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意外之人
    “好的,谢谢张伯了,”侯御哲熟练的道了个谢,回头看到沈安溪的时候,贴心的给她解释道,“我已经提前给爷爷通知过你要来的消息,所以他老人家现在应该是在很兴奋的等着你过去呢!”&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心里有几分紧张。但是侯御哲并没有耽搁时间,带着两人直接走了进去。&1t;/p>

    虽然同样都是别墅,但是跟沈安溪和沈枞渊他们所住的地方比起来,这里简直豪华的不像话!好歹他们的别墅里面多少少还透着几分生活的气息,但是在这里,却像是一个冰冷华丽的坟墓。&1t;/p>

    一个身影正坐在沙上,还没有等他们走过去,那个人便突然弹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1t;/p>

    但是方一打照面的时候,沈安溪和欧阳晗皆是忍不住一愣,不可置信的望着对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1t;/p>

    “哈哈哈,”这个时候,还是欧阳晗的笑声打破了宁静,“我就说我对你这个小女孩看着怎么看怎么眼熟,原来你还真的就是我那个丢失已久的孙女!老天可真是开眼啦!”&1t;/p>

    “是啊,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沈安溪也是忍不住的说道。这样一来总算是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她第一眼看到欧阳晗的时候,心里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去亲近他。&1t;/p>

    “这是……怎么回事儿?”侯御哲看见两个人对视一笑,忍不住有几分疑惑的问道,“爷爷,安溪,你们之前见过面吗?”&1t;/p>

    “何止见过面呢?我们可还是一起吃过饭呢!你说是吧?我的小孙女!”欧阳晗开心的说道,满脸慈爱的望着旁边的沈安溪。&1t;/p>

    “是啊,”沈安溪见状,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1t;/p>

    “你们这可是把我给弄晕了,”侯御哲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你们要是早认识的话,可不还是没有认出来对方吗?所以要论起找到妹妹的功劳,那可是我最大!”&1t;/p>

    “是,你开心就好!”欧阳晗看着自己一向最喜欢的孙子,借用了一句在网上看到的话,笑着说道。&1t;/p>

    但是随后侯御哲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住了,而沈安溪确实忍不住偷偷的笑着,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沈枞渊嘴角也勾了起来。&1t;/p>

    “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察觉到异样的欧阳晗看着这三人各异的神色,忍不住疑惑的问道。&1t;/p>

    “爷爷,”侯御哲好不容易调整脸上的表情,无奈的说道,“以后您这句话可别乱说了,有些人听了,可是会不乐意的。”&1t;/p>

    欧阳晗一听到他这样说,顿时便明白了,看起来只怕是这句话的意思跟他理解的有些不一样,无奈的笑骂道:“你们这些小年轻,成天就喜欢说这些反语,我都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了,哪里还能跟的上你们的脑回路啊!”&1t;/p>

    “不不不,爷爷,你可是最时髦的。”听到欧阳晗这么说,侯御哲便连忙说道,他的这个爷爷呀,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夸他年轻,有时真的有人敢顺着他的话说了,那人只怕是该死无葬身之地了。&1t;/p>

    沈枞渊见状,偷偷的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面记了一笔。&1t;/p>

    “就你会说话,”欧阳晗被他说的,心情大悦,于是转过了身,朝着他们挥了挥手道,“你们别在这里瞎站着,前面不就是沙嘛,赶紧坐下吧。对了,安溪要坐在我的旁边!”&1t;/p>

    三人闻言连忙跟上他的脚步,直到四个人在沙上坐定之后,继续又闲聊了起来。&1t;/p>

    “对了,爷爷,你跟安溪之前是怎么认识的呀?我怎么不知道呢?”过了一会儿,侯御哲还是压不住心中的疑惑,忍不住问道。&1t;/p>

    “这个呀,其实也没什么的。”欧阳晗听到他这么说,眯了眯眼睛,觉得这件事情要是说下去的话,自己只怕是就在三位小辈面前形象就没了,有心想要拖着不回答。&1t;/p>

    侯御哲一听到他这么说,便知道他不想告诉自己,于是识趣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1t;/p>

    “对了,安溪,你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是谁的?”欧阳晗此时却突然对着沈安溪问道,“未婚先孕的话,如果父亲不负责任,那我还是建议你把这个孩子给打掉吧!”&1t;/p>

    沈安溪一听到他这样说,心里着急,但是还没有等到她来得及回答,就突然听见了沈枞渊的声音。&1t;/p>

    “是我的。”&1t;/p>

    他的声音有几分的低沉,在已经安静下来的房间里面显得格外的显眼。&1t;/p>

    欧阳晗眯了眯眼睛,看着这个自从来到别墅里面便一言不的沈枞渊,疑惑的问道:“沈枞渊?”&1t;/p>

    “是的,”沈枞渊早就从沙上站了起来,站的笔直。听到他的声音,不动声色的抖了一下,严肃的说道:“我会对安溪负责的!”&1t;/p>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之前的身份,似乎是安溪的小叔?”欧阳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清,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是这样吗?”&1t;/p>

    沈枞渊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但是很快便恢复了原样,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是!”&1t;/p>

    “那……”欧阳晗看着站的笔直的沈枞渊,心里有几分好笑,他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他,这小子竟然会这么紧张,难道是他板着一张脸太吓人了吗?&1t;/p>

    事实上,确实就是这样。欧阳晗年轻的时候五官端正,十分的有威严,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肌肉逐渐变得松弛,欧阳晗脸上的表情也就从威严变成了嘴角向下,一副阴郁的样子。&1t;/p>

    任谁看到他的这副样,都会觉得他对面前的事情十分不满意。&1t;/p>

    但是很明显的,沈枞渊想的太多了。欧阳晗从去思渊找沈安溪看病之前,就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他们的关系了。自然也知道沈安溪就是个孤儿,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想到她和自己的关系。反而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沈枞渊杰出的工作能力和领导才能,所以他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1t;/p>

    而现在既然知道了沈安溪就是自己丢失多年的孙女之后,一想到这么优秀的人以后将是自己的孙女婿,欧阳晗老爷子心里也是很开心的!&1t;/p>

    不过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珍惜,欧阳晗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要是太早松口的话,就会让沈枞渊误以为沈安溪对他很重要,离不开他。那么在以后的家庭生活中,沈安溪只怕是一直要处于弱势的位置了。&1t;/p>

    所以他最后决定还是让沈枞渊多吃一些苦头,要不然的话,他才没那么容易把自己才刚认亲没多久的孙女给他。&1t;/p>

    “……到时候再说吧,”欧阳晗拿定了主意之后,连带着对沈枞渊的态度直接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一开始的热情变成了现在的不冷不淡。&1t;/p>

    他的这个样子让沈安溪和沈枞渊心里忍不住一惊,两人都对自己的未来有了几分担忧。如果是欧阳晗阻拦在其中不让他们在一起的话,那他们就算使出再大的本事,也绝对压不过这位商界大鳄的&1t;/p>

    但是,就连被沈枞渊坑的心理十分不愉快的侯御哲,一听到自己的爷爷这么一说,心里确实是忍不住有些同情沈枞渊了。&1t;/p>

    其实这个家伙除了喜欢跟自己斗嘴的毛病之外,人还算是不错,家世好,长相也好,对沈安溪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好,简直让他挑不出来一个毛病。&1t;/p>

    十分客观的说,其实有这样的一个人来当男朋友的话,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很适合沈安溪的人。现在一看到欧阳晗老爷子对沈枞渊有心想要拆散他,侯御哲便有几分看不下去。&1t;/p>

    不过这个话题,他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了。于是,只好连忙转换了话题,对欧阳晗说道:“爷爷,你看妹妹第一次过来,你难道都不给她准备午饭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在这里说话!”&1t;/p>

    欧阳晗比起在座的三个人,那可是比他们活的时间多的多的人精了。一听到侯御哲这么一说,便知道他们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他也懒得去纠正,于是便顺着侯御哲的话题说道。&1t;/p>

    “你小子把我当成什么了,难道我连这件事情都能给忘记吗?饭菜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一声令下呢!”欧阳晗笑呵呵的说道。&1t;/p>

    沈安溪从刚刚紧张的情绪中恢复,看到他们两人这一幕谈笑风生的样子,眼里不由得想过了一丝羡慕。&1t;/p>

    其实,就算是她知道自己是欧阳家的女儿之后,她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也许是因为沈家带给她的阴影太大了,所以她对这种大家族并不怎么心怀好感。&1t;/p>

    相反,唯一值得让她羡慕的就是那份她从小就得不到的亲情了。现在一看到欧阳晗和侯御哲之间这么亲密,倒是让沈安溪忍不住萌生了羡慕之情。&1t;/p>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这样跟欧阳晗在一起,感受着亲情所带给她的开心和愉悦。&1t;/p>

    110/110877/48083521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