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黑道老大的情妇
    这天清晨,沈枞渊刚到办公室不久,就迎来了国外一个公司派来与他谈合同的几个客户经理。&1t;/p>

    沈枞渊带着这几人到了会议室。等这几人纷纷坐下后,他将合同的复印件一一分给这几人,用流利的英语说道:“请各位认真看一下合同上的条款,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问我。”&1t;/p>

    那几人低头看了一阵,期间他们偶尔交头接耳,还在合同处这里划划那里划划标重点。&1t;/p>

    过了一阵,那几人的其中一个抬起头问沈枞渊:“合同上说产品要三个月后才好,能不能快一些?我们公司快一点拿到产品,有利于我们公司后续的运营。”&1t;/p>

    问沈枞渊的客户经理是一个女子,五官长得还算标致,身材颇为丰满,即使是穿着正装,也能看到她胸前的波涛汹涌。&1t;/p>

    沈枞渊当下皱了皱眉:“时间的问题,当初我跟你们公司的老总谈过,他是对此没意见的。”&1t;/p>

    那女子看着沈枞渊笑了笑,便又低下头去,继续浏览着面前的合同。&1t;/p>

    过了一阵,那女子又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沈枞渊用流利的英语问道:“产品的单价能不能再降低一点?这个单价在市场上高了点。”&1t;/p>

    沈枞渊的模样生得出众,他不可能看不出这女子的眼神里蕴含着什么。这是倾慕者的眼神。她一直问是引起他的注意?但是这种问题很弱智好不好?&1t;/p>

    当下沈枞渊心里有点不耐,但表面还是笑意盈盈:“我们公司的产品在业界里一直以高质量闻名,否则你们公司老总也不会指明要跟我们合作。我觉得我们公司产品这个质量用这个定价是很合理的。当然了,最初的时候,你们老总也是对这个单价没有异议的。”&1t;/p>

    那女子哦了一声,便笑颜如花地对沈枞渊说道:“好的,谢谢沈总这么耐心地给我解说。”&1t;/p>

    沈枞渊当下又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有任何问题欢迎随时咨询。”说完,他就低下头去,继续翻着眼前的合同。&1t;/p>

    接下来,那女子又66续续地提了不少问题。沈枞渊都耐着性子一一解答了。&1t;/p>

    等把整个合同的细节都讨论完了之后,那女子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边笑着问沈枞渊:“沈总的英文口语很好啊,是在外国留学过吗?”&1t;/p>

    沈枞渊淡淡回答道:“以前到美国留学过一段时间。”&1t;/p>

    那女子又满面笑容地问道:“美国哪所大学?我茱莉亚也是到美国留过学的,没准我们是校友呢。”&1t;/p>

    沈枞渊这时已经站起身来:“美国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分校。”&1t;/p>

    “真巧,我也是那所学校毕业的。”那个叫茱莉亚的女子回答他。&1t;/p>

    是么?她和他竟然是校友?&1t;/p>

    会议室的一行人6续自门口出来。沈枞渊走在最后。茱莉亚走着走着就回过头来,看到沈枞渊走在最后,就停下了脚步。等沈枞渊走到她旁边时,茱莉亚低声在沈枞渊耳边说道:“沈总,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约个地方吃午饭?”&1t;/p>

    茱莉亚本来就生得高,加上又穿了高跟鞋,整个人的高度就到了沈枞渊的肩膀处。要知道在办公室里能到沈枞渊肩膀处高度的女孩子,是很少的。&1t;/p>

    沈枞渊不习惯跟陌生人的距离那么近,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对他有那方面意思的女人。当下他往旁边走了几步,跟茱莉亚拉开距离:“有什么在这里说就好了。”语气有些冷淡。&1t;/p>

    茱莉亚还是穷追猛打不肯罢休:“但是事情真的很重要。我不想在人多的地方说。”她神色隐隐露出哀求。&1t;/p>

    沈枞渊忍住不耐,刻意放柔了声线:“那要不我们到楼梯间里说?还没到午休时间,楼梯间不会有什么人。”&1t;/p>

    茱莉亚展颜一笑:“那好,沈总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牙齿很白很整齐,笑起来的时候,是个非常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1t;/p>

    不知为何,沈枞渊看到她这种笑容,就觉得很厌烦,可能是觉得这笑容很假的缘故。&1t;/p>

    沈枞渊跟着茱莉亚到了消防通道的楼梯间处。他关上楼梯间的门,转身便对茱莉亚淡淡地说道:“是什么重要的事呢?”&1t;/p>

    猝不及防地,茱莉亚就整个人倾身吻了上来。沈枞渊怔了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用不会伤到她却又能推开她的恰到好处的力道,将她推出到一边去:“茱莉亚小姐,麻烦你自重。我是有太太的人。”&1t;/p>

    茱莉亚满脸不在乎地又凑上来:“有太太又怎样?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你年轻有为又英俊多金,谁可以不爱你呢?”&1t;/p>

    沈枞渊一阵反感,又用巧力将她推开:“抱歉,茱莉亚小姐,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太太的事情。”说完,就大步走到楼梯间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1t;/p>

    沈枞渊身后的茱莉亚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双原本含情脉脉的大眼睛骤然变得幽深。&1t;/p>

    第二天。&1t;/p>

    沈枞渊刚到办公室,就吩咐秘书把他需要的文件拿过来。过了一阵,秘书抱了一大叠文件,在门口敲了敲:“沈总。”&1t;/p>

    “进来,把文件放桌上就可以了。”沈枞渊淡淡地说道。&1t;/p>

    待秘书离开办公室后,沈枞渊翻阅起了文件。刚翻开第一个文件,文件里夹着的一个卡片就吸引了沈枞渊的注意力。&1t;/p>

    卡片上用流利端正的英文字体写道:“沈总,我们今天一起吃午饭可好?你如此魅力四射,我不会放弃追求你的。”&1t;/p>

    不用问,又是昨天那个茱莉亚的杰作。&1t;/p>

    沈枞渊烦躁地将那卡片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拨通了办公室外秘书的电话:“张秘书,你进来一下。”&1t;/p>

    张秘书踩着高跟鞋很快就进了办公室。&1t;/p>

    “这叠文件,你拿过来给我之前,有谁碰过吗?”沈枞渊问道。&1t;/p>

    张秘书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是直接从文件室拿过来给你的。”&1t;/p>

    沈枞渊思索片刻,又问道:“那么,今天茱莉亚小姐有来过我们公司吗?”&1t;/p>

    “茱莉亚小姐刚才过来了公司一下,说是昨天在这遗留了一个耳环。”张秘书回答道,“对了,我拿文件进来的途中,她还跟我聊了几句。”茱莉亚小姐蛮和善的,张秘书对她的印象还算不错。&1t;/p>

    沈枞渊暗暗在心里咒骂了一句,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吧。”&1t;/p>

    张秘书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既然沈枞渊没说别的,她也不好开口问。当下她就出了办公室。&1t;/p>

    接下来的几天,沈枞渊都收到了这种卡片。无非就是赞扬他长得多么多么英俊潇洒,她又是多么多么的倾慕他。导致沈枞渊后来一看到这种卡片,直接拿起来连内容都懒得看就直接扔进垃圾桶。&1t;/p>

    然而这种卡片真是无孔不入,文件里,抽屉里,早餐的托盘里,甚至于,他留在办公室的西装外套里。卡片上虽然没有署名,可沈枞渊认得茱莉亚的字迹。&1t;/p>

    沈枞渊刚开始还觉得烦躁,见的次数多了,心里就波澜不惊,直接忽略无视。&1t;/p>

    这天清晨。&1t;/p>

    沈枞渊例行的一到公司,就让秘书给他送文件。喝完黑咖啡的沈枞渊更是精神奕奕,以极高的工作效率看完了所有的文件。&1t;/p>

    咦,今天没卡片了?终于放弃了吧。&1t;/p>

    沈枞渊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他心里其实挺排斥这种热烈奔放的西方女子的。他一直喜欢含蓄的感情表达方式,就好像东方女子惯用的那些弯弯道道。&1t;/p>

    今天工作还算顺畅,沈枞渊一直精神爽利地工作到午休时间,然后就乘电梯到了办公楼一层,准备出门去吃午饭。&1t;/p>

    刚离开办公楼没多远,沈枞渊就听到后面有女人用英文大喊道:“他抢了我的手提包,他抢了我的手提包!”这声音还很熟悉,是他认识的人。&1t;/p>

    沈枞渊回头,在那大喊的女人正是茱莉亚。他迈着长腿走过去用标准的美式英语问道:“你还好吗?抢你手提包的人在哪里?”&1t;/p>

    茱莉亚脸上是惊慌失措的表情,此时她用手指着远处:“那人从转角处逃走了。”&1t;/p>

    沈枞渊抬眸看了看,距离那么远了,他现在去追也是追不上了。当下他用安慰的口吻对茱莉亚说道:“没事的,我帮你报警。你手提包里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吗?”说着,他自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报警电话。&1t;/p>

    “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一些化妆品和一千多的美金而已。”茱莉亚回答道。&1t;/p>

    沈枞渊点点头,对着话筒回答题。过了一阵,他挂了电话,转头问旁边的茱莉亚:“你吃午饭了么?我刚想去吃午饭,要不要一起?”虽然沈枞渊并不喜欢茱莉亚的追求方式,可是在面对一个被抢劫了的女士,又是合作公司的客户经理,该有的绅士风度还是要有。&1t;/p>

    茱莉亚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听了沈枞渊的话后,她点了点头。&1t;/p>

    “你喜欢吃什么?泰国菜吃么?”沈枞渊极有风度地问道。&1t;/p>

    110/110877/48083526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