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与周琳琳父亲的对峙
    周琳琳捏着拳头一直往前走着,脑里无法控制地呈现出,她以前看过的那些法制节目里面那些柔弱女子被歹徒杀害的画面。&1t;/p>

    越想越怕,越想心跳得越快。就在周琳琳想着什么时候这条小路才到尽头的时候,她看到不远处好像是一家小商店。&1t;/p>

    周琳琳心里一喜,加快了度往前跑去。忽然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周琳琳整个人重重摔倒在地。&1t;/p>

    剧痛随即自身上各处传来,周琳琳却也不顾得那么多了,又迅地爬起来,向前跑去。&1t;/p>

    她想她这辈子都没用这么快的度跑过。&1t;/p>

    周琳琳急地喘着气跑到了那小商店门口。那小商店的老板正准备关门,眼前突然出现了满头大汗浑身泥土的周琳琳,他怔了一怔,随即问道:“这位姑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1t;/p>

    “你好......我想借手机一用......我是被人绑架来这里的......”周琳琳大口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出以上的话。&1t;/p>

    小商店的老板赶紧自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她。周琳琳接过后道了声谢,就手指翻飞,在手机屏幕上拨打了她父亲的电话。&1t;/p>

    那边过了好一会才接通,周琳琳听到父亲的声音带着恼怒:“喂,请问哪位?”&1t;/p>

    “爸爸,是我......我被人绑架了,现在在......”周琳琳说到这里,忽然想起自己并不知道这里的地址,旁边的小商店老板在这时告诉了她地址:“同安区宁乡路346号。”&1t;/p>

    周琳琳将地址对着手机话筒复述了一遍。手机那端传来她父亲略为担忧的嗓音:“你没有受伤吧?我现在马上派人去接你。”&1t;/p>

    次日清晨。&1t;/p>

    周琳琳自睡梦中醒来。清晨的阳光自窗外倾泻进来,偶尔有几声鸟啼传入耳际。她伸了伸懒腰。回到家里的感觉真好。&1t;/p>

    大厅处传来父亲的嗓音:“是,我希望你能帮我全力彻查此事。我女儿昨晚被绑架了。”&1t;/p>

    过了一阵,周琳琳又听到父亲说:“许侦探,我想让你帮我查探一件事。”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估计是他走到别的地方去了。&1t;/p>

    几日后。&1t;/p>

    周琳琳的父亲正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因刚吃完午饭,他觉得有些倦。&1t;/p>

    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喂,你好?”&1t;/p>

    “周先生,我是小许。”手机那头传来许侦探的声音。&1t;/p>

    “嗯。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周琳琳的父亲淡淡问道。&1t;/p>

    “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个人。沈家公子沈枞渊。但是,周先生,我不能再调查下去了,沈先生在这城市里的势力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怕再调查下去会砸了自己的饭碗。对不起,周先生,这个任务我不能继续下去了。”电话那头的许侦探带着几丝的忐忑和歉意。&1t;/p>

    “可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是沈枞渊所为?”周琳琳的父亲问道。&1t;/p>

    “并没有。这件事他做得很隐蔽,并没有留下确凿的,能指明是他所为的证据。我只是说,他是最大可能的嫌疑人。”手机那边的许侦探回答道。&1t;/p>

    “好的,我知道了。”周琳琳的父亲有些烦躁说出上面的话,随即便挂掉了电话。&1t;/p>

    周琳琳之前把收到红字卡片,衣橱里的衣服被剪这些事情都告诉了他。加上绑架这件事......如果这些都跟沈枞渊有关的话,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1t;/p>

    环境幽静的西餐厅里。&1t;/p>

    沈枞渊坐在桌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周琳琳和她的父亲。&1t;/p>

    周琳琳被他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便低下头去,切了块牛扒用叉子叉了放进嘴里。&1t;/p>

    她咀嚼着口中的牛扒,有点味同嚼蜡的感觉。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些事情真的是沈枞渊做的?&1t;/p>

    周琳琳的父亲这时开了口:“沈先生,以前我一直蛮欣赏你的。你年轻有为,外表又俊朗。我家周琳琳一直属意于你,我原本想着,也许我可以和沈家成为亲家。”&1t;/p>

    沈枞渊一言不,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他漆黑的眼眸映着窗外正午的阳光,整个人显得有点深不可测。&1t;/p>

    周琳琳的父亲看到沈枞渊这个表情,又不说话,有点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咳嗽了一声,又接着说道:“琳琳前些日子受到恐吓,又遭到绑架。我让人查探过了,他说,这些事情的幕后主使是沈先生你。”&1t;/p>

    “周先生。”沈枞渊将一块鹅肝放入口中,“周小姐是名媛,交际圈子肯定都是社会上层人士。周先生不好奇吗,为何周小姐会遭遇到这种恐吓?城市里那么多名媛,为什么偏偏是她遭到了恐吓?或者,周先生不应该问,周小姐是做了什么,才会让别人这样报复?”沈枞渊说到报复两字时,特地加重了语气。&1t;/p>

    周琳琳心中一惊,随即又强做镇定。莫非沈枞渊现了她找人去绑架沈安溪的事情?&1t;/p>

    她低头垂眸吃着菜,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1t;/p>

    周琳琳的父亲闻言,冷哼了一声:“沈先生是想要推卸责任么?琳琳又能做出什么事情,让沈先生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去报复?”&1t;/p>

    “周先生又怎么不问周小姐,到底做了什么下三滥的事情才遭到如此报复?”沈枞渊又是反问的语气。&1t;/p>

    这个混账!周琳琳的父亲怒火攻心,他猛地站起来,拿起眼前的酒杯,就往沈枞渊砸过去。&1t;/p>

    因是包间,没人看到他们之间的争执。&1t;/p>

    沈枞渊动作迅疾地避开。他学过武术,动作比常人敏捷不少。当下他笑了笑道:“周先生,你这样就不对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就不奉陪了,公司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既然你指责我恐吓绑架周琳琳小姐,就等你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再说吧。”说完,他抬步就要离开。&1t;/p>

    周琳琳的父亲这时怒喝着说:“沈枞渊,你给我站住!别以为你势力大,我就奈何不了你!我们周家在这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1t;/p>

    沈枞渊闻言,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他又转身折回原来的位置坐下:“既然周先生要这样撕破脸皮说话,那我也就不跟你们隐瞒了。周琳琳小姐之前找人绑架了沈安溪和候老爷子。我有人证物证,你们想上法庭么?我虽然忙,但也是随时奉陪的。”&1t;/p>

    他漫不经心地说着,好像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1t;/p>

    周琳琳的父亲当场愕然。他沉默了一阵,才转头问旁边的周琳琳:“沈先生说的是真的?”&1t;/p>

    事到如今,周琳琳也不敢否认,只好点点头。随即她就捂住嘴巴哭了起来。&1t;/p>

    “现在我可以走了么,周先生?”沈枞渊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问道。&1t;/p>

    “跟我回去!你好好跟我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周琳琳父亲气得浑身抖,他边说着边站起来,径直走出了包间。&1t;/p>

    酒席上。&1t;/p>

    众人觥筹交错,都喝得有点晕陶陶的。而服务员还在不断地上着菜。&1t;/p>

    沈老爷子喝得也有点醉,旁边的人正喋喋不休地说着话。他也没听清旁边的人在说些什么。出于礼貌,他只是一味点着头。&1t;/p>

    沈老爷子正吃着菜,忽然一句话飘进他耳里:“何丽年轻时真是个美人呢......”&1t;/p>

    他循声看过去,说这话的,是众汇集团的董事长张祖耀。这个人不是这城市里的人,听说好像是前几天才过来的。是过来找投资人的。&1t;/p>

    只听到他继续说道:“当时啊,有好几个人在追求她,我当时还是个穷小子,可她就是跟我了......”听这人的声音,好像也是喝得醉了。这种私事都拿出来跟酒席上的人说,可见醉到了一定程度。&1t;/p>

    酒席上的人也不知有几人真正听清楚他在说什么,都是在随声附和着。这时有一人说起了他以前去酒吧遇到的一个美人。&1t;/p>

    但是沈老爷子的酒顿时醒了大半——&1t;/p>

    沈枞渊的亲生母亲名字就叫何丽。&1t;/p>

    酒席散了后,沈老爷子便径直回了沈家大宅。刚回到屋里坐下,他就给一个私家侦探打了电话:“帮我查一查最近城市里新来的那个众汇集团的董事长张祖耀,他的出身经历,越详细越好。”&1t;/p>

    “好的,沈先生。”手机那端传来恭敬的嗓音。&1t;/p>

    沈老爷子挂了电话,微微皱起了眉。&1t;/p>

    会客厅内。&1t;/p>

    沈枞渊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张祖耀,滔滔不绝地在说着众汇集团新开的项目有多好多好。&1t;/p>

    沈枞渊只是静静地听着他在说,偶尔对着他点点头。等到张祖耀终于说完,沈枞渊站起身,向他伸出手:“我大致了解了张董事新开的这个项目的情况,我会让公司的相关人员再对其作详细的了解。届时我如果有投资的意向,会联系你的。”&1t;/p>

    张祖耀也站起身,与沈枞渊握了握手:“好的。一直听人说沈总不仅年轻有为还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然如此。”&1t;/p>

    沈枞渊淡淡一笑:“过奖了,张董事。”&1t;/p>

    “那我们后会有期。”张祖耀转身正欲离开,却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又回头对着沈枞渊说道:“沈总,你知道么,你长得跟年轻时的我,有几分相像。”说完,他就推门离开了。&1t;/p>

    110/110877/48083524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