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作死下场
    之后的几天里,沈枞渊效率很高的,找来了律师,很快完成了四合院的过户,而老夫妻也在过户的当天乘坐飞机到了国外。&1t;/p>

    接下来的时间里,沈枞渊果然没有食言,将装修的事情全权交给了沈安溪,让她不由得高兴了好几天。但是装修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沈安溪为了这件事情忙活了许久,又回到了天天在网上查资料的日子。&1t;/p>

    这一天,沈枞渊回到家里,却并没有现有人在门口等着他。他无奈地换好了鞋子,直接跑到卧室里面去找沈安溪。果不其然,这个时候沈安溪正在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上,目光紧紧的盯着它,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沈枞渊的出现。&1t;/p>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沈枞渊不由得有些生气和委屈。沈安溪这几天为了忙着装修的事情,已经把他忽视了好久了。不要说回家的时候做好饭菜了,他回家的时候沈安溪能不能给他个眼神还是未知数呢!&1t;/p>

    满心委屈的沈枞渊一心想要在沈安溪重新找回自己的存在,于是直接来到她的身后,刚用手捂住她的眼,还没来得及说话。&1t;/p>

    但是沈安溪却像是早就察觉到了似的,语气忍不住有些着急的说道:“别闹,别闹,我现在正在看院子里面该怎么种植植物呢!你饿了的话就先去叫外卖,别在这里打扰我啊!”&1t;/p>

    “……”沈枞渊这下总算了解到了自己之前因为工作的忙碌而拒绝沈安溪时,她心里的滋味了。要是放在别人身上的话,谁会敢这样拒绝他?但是偏偏就是对于沈安溪,让他束手无策,只能无奈地从她身后离开。&1t;/p>

    但是就让他这样走的话,他也不甘心,于是干脆坐在沈安溪旁边,跟她一起看着浏览的东西。&1t;/p>

    沈安溪被旁边呼出的气息喷到了,这才现沈枞渊并没有离开,不过她也没有介意,因为她正好遇到了需要一个跟他一起商量的问题。&1t;/p>

    “枞渊,你看这个,你说我们以后要在院子里面种什么树比较好呀?”沈安溪指着屏幕上的几种树种,扳着手指,细细致致的说道,“椿树是长寿之兆,后世又以之代指着父亲的称呼,所以如果种椿树的话,在风水上有护宅及祈寿功用呢!但是桃树也不错,桃树为五行的精华,每逢过年以桃符悬于门上能制百鬼呢。”&1t;/p>

    “我觉得这个不错,”沈枞渊听着她仿佛如数家珍的说的,于是故意指了指屏幕上的枣树,眼里闪过一丝促狭,坏笑的说道,“在庭院中植枣树,喻早得贵子,凡事快人一步。”&1t;/p>

    沈安溪还在看他指的枣树,但是随后沈枞渊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尤其那一句“早生贵子”,听的她更是忍不住红了半边的脸。&1t;/p>

    可偏偏这个恶劣的家伙还不愿意放开她,故意继续咬着她的耳朵说:“我觉得枣树还有跟多子多福的石榴都很不错呢,你觉得呢?”&1t;/p>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沈安溪愤愤的想着,耳朵变得通红,连忙把他推开,气鼓鼓的说道:“我们可是要把它买来当心理诊所的,你这一番构想完全就是把它当成了自家院子里面,怎么可以这样呢!”&1t;/p>

    “之前是谁说的?想要在那里养老的呀?”沈枞渊就着被她推开的姿势懒洋洋的躺到床上,故意挑眉坏笑着说道,“我不也是为了满足某人的愿望罢了,你怎么能说不是自家的院子呢?”&1t;/p>

    “我……”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却又一时说不出来,只好气鼓鼓的瞪着眼睛望着他。&1t;/p>

    “……你就不能别闹了吗?我可是很认真的!”过了半天,沈安溪才缓过了气来,忍不住无奈地对他说道。&1t;/p>

    “可我也是很认真的呀!”但是沈枞渊却是回了她一个无辜的表情,还微笑着说道,“在院子里面住种枣树和石榴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明明是某人自己想要想歪的,怎么能反过来说我呢?”&1t;/p>

    “……”听到他这样说歪理,沈安溪终于放弃了跟他斗嘴的想法,只好认命地收起了电脑,正准备下床去厨房做饭。&1t;/p>

    沈枞渊看到她一言不的样子,心里本来是有些得意。但是又看到她直接走了出去,却忍不住开始慌了起来,连忙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害怕她被自己气着了要离家出走。&1t;/p>

    “枞渊?你拉着我的手腕干什么?”沈安溪刚刚走下床,就现自己的手腕被人拉着让她自己无法离开,只好忍不住无奈的问道,“快放开我,还要去做饭呢。”&1t;/p>

    沈枞渊一听她这样说,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过紧张了。于是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讪讪的笑了笑,但是看到沈安溪正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又忍不住连忙叫住她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做饭吧?”&1t;/p>

    沈安溪听到他这么说,转过身来,上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沈枞渊被她的眼神看的心中怵,只好讪讪的笑了笑,连忙表白着自己的忠心:“你放心,我是绝对会做饭的!”&1t;/p>

    “我记得,你以前是不是说过要给我做饭的呀?”沈安溪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陷入了深思,带着疑惑问道。&1t;/p>

    “原来你还记得呀,”沈枞渊轻松的笑了起来,“那是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吃的饭还是这里的厨师做的呢。”&1t;/p>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一想起他说的事情,沈安溪的神色中不由得带了几分怀念。&1t;/p>

    “是的,我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沈枞渊笑着说道。&1t;/p>

    “那你还没有信守你的承诺,给我做饭呢!”沈安溪紧接着话锋一转,用指责的语气,瞪着眼睛控诉的望着他。&1t;/p>

    “……”沈枞渊没有想到,画风会转变的这样快,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只好认命地说道,“好好好,择日不如撞日,我就今天给你做饭吧。”&1t;/p>

    “嘿嘿,辛苦啦!”沈安溪听他这样一说,脸上瞬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调皮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满脸期待的说道,“看你说的那么自信满满,你做饭一定会很好吃的吧!”&1t;/p>

    “这是当然的了!”沈枞渊被她这个样子看得心都化了,只剩下了满满的宠溺感,一直等到来到厨房的时候,他才猛的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就这样被这个家伙给骗来干活了,顿时只剩下哭笑不得。&1t;/p>

    沈安溪悠哉悠哉的趴在床上看着电视剧,一想到刚刚被她骗去做饭的沈枞渊,嘴角就止不住的上扬。&1t;/p>

    沈枞渊做饭的度还是很快的,大概过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看上的香味就已经从楼下飘了上来。沈安溪在电脑面前坐了一上午,消耗的并不多,本来也不是很饿的,但是一闻到这食物的香味,却猛的现自己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来,顿时忍不住脸红起来。幸好这个时候沈枞渊没有在她的旁边,要是他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肯定会嘲笑她的!&1t;/p>

    循着香味来到了楼下,沈安溪满心期待的看着桌子上简简单单的菜式,然后小跑着来到了厨房去找沈枞渊。&1t;/p>

    果然不出她所料的是,沈枞渊站在厨房里面穿着她的那件粉色的围裙!沈安溪拼命忍着想笑的冲动,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手机,偷偷的把眼前的这一幕给拍了下来。&1t;/p>

    只不过一时疏忽,她竟然忘记了把相机的声音给关掉。于是,只听到“咔嚓”一声,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厨房里面响起,沈枞渊立马转过来身,在沈安溪还来不及逃的时候,直接给她抓了个现行。&1t;/p>

    沈安溪看着脸色有些黑的沈枞渊,竟然不知道,甚至还傻傻的伸出手了挥了挥,嘴里还有脸说道:“嗨~”&1t;/p>

    结果看到她有闹得这么一场,沈枞渊的脸色更加的黑了。他迈开长腿,大步走到了想要溜走的沈安溪面前,毫不留情的一手直接抓着她的领子,把人给拽了回来。&1t;/p>

    沈安溪心里更是欲哭无泪,平时她只顾着赞叹沈枞渊的大长腿,没想到等到打架的时候,她竟然连跑都跑不了,直接被人当成小鸡仔似的提溜回来了。&1t;/p>

    这场作死最终以沈安溪的手机被没收为结果,在沈枞渊的黑脸之下,沈安溪之前曾用过的所有撒娇耍赖的手段全部都不管用,最后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餐桌上吃着饭,就算是这样,沈安溪还是固执的摆出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的样子。&1t;/p>

    沈枞渊一拿到他的手机之后,看到照片上穿着粉红色围裙的自己,立马就把她的那张照片给删除了。随后,一脸沉郁的盯着沈安溪,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么蠢的套路给算计进去。&1t;/p>

    “枞渊……”沈安溪只感到饭桌上的气息沉寂的可怕,于是故意撒娇的说道,“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就是一时好奇而已啦,你这个样子好吓人的,我都被你吓到了呢!”&1t;/p>

    就她这么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像是被吓到了吗?沈枞渊虽然一句话都没有,但是心中却忍不住疯狂的吐着槽,继续摆着一张黑脸来吓人。&1t;/p>

    110/110877/48083518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