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怀孕
    “从你叙述中,我猜想子怡她应该是有难处吧。想想,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平白无故会接受侯老爷子的合约呢?除非她是有事急需用钱。而她现在不能和你一起,恐怕也和候老爷子有关。试想,你外公会让一个为了钱而签合约的女人,留在你身边么?”沈安溪分析道。&1t;/p>

    候御哲想了想,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他沉默片刻,问道:“那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办?”&1t;/p>

    “子怡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了本市。或者你可以找个私家侦探去打探一下?子怡是明星,她的行踪还是很容易能打探到的。”沈安溪帮着候御哲出谋划策。&1t;/p>

    候御哲点点头表示认同。&1t;/p>

    “外公......他一直都这样子吗?”沈安溪有点迟疑地问道。&1t;/p>

    候御哲叹了口气后回答她:“是啊,一直都这样。特别专横,一定要别人按照他的意思来做,否则就是不孝顺他不尊敬他。现在连我的感情私生活都要插手,真不知道他在想啥。”说到这里,他又揉了揉太阳穴。&1t;/p>

    沈安溪心里给这个未曾见过面的外公,打了负分。&1t;/p>

    装潢奢华的候府内。&1t;/p>

    候老爷子点燃一支雪茄,拨通了私家侦探小郭的电话,询问了最近候御哲的情况。&1t;/p>

    “什么?安子怡退出他的生活后,他又跟沈安溪来往频繁起来了?还在医院里搂搂抱抱?”候老爷子听了私家侦探的报道,勃然大怒。&1t;/p>

    几天后。&1t;/p>

    刚从酒吧出来的候御哲,被江风一吹,酒就醒了不少。然而他脚步还是有些虚浮。&1t;/p>

    这里不好打车,手机又恰好没电了叫不来自家司机来接,便只好迈步往外走。&1t;/p>

    候御哲走路有些踉跄,凌晨的江风有些冷,让他不禁抱着双臂缩了缩身子。路边时不时会看见一些经过的年轻人。&1t;/p>

    “前面那位先生,等一等。”有高跟鞋踏在地面的声音,随着语声一同响起。&1t;/p>

    候御哲回身,看到一个穿蓝色长裙的女孩子向他快步走过来。待她走近了,候御哲觉得她很熟悉,是在哪里见过她吗?&1t;/p>

    “没想到,又遇到你了。我打听过了,你没有女朋友。”那穿蓝色长裙的女孩子说着,便倾身过来,下一刻,就吻上了他的唇。&1t;/p>

    是了,他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子,是他和安子怡在酒吧重逢那晚,在去洗手间的走廊上,那个问他要手机号码的穿紫色裙子的女孩。&1t;/p>

    她身上有着淡淡水果甜香,说实话,候御哲并不排斥。如果是在平时,他会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对他投怀送抱。&1t;/p>

    然而,毕竟他此刻心里装着安子怡。&1t;/p>

    候御哲将那女孩子推开:“不好意思,我实在对你不感兴趣。”说完,他就大步往前走了。&1t;/p>

    那女孩子却也没再追上来。&1t;/p>

    因为正值工作日的下午,露天咖啡店里,人烟稀少。候御哲独自坐在桌边,点了杯拿铁。&1t;/p>

    正低头玩着手机上的休闲游戏,却听到旁边有拉椅子的声音,候御哲一抬头,又见到昨晚强吻他的那个女孩子。此刻她转头对他嫣然一笑道:“怎么自己在这里喝咖啡?”&1t;/p>

    话音刚落,她便在他身边坐下。&1t;/p>

    候御哲脸色一凝:“这位小姐,能告诉我,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我面前的原因吗?”&1t;/p>

    “因为,”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随即又用轻快俏皮的声音说道:“我喜欢你啊。”说着,指尖轻轻滑过候御哲的脸庞。&1t;/p>

    候御哲眼眸的冷意更盛,他蓦地抓住那女孩子的手腕:“在我明确拒绝之后,还这样贴上来的女孩子......我只想到一个解释。你是不是跟我外公,侯老爷子,签了什么合约?”&1t;/p>

    那女孩子的脸色有些慌张,随即又恢复如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了,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我遇到自己倾慕的人时,就是这么大胆热情。”&1t;/p>

    候御哲勾唇一笑,笑意讥诮冰冷,手掌还是紧紧抓住她那纤细手腕:“你是本市新晋的模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再在我面前撒谎,我有的是本事让你在这城市里混不下去。”&1t;/p>

    那女孩子沉默了一阵,终于败下阵来:“是,我是跟侯老爷子签了合约。他让我做你女朋友一段时间,便给我一笔丰厚的报酬。”&1t;/p>

    候御哲甩开她的手腕,冷哼一声,便站起身来,离开了咖啡馆。&1t;/p>

    候宅会客室内。&1t;/p>

    “外公!你这样屡屡插手我的私生活,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候御哲一拳打在那张红木大桌上,声音因为愤怒,几乎是在咆哮。&1t;/p>

    “御哲,”候老爷子自红木太师椅处缓缓站起,声音很是平静,“你还记得叫我一声外公?长辈管一管你怎么了?你用这种口气跟我讲话?”说到最后一句时,他语调上扬,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候御哲。&1t;/p>

    候御哲毫无惧色地回视他:“即使你是我外公,也无权插手我的感情生活。和女孩子签合约让她们来跟我谈恋爱?外公,你是觉得你外孙找不到女朋友了么?还是说,我找的女朋友,你心里不满意?”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又不禁语带怒气。&1t;/p>

    “是,我是不喜欢你天天跟沈家那个沈安溪在一起。”候老爷子吐了个烟圈,神情倨傲地说道。&1t;/p>

    候御哲一愣,随即失笑:“我就天天跟她一起,又怎么样了呢?”&1t;/p>

    “沈安溪这女人哪配得起你?听说她跟自己小叔也有私情?这种女人,你还是趁早远离比较好!”候老爷子也有些动气。&1t;/p>

    候御哲也懒得告诉他,沈安溪是他妹妹的事情,只是冷冷地扔下几句:“外公,我要与谁交往,你管不着。拜托你不要再跟女孩子签合同,让她们来跟我谈恋爱了。搞得好像我自己找不到女朋友一样,笑话。”说完,他便扬长离去。&1t;/p>

    “那你以后别想再在候家得到任何帮助!”候老爷子对着他的背影大喊道。&1t;/p>

    候御哲心中冷笑,他在商界取得今日的地位,有让候家提供过任何的帮助吗?&1t;/p>

    他当没听见候老爷子的话,脚步也没停,大步流星地出了候宅。&1t;/p>

    安子怡坐在客厅靠窗的位置,正看着窗外的雨景,呆呆地出神。&1t;/p>

    那天早上之后,她便回了老家。父亲因为有了侯老爷子的那笔钱当医药费,身体很快就复原了。&1t;/p>

    今天中午她看了验孕棒,现自己怀孕了。&1t;/p>

    该如何是好?&1t;/p>

    打掉是不舍得的。可是,她要让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吗?&1t;/p>

    内心又涌起她和候御哲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一时间,心里是酸楚和悲伤交织。&1t;/p>

    她今后都不可能见到他了,这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唯一的一个孩子......&1t;/p>

    正出着神,身后脚步声响起,安子怡回头,看到是父亲走了过来。便勉强一笑说道:“爸爸,最近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吧?”&1t;/p>

    安子怡的父亲点点头,在她身边坐下。他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安子怡的脸容良久才开口说道:“子怡,爸爸的医药费,你是怎么筹的?”&1t;/p>

    安子怡心一跳,脸色还是如常:“是我平时拍戏接广告时的钱啊。”&1t;/p>

    安子怡父亲的目光还是在她脸容上凝着,像是要在她脸上看出些端倪:“那之前你跟候家少爷,是怎么回事?”&1t;/p>

    “那是我的私人感情生活,我这么大个人了,爸爸还要插手我的感情生活么?”安子怡皱了皱秀气的眉,心里有些忐忑,难道爸爸看出来什么了吗?&1t;/p>

    “子怡,”安子怡的父亲此刻脸上露出苦笑,“你拍戏接广告能有多少钱,爸爸心里没数么?再说之前家里要用钱,你把自己的积蓄都给了我们。现在这笔医药费......”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子怡你怀孕了?”&1t;/p>

    安子怡没料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下脱口而出:“是啊。”&1t;/p>

    安子怡父亲皱紧了眉头:“怪我,都怪我不好......这孩子你若是要生下来,我会帮你一起抚养。这事情无论你是怎样的选择,我都站在你这一边。”说完,又长叹一声,转身进了里屋。&1t;/p>

    窗外是一片竹林,正在细雨中随风摇曳着,出沙沙的响声。&1t;/p>

    安子怡在这一刻下了决心——&1t;/p>

    既然是她和侯御哲爱情的结晶,那就把这孩子生下来吧。&1t;/p>

    沈枞渊说今天是黄道吉日,适合结婚,所以,他和沈安溪的婚礼在今天举行。&1t;/p>

    婚宴在城市最豪华酒店的十八层处举行,几百平方米的空间,沈安溪也不知道究竟摆了多少桌,反正一眼望去,很多人就是了。&1t;/p>

    酒店的装潢也很是华贵优雅,极适合举行婚宴。沈安溪全程是跟着沈枞渊走在一起,敬酒微笑。&1t;/p>

    说的无一例外是一些寒暄的话,沈公子今天人逢喜事精神爽啦,安溪小姐很美啊,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啦......&1t;/p>

    每个人都是言笑晏晏喜气洋洋的。&1t;/p>

    沈安溪边跟他们寒暄着,心里边诽谤着,好像当初说她和沈枞渊乱,伦的,不是他们一样......&1t;/p>

    眼前的酒杯碰在一起,出清脆的响声。耳边又响起周琳琳那熟悉的娇柔嗓音:“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1t;/p>

    沈枞渊挽着沈安溪的肩膀,面对周琳琳时,眸色变得有些幽深。&1t;/p>

    110/110877/48083523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