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闹事之人
    “你这是什么狗屁顾客?”他这么闹的,就连旁边的张静瑶也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跟他对骂道,“我们这里的客人都是要经过预约的,像你这种没有预约就直接闯进来的人,根本就不能算是顾客。更不要提你还在这里不停的骂人,没有直接把你轰出去算好的了。”&1t;/p>

    “那我现在要出去,你说你们怎么不让了!”男子抓住她话里的漏洞,连忙反驳道。&1t;/p>

    “谁说不要你出去了?像你这种人,我们还巴不得把你给赶走呢!”张静瑶不服气的说道,反正这里还有两个保镖在,就算真打起来了,她也不用怕这个男人,更何况还能再沈安溪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就算她不喜欢她,好歹她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讨好一次也不算不了什么。&1t;/p>

    “保镖大哥,你们赶紧放这个人走吧,留这种人在这里简直就是污染空气!”张静瑶骂的太过得意忘形,忍不住在那里指手画脚的说道。&1t;/p>

    但是,两个保镖听到她说的话,连眼皮都没有抬,依旧冷漠着,一言不。他们可是沈枞渊派来保护沈安溪的安全的,其他的人,一概不在他们的关心范围之内。&1t;/p>

    但是这样一来,就显得张静瑶有几分尴尬,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红晕。那个男人借机在旁边嘲笑道:“你老板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就你一个小助理还在这里乱吆喝,如果我是你老板的话,早晚有一天要把你给开除了。”&1t;/p>

    张静瑶听到他说的话,心里一惊,忍不住看了看安静的坐在一边的沈安溪,见她脸上没有丝毫反应,心里不仅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提心吊胆起来。&1t;/p>

    她确实知道找工作的不容易,跟她一起毕业的同学们,有人都过了好几年,还找不到工作。但是她刚刚毕业没有多久,就被自己的什么一个远方表姐周若曦给推荐了过来,这才在这里当上了助理。&1t;/p>

    心理学在国内,毕竟还没有普及开来,所以她的这个专业,导致她的工作更加难找。能遇到沈安溪这样说的情况,也说明她的运气确实不错,就算她现在不满意眼前这个老板沈安溪。但是不得不说,她要是被辞退的话,很难再找到条件这么好的工作,于是,心里便不由得带了几分忐忑。&1t;/p>

    不过张静瑶在这边是怎么想的,沈安溪倒是没有把他刚刚的话给听进去,关注点还在那个男人说的身上,她默默的回想了一下他刚刚说过的话。&1t;/p>

    “把他给扔出去。”沈安溪冷清的声音响起,两个保镖丝毫没有犹豫,其中的一个人,一手拽着他的后领就把他给领了起来。&1t;/p>

    “哎,你们要干什么?”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现自己的双脚离地,但是忍不住惊恐的喊道,“你信不信老子去法庭告你们,你们这算是故意伤害罪的我跟你们说!哎,给我轻点!嘶——大哥,轻点儿好不好……”&1t;/p>

    随着男人的声音渐渐的远去,正屋里面也恢复了宁静,张静瑶忍不住满脸激动的说道:“老板你好帅啊!像这样的人直接把他扔出去,简直是太帅了!”&1t;/p>

    沈安溪见状,微微的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说刚刚的事情,反而是拿出了一根签名笔,在一张单子上面写着什么东西。&1t;/p>

    她这个行为都是惹得两人有几份好奇,不过其他两个人的身份并不怎么方便去问,所以之后忍住心中的好奇心,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关心。&1t;/p>

    “好了,”大概五分钟之后,沈安溪将笔放到了一边,轻松的说道,“静瑶,这张药单就交给你了,麻烦你等会儿带这一位谢先生去拿药,随后记得来我这里付款。”&1t;/p>

    “哦哦,”听到她这么说,张静瑶心里有几分失落,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完美的笑容,对谢锋宇礼貌的说道,“谢先生,请你跟着我来。”&1t;/p>

    两人就这样来到了药房,一路无言。&1t;/p>

    张静瑶倒是有心想要跟这位一看就是因为成功人士的谢先生搭上关系,但是这个人却明显没有理她,就连她做的一些暗示性的小动作,也完全视若无睹,这顿时让张静瑶没了兴致。&1t;/p>

    等到这两个人离开之后,保镖就回到了沈安溪这边。沈安溪朝着他们微微一笑,十分礼貌的道了个谢。&1t;/p>

    “今天真是谢谢两位了,”沈安溪温和的说道,“要不然的话,面对这种无赖,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1t;/p>

    保护沈安溪可是沈枞渊给他们派的任务,两个保镖自然不敢托大,于是连忙恭敬的说道:“您真是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1t;/p>

    “就算是这样,还是很麻烦你们跑一趟。”沈安溪还是笑着说道,让这两个保镖对她顿时忍不住心生好感。&1t;/p>

    沈安溪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那个男人又过来了,依旧是在她看病的时候闯过来,破口大骂。&1t;/p>

    这一次的病人可不像上次的谢锋宇那么好说话了,一听到男人说的话,顿时连看着沈安溪的目光都变了样子,等到沈安溪打电话,要保镖过来的。男人见势不妙,趁机溜走了。但是这件事情过后,病人说什么也不留在这里了。&1t;/p>

    之后的几天里,这个男人几乎天天跑过来捣乱,但是一听到沈安溪打电话叫保镖,顿时就又飞快的遛走了。&1t;/p>

    如此反复,闹得沈安溪真是连头都大了,严重影响这几天的业绩,甚至连客人也被吓跑了好几个。&1t;/p>

    沈安溪为此烦躁不安,当然,她的异常也引起了沈枞渊的关注。&1t;/p>

    又一天晚上,沈安溪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叹着气,沈枞渊刚从浴室走出来,腰上随随便便的裹着一条浴巾,露出完美的六块腹肌和人鱼线,正准备去诱惑沈安溪。但是刚刚走到她的身后,就听到了她无奈的叹息,顿时就忍不住问道。&1t;/p>

    “安溪,你这是怎么啦?”沈安溪被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扭过身去,只见沈枞渊正一脸关切的望着她,脸上都是担心的神色。&1t;/p>

    沈安溪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不知怎的一酸,差点哭了出来,但是又拼命的忍着,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拼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欢快的语气说道:“我没事呀!怎么啦?”&1t;/p>

    这几天她也看得出来沈枞渊的工作似乎也忙了起来,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想去耽搁他的时间,所以刻意隐藏起来了自己的想法,对他不由得撒了谎。&1t;/p>

    沈枞渊看到她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只觉得心里一阵心疼,忍不住伸手去摸上她的头,沈安溪顺势靠在了他的怀里,两个人坐在床上相互依偎着。&1t;/p>

    他自然看的出来她是在困扰着什么事,只不过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告诉自己罢了。没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有几分,不公平。他们之间都已经这么亲近了,她为什么还要瞒着自己?&1t;/p>

    不过经过了上次的吵架事件之后,沈枞渊也终于算是学聪明了许多,一遇到这种事情不再只顾着吵架,脑中里面拼命的想着为她找原因。&1t;/p>

    他的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实在是苦于没有经验。现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也没有想出来。最后无奈之下,终于打算放弃了。&1t;/p>

    这个时候,在他旁边的沈安溪早就已经沉睡了。沈枞渊看到她在睡梦中依旧颦着的眉,忍不住心疼的想要伸手帮她抚平。但是就是这样小小的动作,也惹得她一阵不舒服,难受的哼咛了出来。沈枞渊连忙更加放缓自己手里的动作,生怕惊醒了怀中的人。&1t;/p>

    第二天,沈安溪醒来的时候,她的旁边早就没有了人。望着空荡荡的床上,她的心中无法抑制的升起了一阵失望之色,翻了个身,接着在床上躺着,好像这样就能在沈枞渊的气息中多停留一阵子。&1t;/p>

    这一天,沈安溪并没有直接去思渊心理咨询所,反而是给张静瑶打了个电话,通知她今天给她放假一天,随后自己去了另外一个地方。&1t;/p>

    沈安溪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她今天的这个决定,让沈枞渊找到了机会,将他的两个保镖叫到了办公室里面询问情况。从而因此得知了她之前一直想要瞒着他的事情。&1t;/p>

    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保镖并不敢直接的把男人的原话说给沈枞渊听,但是最后还是在沈枞渊的威逼利诱之下,磕磕绊绊的说了出来。&1t;/p>

    经过两个保镖说的时候,他们已经尽量把男人所用到的词给优化了一下,但是尽管是这样,沈枞渊听完了他们说的之后,依旧暴躁的想要杀人。&1t;/p>

    最后思索了半天,沈枞渊本能的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那个男人,看起来虽然可憎,但是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家伙放在心上。真正能让他关心的是,那些真正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还藏在背后。&1t;/p>

    110/110877/48083520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