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吵醒你了
    两天过去了。沈安溪仍是没有沈枞渊的消息。而候御哲那边,据他说是从私家侦探处得来的消息,沈枞渊那天晚上用信用卡买了去美国的机票。但是,线索在这里就断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1t;/p>

    沈安溪真是心急如焚,然而却又无计可施。她还有两个宝宝要照顾,也抽不开身,否则她肯定不顾一切会去美国找沈枞渊。&1t;/p>

    这天午后,沈安溪随便吃了点午饭,就趴在婴儿床边唱儿歌哄两个宝宝睡觉。正心不在焉地唱着,身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1t;/p>

    沈安溪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是沈枞渊公司的固话打来的电话。沈安溪按下接听键:“喂,你好?”&1t;/p>

    “你好,是沈太太吗?我是沈先生的秘书。请问沈先生在吗?”手机那端的人说道,语调是职业化的平静。&1t;/p>

    “嗯,我是。请问你找沈先生有什么事吗?”沈安溪对着道。&1t;/p>

    “公司有很多决策文件需要沈先生亲自签字,希望他能尽快到公司解决这些文件。”手机那端的张秘书依然维持着职业化的平静和礼貌。&1t;/p>

    “沈先生这几天有急事,所以还不能回去公司。这些文件先等几天吧。”沈安溪拧了拧秀气的眉说道。&1t;/p>

    “沈太太,这些文件很紧急,否则我也不会打电话来催。希望沈先生能尽快回来公司处理,劳烦沈太太告知他一声。谢谢了。”手机那端的张秘书说完后,就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放下手机,看着婴儿床处的两个可爱宝宝,出了一回神。心里是思绪纷纭。如果枞渊没事的话,他一定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不可能连续那么多天,跟公司没联系,跟她也没联系。&1t;/p>

    那现在最可能的解释就是,枞渊他出事了。&1t;/p>

    沈安溪越想越焦急,只好拿起手机,又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1t;/p>

    那边很快就接通,手机听筒响起候御哲那熟悉的低沉嗓音:“安溪,怎么了?”&1t;/p>

    “枞渊公司的人刚才打电话来催,说是有很多文件需要他亲自签字的。哥,你查到枞渊的下落了吗?这都几天过去了,他都没个信息,我真的很担心啊。”沈安溪因为焦急,语有些快。&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此刻的语调很是柔和,带着安慰的意味:“现在私家侦探还没新的消息,一有新消息我就通知你好不好?我再联系些朋友,让他们动用些关系去寻找。”&1t;/p>

    沈安溪一颗心七上八下,但是候御哲既然这么说,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对候御哲道了声谢,就挂了电话。&1t;/p>

    下午,沈枞渊的公司来了一位稀客。公司里的人都比较诧异,都趁空闲议论纷纷起来。&1t;/p>

    这位稀客是沈枞渊的大哥,沈建国。&1t;/p>

    夏日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洒进来,办公室里的一切都被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光辉。沈建国坐在沈枞渊平时坐的位置上,将腿伸到桌边,身子后仰,以一个极其舒适而霸道的姿势坐在椅子上。&1t;/p>

    沈建国这时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张秘书,让财务总监钟志坚进来一下。”&1t;/p>

    很快地,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沈少爷,你找我?”面对忽然回来的沈建国,财务总监钟志坚有些犯嘀咕,不过他还是维持着职业化的礼貌和平静。&1t;/p>

    “进来,请坐。”沈建国看着自门口处走进来的财务总监钟志坚说道。&1t;/p>

    “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沈建国十足老板的派头,坐在椅子上神情倨傲地说道。&1t;/p>

    “沈少爷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财务总监钟志坚也是在职场混过多年的人,他知道沈家内部即将又有一场斗争,只是他自己职位做到再高,横竖也不过是个打工的,跟他没关的事情他也不想过问,只是维持着职场上的礼貌,去对待沈家的每一个人。&1t;/p>

    &1t;/p>

    第二百六十章  和沈建国的对峙&1t;/p>

    “把最近的财务报表看进来给我看看。还有最近沈枞渊的重大经济活动,也给我详细汇报过来。”沈建国将放在桌上的腿放下来,慢条斯理地说道。&1t;/p>

    “好的沈少爷。”财务总监钟志坚说道。话音刚落,他就走出了办公室。&1t;/p>

    过了一会,他拿了几叠装在文件夹里的文件进了办公室。&1t;/p>

    “把办公室门关上,然后逐张逐张财务报表解释给我听。”坐在对面的沈建国俨然一副公司老总的模样,对着钟志坚颐指气使。&1t;/p>

    办公室门被关上,钟志坚走回到座位上坐下,拿起一张财务报表,给沈建国解释起来。&1t;/p>

    这天清晨,沈安溪刚起床,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平常沈安溪是不会接听陌生号码的电话的,但是,现在沈枞渊下落不明,沈安溪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获知沈枞渊消息的机会。所以当她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她下意识地极快的按下了接听键。&1t;/p>

    “你好,请问你是沈太太吗?”手机那端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嗓音。&1t;/p>

    “是的,我是。请问你是哪位?”沈安溪将道。她心里忐忑着,会不会是绑架了沈枞渊的人打电话来联系她了?&1t;/p>

    “我是沈先生公司里的财务总监。”听到这句话,沈安溪心里紧绷着那条弦骤然放松。&1t;/p>

    手机那端的男声继续说道:“沈先生的大哥,沈建国前些天回来了。最近他一直让我给他看公司的财务报表,然后昨晚他怂恿我,要我和他一起告沈先生卷款逃脱。”&1t;/p>

    沈安溪不禁皱起眉心:“但是枞渊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我清楚他的为人。难道沈建国要捏造证据吗?”&1t;/p>

    “是的,所以沈建国才让我帮助他。他需要我来帮他捏造证据。”手机那端的男声顿了顿,又说道:“沈枞渊先生一直赏识我提拔我,我做不出陷害他的事情。我今天办完离职手续就会离开公司了。希望沈太太能全力帮助沈先生。”&1t;/p>

    那男声说完一番话后,便啪一声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放下手机,站起来又坐下,站起来又坐下,如此反反复复了一阵,她才回过神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深呼吸一口气,定下心神,然后走到冰箱里拿了杯冰水出来,仰头喝了几口。&1t;/p>

    枞渊刚失去消息没多久,沈建国就出现了。而且,还想与公司财务总监密谋,捏造证据陷害枞渊。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沈建国又是怎么知道枞渊最近不在公司?如果说枞渊这次的失联跟沈建国没关系,沈安溪真是一万个不相信。&1t;/p>

    那么现在该怎样做呢?枞渊虽然不在身边,但她沈安溪绝对不能示弱。&1t;/p>

    第二天。&1t;/p>

    沈安溪早早起床,化了个无暇可击的淡妆,然后又挑了套看起来比较有御姐风的套装穿上。估摸着沈建国这个时间也差不多到公司了,便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去了沈枞渊的公司。&1t;/p>

    进到了公司的办公室,沈安溪问了问公司里的人,得知沈建国平时都是呆在沈枞渊的办公室里。她心里暗道,呵呵,俨然已经将这里当成了他的王国么?她沈安溪又怎么会让他如愿以偿?当下她便昂挺胸,踩着高跟鞋,优雅而仪态万千地,进了总裁办公室。&1t;/p>

    刚踏进门口,就看到沈建国背靠椅子地坐在办公桌前。沈安溪也不打招呼,直接一脸冰冷地,在沈建国对面坐下。&1t;/p>

    她抬眸,眸色凌厉地看向沈建国:“大哥,这个位置,不是你坐的吧?”&1t;/p>

    沈建国以一种轻蔑的姿态看着她:“沈枞渊已经卷款潜逃了,这个公司本来就是沈老爷子的,如今他逃走了,理所当然地,这个公司就是我的了。我坐这个位置,也是理所当然啊。”&1t;/p>

    沈安溪语气冰冷地反驳他:“第一,枞渊没有卷款潜逃。第二,即使枞渊不要这个公司了,也轮不到你来继承。”&1t;/p>

    “阿彪,你们进来。”沈安溪这时朝着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话音刚落,便有几个彪形大汉走进了办公室。&1t;/p>

    “沈建国,你再不从这办公室离开,我就让这几个保镖,将你从这里扔出去。”沈安溪吐字清晰,字字掷地有声。&1t;/p>

    这几个保镖是她最近新请来的,自然是谁给他们薪水就听谁的命令。不像沈家那边的保镖佣人,看到沈建国,还得看在他是沈家大少爷的份上,顾忌几分。&1t;/p>

    沈建国的脸上此刻一阵红一阵绿,内心是暗暗咒骂了无数遍沈安溪的祖宗十八代。但他看到那几个保镖健壮的体魄和凶狠的眼神,便只能站起来,自鼻孔处出一声哼声,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办公室。走出门口时,他还用力将门关上,出砰的一声巨响。&1t;/p>

    沈安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目光变得异常幽冷。随即,她走到桌边,拨通了秘书的电话:“让公司各部门的主管立刻到会议室来,我有紧急会议要召开。”&1t;/p>

    沈安溪坐在平时沈枞渊坐的那个位置上,眼神清冷地,在会议室里的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今天我开这个会,主要是简单说一下,你们沈总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由我来主持公司的大局。”&1t;/p>

    110/110877/48083527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