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发现合约的事情
    正午的阳光透过明净的落地玻璃窗,无声洒在室内,给所有的一切都渡上了一层淡色的金光。&1t;/p>

    候老爷子坐在一张古式的椅子上,抽着一支雪茄,拨了个电话。&1t;/p>

    那边很快接通:“候老爷?”&1t;/p>

    “小郭侦探,我想知道,最近御哲还有没有跟沈安溪这个小妖精来往了?”候老爷子直接了当地问道。&1t;/p>

    “最近候少爷没怎么跟沈安溪来往了,都是和安子怡一起出入。”电话那头的小郭侦探回答道。&1t;/p>

    “好了,谢谢你小郭侦探。等会我让财务那边给你开张支票。”候老爷子说完,便挂了电话。&1t;/p>

    随后他又拔了安子怡的手机号,语气冷淡地让她来自己住所一趟。&1t;/p>

    三十分钟后,安子怡出现在了候老爷子面前。&1t;/p>

    候老爷子细细打量着她——&1t;/p>

    牛仔裤白衬衫,左肩处背着个极其朴素的帆布袋,脖颈上的锁骨链衬出她优美的锁骨。高腰的牛仔裤显得她身段极是高挑玲珑。不施脂粉的素颜显得清雅脱俗。&1t;/p>

    果然是做明星的女子,脸蛋身材还是有几分料的,也难怪最近候御哲这么粘她。如果她不是为了钱跟他签了合约,他还真看不出这女子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做的主儿......&1t;/p>

    想到此处,候老爷子脸上隐隐露出点鄙夷,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份合约和一张支票:“安子怡,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在这份合约上签了字,就可以拿你的酬劳了。”&1t;/p>

    安子怡站在桌前,表情有些茫然。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她的肌肤更为白净剔透。她看着那合约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道:“能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吗?一个月后,我再签合约。”&1t;/p>

    候御哲刚在外面跟人谈了个项目,谈得很成功。他春风得意笑容满脸地到了候老爷子的住所。&1t;/p>

    走近会客室的时候,却听到安子怡的声音“一个月后我再签合约”。&1t;/p>

    候御哲不禁在门外停住了脚步。这时,他又听到候老爷子说道:“其实也不必再在御哲身边逗留了,你当初签合约不就是为了钱么,现在就可以拿了支票离开了。”&1t;/p>

    听到这里,候御哲忍不住了,大步跨进会客室,皱着眉问道:“合约?什么合约?”接着他又猛地用力拉住安子怡的手腕:“你是为了钱才到我身边的?”&1t;/p>

    安子怡心里一慌,大眼睛里腾起水雾:“你先放开我,你弄疼我了。”&1t;/p>

    候御哲闻言,便放开了她的手腕,目光落在候老爷子面前的合约时,他伸出手去,将那合约拿了过来。&1t;/p>

    候老爷子想阻止已是来不及。&1t;/p>

    候御哲看着合约上的内容,脸色越来越吓人。他拿着合约的手指紧紧拽住,指骨都有点白。随即,他把合约扔回桌上:“外公,这就是我不想到你这里来的原因!凭什么,我的私生活你也要干涉!?”&1t;/p>

    说完,候御哲拉住安子怡的手,便往门外走去。&1t;/p>

    候御哲紧紧抓住安子怡的手腕,一路走到了大宅门口。他拿出跑车钥匙,打开车门,扯着安子怡到车门前,然后又往车里一推:“进去。”声音寒冷得吓人。&1t;/p>

    安子怡乖乖地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一言不。&1t;/p>

    候御哲开动车子,他只觉内心冒着一团火,也不知该将车子开向哪里。只是凭着直觉这么猛开着。&1t;/p>

    车越来越快,安子怡看着车窗外急飞逝而过的景物,心里越来越慌。她终是忍不住了:“御哲,你这是要将车子开到哪里去?”&1t;/p>

    候御哲不回答,却是加大了踩油门的力道。跑车此时咆哮着,冲上了高架桥。&1t;/p>

    “停车。御哲,你听我说,先把车停下来!”安子怡担忧地将手搭在候御哲肩上说道。&1t;/p>

    刹车的反弹力道将两人逼得往前倾身后,又弹回座位坐直。安子怡看着旁边紧抿着嘴唇面色冷凝的候御哲,低声说道:“御哲,我可以解释一切,你要怎么骂我怪我,我都承受。”说着,安子怡的眼眶里溢出了泪水。&1t;/p>

    眼泪一滴滴落在候御哲手臂上,有点凉。候御哲转头看着她:“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对么?就像你对着镜头,跟一个演员演情侣一样,是不是?”&1t;/p>

    车窗外是壮阔的江面,此时有江风灌入来。他的嗓音,在风中显得沙哑而伤感。&1t;/p>

    安子怡想起那些甜蜜的时刻。他笑起来时微微皱着鼻头,他在恼怒时冷凝的脸色,他在两人最亲密时那迷醉的眼神......&1t;/p>

    在她察觉到之前,他就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1t;/p>

    所以,她才会在候老爷子让她终止合约时,让候老爷子多给她一些时间。&1t;/p>

    因为她不舍得走。她贪恋着他的温柔,哪怕最后他们不能在一起,还是想在他身边多呆一刻......&1t;/p>

    “你从来没爱过我,对吗?”候御哲见安子怡只是默默掉泪,又开口问道。&1t;/p>

    他的声音透着沙哑,听在安子怡耳内,让她的心隐隐作痛。&1t;/p>

    “我承认一开始接近你,是因为和候老爷子的合约。但是,后来和你相处之后,我便不可自控地爱上了你。”安子怡哽咽地说着。&1t;/p>

    “那忘记合约的事情,我们好好在一起,好吗?”候御哲握住了她的手。&1t;/p>

    安子怡摇了摇头。她很想很想跟他在一起,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重病急需用钱,而她如果不按照候老爷子的要求离开候御哲,那么她就拿不到那笔钱了。&1t;/p>

    “我爱你,御哲。但是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安子怡说完,打开车门,便离开了。&1t;/p>

    候御哲捏紧拳头,重重地打在方向盘上。他看着不远处边走边耸着肩膀抽泣着的安子怡,动车子,缓缓开了上去。&1t;/p>

    开到安子怡身边的时候,他摇下车窗,对走在路边的安子怡道:“这里打车不好打,我送你回去吧。”&1t;/p>

    安子怡用手背擦干了泪水,回答他:“不用了,我自己走一段路,到能打车的地方就好了。”&1t;/p>

    “别逞强,上车吧。”候御哲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又说道。&1t;/p>

    安子怡只好又上了候御哲的跑车。&1t;/p>

    她刚上车不久,便听到候御哲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按了接听键,喂了一声之后,便冷淡地对手机那端说道:“我不知道安溪去了哪里。话说,你是她男友,你不应该清楚吗?怎的还反过来问我?”可能是心情不好的缘故,他的语气很是不善。&1t;/p>

    手机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候御哲沉默了一阵又接着说:“分手是你们的事,我还有事情,就先不和你聊了。”说着,又脸色冷凝地挂了电话。&1t;/p>

    安子怡也没兴趣问他是什么事,就这么静静坐在座位上,看着马路旁的风景,在车窗外飞驰而过。&1t;/p>

    而候御哲也只是静静开着车,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1t;/p>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直到跑车开到了安子怡的家门口。候御哲将车停下:“我就不送你上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1t;/p>

    安子怡垂眸,心里一酸:“你也保重。”说完,她便下了车。&1t;/p>

    她一路往家门口走去,也没敢回头看,怕自己一回头又会哭出来。&1t;/p>

    走到门口,掏出钥匙,手抖了好一会,才能将钥匙插进钥匙孔。&1t;/p>

    打开门,进去后,又转身合上门。合上门的刹那,余光看到候御哲的那辆跑车还停在那儿。直到她合上门,动跑车的引擎声才响起。&1t;/p>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她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他了。&1t;/p>

    再见,御哲。&1t;/p>

    沈安溪那天跟沈枞渊说完电话后,就跟几个朋友坐飞机去了桂林玩。&1t;/p>

    她深知沈枞渊会来家里或者咨询所找她,所以她一挂了电话,便迅收拾了些东西出了门。&1t;/p>

    阳朔的风景极美,沈安溪却无心欣赏。&1t;/p>

    “安溪,这丝巾看起来不错耶。”旁边一个女孩子拉了一下她的衣袖,示意沈安溪看她把丝巾罩在头顶上的模样。&1t;/p>

    沈安溪淡淡扫了她几眼,就敷衍性地回答说:“嗯,是挺不错的。”&1t;/p>

    “安溪,那边裙子看起来很美哦,我们去那边看看吧。”左边一个长短裙的女孩子拉着沈安溪,到了一间卖裙子的店里。&1t;/p>

    沈安溪神情木讷地跟着那女孩子到了店里。那长短裙女孩子心情愉悦地在众多裙子里挑来挑去。&1t;/p>

    沈安溪心不在焉地看着店里的裙子,忽然在一条孔雀绿的裙子前站定。&1t;/p>

    犹记得,沈枞渊买过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送给她,那天她穿上了,沈枞渊还夸她穿起来像林间的仙子......&1t;/p>

    他们曾经在一起那么的快乐。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一定要是她的小叔?&1t;/p>

    沈安溪看着眼前的裙子,往事在心间涌现,泪水不知不觉涌出来,一颗颗夺眶而出。&1t;/p>

    110/110877/48083523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