看到眼前的人而变得雀跃起来。&1t;/p>

    侯御哲隐忍的看了他一眼,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1t;/p>

    沈安溪没有注意到侯御哲的异常,但是沈枞渊确实明明显显的看在眼里,使得他嘴角不由勾起了一丝冷笑。虽然这个侯御哲很有可能就是沈安溪哥哥,那如果不是呢?&1t;/p>

    这种事情没有做过鉴定的话,谁也无法确定。沈枞渊可不想在自己身边安这样一个不定,时,炸,弹,万一他打着这样的名义接近沈安溪的话,那他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1t;/p>

    “我这不是想来看看你嘛,”沈枞渊把刚刚的那些心思都收敛在心里,转过头满脸温柔地对她说道,“刚好我的事情忙完了,所以过来接你回去。我们走吧?”&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忘记侯御哲,有些犹豫地看了一下他,觉得这样直接把他抛下并不是很好。&1t;/p>

    沈枞渊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于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胁迫性的望着侯御哲,眼里的威胁意味格外的明显。&1t;/p>

    侯御哲感受着两个人的目光,表面上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心里却有些愤愤不平。明明沈安溪就是自己的妹妹,竟然当着他的面被一个臭男人给拐跑,而且这个臭男人竟然还敢威胁他,难道就不怕他们相认之后吗?到时候他可就是他的大舅子了!&1t;/p>

    这样想着,侯御哲破天荒的把自己的绅士风度扔到了一边,似笑非笑的望着沈枞渊,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沈先生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连我们聚一下的时间都不给留下来?”&1t;/p>

    本来他这话一说,衬托的沈枞渊似乎格外的小心眼。如果是在意面子的人的话,此时只怕是早就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了。但是沈枞渊是那样的人吗?在他的心里,沈安溪比那些所谓的面子要重要得多了!&1t;/p>

    “如果是正经朋友的话,当然可以。像你这种对我们家安溪图谋不轨的人,当然是要好好的防着了。”不过沈枞渊也没有自大,侯御哲不管怎么说,也依旧是侯氏企业的掌权人,在他们这个商业的圈子里面也是少有的少年天才。如果不小心应付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掉到他给你设计的陷阱里面。&1t;/p>

    “我想知道的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图谋不轨了?”听到他这样明目张胆的污蔑,就连平时总是装出一副好脾气的侯御哲也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又几分薄怒的说道。&1t;/p>

    “自己做的事情还怕别人看到吗?”沈枞渊依旧凉凉的说道。他本来就有几分不信侯御哲说的话,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只觉得他是有几分做贼心虚,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推测。&1t;/p>

    侯御哲几乎要被他给气笑了,明明都告诉了这家伙沈安溪有可能是自己的妹妹,他怎么就不听呢?现在甚至要反过来这样污蔑自己,就算是他不介意的话,这种话让沈安溪听到的话,她心里又是该怎么想的?&1t;/p>

    这样一想,沈枞渊的形象顿时在侯御哲的心里大打折扣。原本还觉得这家伙是个成功人士,也算是能配得上自己的妹妹。但是看到他这种变态的占有欲,侯御哲一心只觉得他就是个疯子,忍不住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到他和沈安溪的鉴定结果下来之后,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带回自己的身边。&1t;/p>

    沈安溪感受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心里开始有些想要埋怨沈枞渊了。&1t;/p>

    明明之前她来找侯御哲的时候,都已经跟他说清楚了,他也说好了不会干涉她的。但是哪有像他这样的?前头刚说完,后脚就要反悔的?&1t;/p>

    而且侯御哲也是真心想要帮她的,但是却被沈枞渊这样污蔑,就算是人家脾气再好也是忍受不了的!&1t;/p>

    这样想着的沈安溪,都是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还对侯御哲有着几分警惕,现在却是完全全忍不住站在了他的旁边。&1t;/p>

    “枞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御哲和我是朋友而已,而且他是出于好心想要帮我的,”沈安溪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就算你是我的男……小叔,你也不能这样说他吧?”&1t;/p>

    沈枞渊听到她这么说,忍不住眉头一皱,脸上顿时布满了阴雨。她怎么就这么不适好歹呢?这侯御哲没事在这里献殷勤,怎么能没有一些警惕之心呢?万一被别人骗了怎么办?&1t;/p>

    沈安溪看到这样的沈枞渊,心里开始忍不住有些后悔。她也知道沈枞渊这样子是为了她的好,可是这个样子打着为她好的名义来干涉她的生活,甚至还这样污蔑她的朋友,她就算是再心动,也是忍受不下去的。&1t;/p>

    “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污蔑侯御哲啊,”沈安溪心里想通了,语气也就软了下来,试图说服他,“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但是你不能这样不择手段,不顾我的心意,这样的话,只会让我讨厌你的。”&1t;/p>

    沈枞渊听到她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像他这个身份的人,有谁敢摆出这一副说教的样子来说他?也就只有这个他一直惯着的沈安溪,可也正因为是她,也让他无可奈何。&1t;/p>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也有不对的,按照沈枞渊一直以来的高傲,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下自己的脸面跟侯御哲道歉的,而且这件事情,在场的三人都知道。&1t;/p>

    侯御哲看着原本还满脸戾气的沈枞渊被沈安溪几句话就给说没气了,顿时心里一种也忍不住有几分惊讶,甚至有一阵自豪感油然而生。看吧,这就是自己的妹妹,就算是遇见了像沈枞渊这样难搞定的家伙,几句话就能把他给说顺毛,真是厉害!&1t;/p>

    这样想着的侯御哲,也没了之前的火气,反倒是有几分好笑的看着气焰全无的沈枞渊,就像看着一直斗败了的公鸡,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笑。&1t;/p>

    沈安溪说服了沈枞渊,这才转过来看侯御哲。一看到他依旧清雅的笑脸,心里的愧疚感顿时油然而生。明明是这样一心想帮自己的人,先是被自己怀疑,后来还遭遇到沈枞渊的污蔑,这种事情放到谁身上都不会继续好脾气的站在这里,也就只有侯御哲会这样对自己了。&1t;/p>

    “刚刚真是不好意思,我替他给你道个歉了。”沈安溪满脸愧疚的说道。虽然她能够说服沈枞渊,但是让他去跟别人道歉的这种事情。先不说沈枞渊本人愿不愿意,就连她也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生。&1t;/p>

    在她的心里,沈枞渊就应该是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像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生在他的身上。&1t;/p>

    按理来说,要是别人看到沈安溪代替沈枞渊道歉的话,说不定心里还有几分不乐意。但是侯御哲是谁?他可是一心认定了沈安溪就是自己的妹妹,既然妹妹都这样张口说话了,他就算再委屈也得给他几分面子,所以连忙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没事,没事,我也知道他是关心则乱了。”&1t;/p>

    沈枞渊看着侯御哲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但是一看到沈安溪用一双美目不满的瞪着他,心里就算再委屈,也是忍了下来,他可不想给沈安溪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1t;/p>

    110/110877/48083517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