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求婚
    夏日的清晨,有带着丝丝热气的风拂到人脸上。沈安溪跟着沈枞渊的舞步,腾挪转移间,能看到头顶的蓝天。&1t;/p>

    四周很安静,响起的狐步舞曲和着偶尔的几声虫鸣,让人心旷神怡。&1t;/p>

    跳完一曲狐步舞,屋门口紧闭的两扇大门徐徐开启。&1t;/p>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进到屋里。&1t;/p>

    大厅的摆设很优雅简洁大气,四面墙壁上有唯美的浮雕。&1t;/p>

    沈枞渊说:“我们从旁边的直升梯上楼顶吧。”&1t;/p>

    两人坐了直升梯上到楼顶。&1t;/p>

    楼顶空间很大,也别具匠心的种了些花花草草,还有长椅大桌和秋千。是个开多人派对的好场所。&1t;/p>

    最令沈安溪疑惑的是,楼顶地面中间是一块大圆形的玻璃,不知作何用途。&1t;/p>

    “安溪你不会恐高吧?”&1t;/p>

    “不会啊,怎么了。”&1t;/p>

    沈枞渊拉了沈安溪的手往前走:“跟我来。这个空中舞台是我设计的。”&1t;/p>

    她跟着沈枞渊站到了那块圆形玻璃上。&1t;/p>

    只见沈枞渊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微型遥控器,按了下按钮,脚下的圆形玻璃就开始缓缓往上升。&1t;/p>

    一直升到半空才停下。&1t;/p>

    沈枞渊让沈安溪站到圆形玻璃靠近圆心那里,又按了下遥控器,厚厚的一块圆形玻璃开始逐渐变大变薄。&1t;/p>

    大概是为了节省空间和方便调节大小,才有这样的设计吧。&1t;/p>

    圆形玻璃的周围有柔和的鹅黄色灯光亮起。&1t;/p>

    “我们先跳一华尔兹吧。”沈枞渊说。&1t;/p>

    优雅的舞曲响起,在晨光中弥漫开来。环顾四周,好像自己悬浮在半空翩翩起舞一样。&1t;/p>

    因为舞台在半空中,大片城市景色尽收眼底。晨风送来花草的清香,让人忘却一切烦恼。&1t;/p>

    一曲终了。&1t;/p>

    沈安溪伏在沈枞渊肩上,轻轻喘气。她吐气如兰,气息拂到沈枞渊脸上,让他觉得有些微的痒。他揽住沈安溪的细腰,轻轻开口道:“安溪,我想过了。你是我想要携手一辈子的人。”说着,他自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光芒璀璨的钻石戒指:“嫁给我吧。”&1t;/p>

    沈安溪贴着沈枞渊的胸膛,听着他稳定有力的心跳,怔忪了片刻,才开口道:“你是认真的?”&1t;/p>

    “我当然是认真的。”说着,沈枞渊握住沈安溪的柔夷,将钻石戒指套到她的食指上。&1t;/p>

    沈安溪十指纤纤,柔嫩白皙,戴着钻石戒指的手显得格外好看。&1t;/p>

    沈枞渊握住她戴着钻石戒指的手欣赏了一阵,听到沈安溪在他耳边说道:“给我点时间考虑好么?”&1t;/p>

    “好。但不要考虑太久了,我想娶你的心可是尤为迫切。”沈枞渊握住沈安溪戴着钻石戒指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1t;/p>

    之后,两人又在别墅中亲自动手做饭,吃完饭后便到山上游玩。&1t;/p>

    两人玩得极是尽兴,一直玩到夜幕降临,沈枞渊才将沈安溪送回住所。&1t;/p>

    沈安溪回到住处,便去了洗浴。&1t;/p>

    刚从沐浴间出来,便又接到沈枞渊的电话:“安溪,等会留心听城市广播。”&1t;/p>

    沈安溪满心疑惑,刚放下手机,便听到城市的广播声传来:“沈枞渊先生希望能与沈安溪小姐共度一生白到老,沈安溪小姐,你能接受他的求婚吗?”&1t;/p>

    循环的广播声音不断地在城市四周回荡,随即,沈安溪又看到城市最高的那栋建筑上,出现了一行用鹅黄光斑组成的字——&1t;/p>

    沈枞渊先生爱沈安溪小姐,一生一世矢志不渝&1t;/p>

    沈安溪看着那些字,只是呆呆地站立在落地玻璃窗前。内心是欣喜的。甜蜜的情绪在心间涤荡着的同时,却也带着一丝酸楚苦涩。&1t;/p>

    他和她真的能结婚吗?他可是她的小叔。&1t;/p>

    虽然并非血缘上的亲小叔,但是......也算是乱,伦吧?别说家中长辈不同意,她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1t;/p>

    本来两人相恋已是突破道德伦常,那么结婚更是......大逆不道。&1t;/p>

    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的,不是么?&1t;/p>

    沈安溪转动着手上那精致的钻石戒指,目光里带着丝不舍和酸涩。  这个戒指,应该让别的姑娘来戴。站在沈枞渊身边的,应该是一个能为他带来荣誉和幸福的好姑娘,而不是和一个,跟其结婚就会让人指责乱,伦的姑娘一起......&1t;/p>

    那么,答案很明显了,不是么?&1t;/p>

    今早沈枞渊吻过握过的手背上,仿佛热度还在。而她,就快要失去他了。&1t;/p>

    次日一早。沈家客厅里。&1t;/p>

    “你是沈安溪的小叔!你居然让她嫁给你?全世界的女人都死绝了么?非要这样丢沈家的脸?你自己看看娱乐报纸的头条!”沈老爷子扔了一张报纸到沈枞渊面前。&1t;/p>

    沈枞渊刚自房中下来大厅,一到饭桌前坐下准备用早饭,就被沈老爷子劈头劈脑一阵咆哮,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1t;/p>

    他拿起那张娱乐报纸,上面有一行加黑加粗的大字——&1t;/p>

    沈家公子沈枞渊求婚其侄女沈安溪,富家公子喜爱乱,伦?&1t;/p>

    “这些娱乐报纸唯恐天下不乱,管他们怎么写呢。天天看着他们的报道,还不得气死。我从来不看这些无脑的报纸。”沈枞渊蛮不在乎地将报纸放到一边。&1t;/p>

    “那昨晚的城市广播又是怎么回事?你跟沈安溪求婚这事,你无法抵赖吧?”沈老爷子大骂道。因为太过于生气,他剧烈地咳嗽起来。&1t;/p>

    江边的露天咖啡馆。&1t;/p>

    江风轻拂,将怀中安子怡的顺滑秀丝丝撩起,候御哲的视线凝在她侧面,觉得她侧颜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够。&1t;/p>

    对面候御哲的一个朋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候御哲望着安子怡时满含柔情的眼神,笑了一声:“你俩最近郎情妾意,频频在兄弟面前撒狗粮,依我看,趁早把婚结了吧。”&1t;/p>

    “那就看子怡什么时候肯嫁给我了。”候御哲说着,迷醉地将脸埋在安子怡间。&1t;/p>

    对面的另一个人对刚才说话的那人说:“你看御哲老是这样子,我们不如走吧,省得在这做电灯泡。”&1t;/p>

    对面的几人闻声便作势要走,候御哲毫不在乎:“走走走,别碍着我谈情说爱,对了,把账结了再走!”&1t;/p>

    “那我们不走了。”对面那几人又纷纷坐下。&1t;/p>

    安子怡捂住嘴巴轻笑出声。&1t;/p>

    “说真的,你什么时候才肯嫁给我?”候御哲这时低头对她说道。&1t;/p>

    安子怡心中隐隐有些抽痛,别过脸去,强作镇定:“等我什么时候退出娱乐圈再说。”&1t;/p>

    “那你什么时候退出娱乐圈?”候御哲穷追不舍的问道。&1t;/p>

    “那,可能要等到我人老珠黄的那天吧。”安子怡打趣道。&1t;/p>

    “啊,那就是没可能咯。我家子怡永远那么美,怎么可能人老珠黄呢。”候御哲装作一副惋惜的样子。&1t;/p>

    她好像是爱上他了。&1t;/p>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任务而已。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沉沦下去了。&1t;/p>

    候御哲比她以前交过的任何一任男友都要好。体贴温柔,外形英俊,能力卓越,谈吐优雅......&1t;/p>

    最重要的是,他对她,是真心的。&1t;/p>

    她安子怡出了社会那么久,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谁真心谁假意,她一眼就能分辨。&1t;/p>

    而她安子怡,不过是为了钱去完成一个任务而已......如果他知道真相后,会是多么的心痛?她不敢想以后,她和他根本是没有以后的......&1t;/p>

    “子怡,你说,我们以后要生多少孩子好?”候御哲笑着问安子怡。看她呆呆的没有反应,候御哲又问了一声:“子怡?”&1t;/p>

    安子怡回过神来,不明所以地问了句:“你刚才说什么?”&1t;/p>

    “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候御哲好奇地问。&1t;/p>

    安子怡搪塞过去:“就是想到工作上的一些难题而已。”&1t;/p>

    候御哲又将刚才那问题问了安子怡一遍。&1t;/p>

    安子怡随即啐了他一口:“你要脸不?谁要给你生孩子?”&1t;/p>

    候御哲搂紧她大笑出声:“要脸有何用?有老婆就行。”&1t;/p>

    对面的几个人听了之后大喊肉麻。&1t;/p>

    沈安溪醒来后便拿着手机在呆。&1t;/p>

    是时候跟沈枞渊说清楚了,长痛不如短痛。说清楚吧。&1t;/p>

    可是......那么多快乐的记忆,那些怦然心动的瞬间,那些相互理解时的感动......就要这样割舍掉么?&1t;/p>

    就在她拿着手机左右犹豫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响起。是沈枞渊打过来了。&1t;/p>

    沈安溪接起电话,那熟悉的低沉温柔嗓音自手机那端传来:“安溪,我最近想去瑞士散散心,一起去么?”&1t;/p>

    沈安溪深呼吸一口气,随即下定了决心:“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吧。我们,”她紧咬着牙关,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往常无异:“分手吧。”&1t;/p>

    “为什么?安溪,我们见面再说。”手机那端的沈枞渊声音里带着震惊和痛楚。&1t;/p>

    “我不想和你再见面了,你是我的小叔......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沈安溪心里默念着长痛不如短痛,便一狠心,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后,就挂了电话。&1t;/p>

    沈枞渊听到手机里传来的一串嘟嘟的忙音,便挂掉又重拨过去。过了一阵,手机里响起了冷冰冰的一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1t;/p>

    沈枞渊心中恼怒,举手将眼前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面上。他思索片刻,便大步出门,开了跑车,便往沈安溪的住所驶去。&1t;/p>

    没多久,沈枞渊便到了沈安溪的住所门前。&1t;/p>

    大门紧闭。沈枞渊试着按了半天的门铃,也没人应答。他握紧拳头,一拳打到眼前的墙壁上。&1t;/p>

    110/110877/48083523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