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她的哥哥
    沈安溪看到侯御哲这样好说话,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他的印象更是好了几分。&1t;/p>

    侯御哲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美滋滋的,于是又悄悄地提出了自己之前的话题:“如果你明天没有事的话,跟我一起去看看我说的那个房产吧?”&1t;/p>

    “什么房产?”沈枞渊听到他们今天一起吃饭还不够,竟然明天还想要继续约会,于是便有些不乐意了,也不管沈安溪是不是会生气,便直接插嘴说道。&1t;/p>

    侯御哲有意想要在他面前显摆,于是微微的一笑,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沈安溪回国之后都在忙什么吗?竟然这样不关心她,还有脸说我吗?”&1t;/p>

    “我当然知道她最近在忙着找房子了,不过,这关你什么事?”沈枞渊冷哼了一下,毫无留情的直接反驳道,“我不仅知道,而且比你知道要早得多了。你一个外人,没事在这里瞎参合什么?”&1t;/p>

    “谁是外人还不一定呢!”侯御哲最见不得就是沈枞渊在他面前秀自己跟沈安溪有多么亲密。就算他很有可能是沈安溪的男朋友,那又如何?沈安溪还有可能是自己的妹妹呢!何况一个男朋友算什么,大不了把他甩了再找一个。而他这个哥哥可是天下只有这一个的!&1t;/p>

    于是就在那样的心情刺激下,本来还想要刻意隐瞒的事情,顿时忍不住就直接说了出来。&1t;/p>

    三人闻言,一下子都愣在了那里。&1t;/p>

    侯御哲话刚说出口,心里就有几分后悔,明明是打算当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再说的,可是现在还是忍不住一时嘴快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沈安溪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怎么想。&1t;/p>

    沈安溪不是傻子,她本来就对侯御哲这样全心全意的帮自己有几分疑惑,但是听到他这么说,心里顿时就有几分了然。这个侯御哲……说他不是外人?难道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很亲密的关系吗?&1t;/p>

    其实这样一猜想的话,侯御哲费尽心思想要隐瞒的真相也不难猜出来。沈安溪本身就是一个孤儿,而侯御哲以前也跟他说过自己丢失过一个妹妹,他的意思的话,难道是指……自己就是他那个丢失已久的妹妹吗?&1t;/p>

    沈安溪心里猜到了情况,但是却没有敢说出来。不是她不想要跟侯御哲相认,其实这样的事情的话,如果是他弄错了,说不定到头来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只会让他们空欢喜一场。与其落到那样的结果的话,还不如就这样先装傻着,等到他们真的能确定的时候,再来相认吧!&1t;/p>

    短短一会的功夫,沈安溪心里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有了这样的计划,她对着侯御哲也没有了之前的警惕,反而是越看越欢喜,如果他真的是自己哥哥的话,那就真的太好了!不过如果他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如果查出来了他们又不是这样的关系,又该怎么办?&1t;/p>

    侯御哲感受到沈安溪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心里还有几分紧张。因为他并不知道沈安溪对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她还以为自己是骗她的怎么办?如果她不喜欢自己,不想要他这个哥哥怎么办?如果她……&1t;/p>

    就这么一会儿,侯御哲也因为紧张胡思乱想了半天。最后只是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望向了沈安溪。&1t;/p>

    他哪里想得到,沈安溪这个时候也是心里有几分欢喜地望着他,于是两个人便直接对视一眼。两人都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得出来彼此眼底隐忍的欢喜,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也都默契的没有把那句话给说出来。&1t;/p>

    如果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那气势只怕是要好到不行,但这也是如果,因为旁边还有一个没有眼色的黑脸怪站在这里。&1t;/p>

    沈枞渊先是听到侯御哲突然说到那句话,心里也是有几分惊讶,不过他想的并没有这两个尚未相见的兄妹多,所以很快就从那种状态中恢复了过来。&1t;/p>

    但是虽然他恢复了,那两个人还都是一副怔怔的样子。沈枞渊看的没有办法,正好等着他们两个人回过神来  &1t;/p>

    可让他生气的是,这两人回过神,什么话都没有说,反而是彼此都眉来眼去起来,让他看的心里一阵烦躁。&1t;/p>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就算找到了自己的哥哥或者妹妹又怎样?他自己这个男朋友还在旁边站着呢,怎么就能这样当着他的面跟一个男人眉来眼去的?就算这个男是沈安溪哥哥也不行!&1t;/p>

    于是情急之下,沈枞渊也失去了平时冷静的样子,忍不住将两个人都刻意回避的话题喊了出来:“如果到时候鉴定出来结果不是呢?”&1t;/p>

    他这样一说,顿时让气氛变得更加古怪起来。&1t;/p>

    “就算不是的话,我难道还不能认她当我的干妹妹吗?”侯御哲看到这家伙没眼色的将他们两人都刻意回避的事情给喊了出来,忍不住气的有些抖,于是也跟着大声的喊。&1t;/p>

    沈安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那会儿冷落了沈枞渊,心里本来还对他有几分愧疚。但是现在听他这么说,之前的愧疚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忍不住站在侯御哲的立场上说道:“你就这么不希望我找到自己的亲人吗?”&1t;/p>

    侯御哲说了什么,沈枞渊并不介意的,但是他这一招并不适用于沈安溪。因此,沈枞渊一看到沈安溪这样皱着眉头,满脸不悦的对着自己说话,心里顿时就凉了下来,连忙讨好的说道:“当然不是这样的,我比谁都希望你能够过的更好!”&1t;/p>

    “你明明是来这里添堵的。”侯御哲看到沈安溪将这个移动的醋瓶子收拾的这样服服贴贴的,心里忍不住对她更加敬佩,但这并不妨碍他落井下石的说几句。&1t;/p>

    沈枞渊现在只顾着一心讨好自己的媳妇,根本就没有关心侯御哲说了什么,所以只是冲着沈安溪讨好的笑着道:“安溪安溪,你要相信我,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肯定知道我的为人,我才不是那种人呢!”&1t;/p>

    沈安溪看着满脸迫不及待的沈枞渊,丝毫没有了平时冷酷淡漠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要扶额。如果现在沈枞渊有一条尾巴的话,肯定摇的非常起劲,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1t;/p>

    看到这个样子的沈枞渊,沈安溪心里就算再不满,也忍不住消了气,只好无奈的给沈枞渊犬顺着毛,安慰的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了,可是你也不要乱说话,这样子真的会让我不高兴的。”&1t;/p>

    沈安溪都已经这么说了,沈枞渊自然也不会再说些什么,于是迫不及待的点点头,反正只要沈安溪能够原谅他,其他的事情都好办。&1t;/p>

    现在气氛又缓和了下来,侯御哲借机又把话题带到了之前的那个,温和的对沈安溪问道:“安溪明天有空吗?”&1t;/p>

    “没……”沈枞渊立马张口想要说话,但是临时全被沈安溪瞪了一眼,只好没了声音。&1t;/p>

    沈安溪看到满脸委屈的沈枞渊,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和沈枞渊在一起都多长时间了,当然知道这个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她表面上是对沈枞渊很凶,但实际上她有多爱他,只怕连她自己都想不到。沈枞渊这么明显的不想让她跟侯御哲一起,她就算再想跟很有可能是自己哥哥的侯御哲相处,也要顾忌到他的情绪。&1t;/p>

    脑中转过了这些思绪之后,沈安溪下定了决心,摆出一副歉意的表情,不好意思的说道:“明天我还真的是有事情,那件房产我就不去看了,无论如何,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1t;/p>

    沈安溪的心思沈枞渊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一看到她为了自己拒绝了侯御哲的邀请,他顿时就忍不住得瑟了起来,充满挑衅的望着侯御哲。&1t;/p>

    侯御哲看到满脸歉意地沈安溪,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怪她,于是连忙理解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你有自己的安排,我就不去打扰了。”对于自己的妹妹,他还是很能理解的,不过现在麻烦的是,他需要拼命全力去无视沈枞渊挑衅的目光,要不然的话,他只怕自己会跑上去打他一顿。&1t;/p>

    他真的是没有想到沈安溪竟然会这样喜欢沈枞渊。不过仔细一想的话,沈枞渊这个人也是不错的,至少他能为了沈安溪放弃自己的脸面,反正这样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侯御哲是完全不会担心沈枞渊有可能要欺负沈安溪的。&1t;/p>

    再说了,这个家伙也是沈家的人,就算他再不成器,身份也总算配的上沈安溪了,这样一想的话,他也算是能勉强接受沈枞渊了。&1t;/p>

    “那既然你们都说完了,安溪我们赶紧回去吧?”沈枞渊一看到两人之间不说话了,于是连忙的插嘴道,生怕自己的存在,被他们给忽视了,“上了半天的班,我都饿了,我们回去吃饭吧。”&1t;/p>

    110/110877/48083518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