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请问你是
    “谢谢司机。”候御哲给了车费,便和安子怡一前一后下了出租车。&1t;/p>

    安子怡边走着边好奇地看着四周的建筑。这些建筑都很低矮,大概都是两三层的样子,大部分是用大块的石头砌成的。很多建筑的屋顶都种着花草。而且有藤蔓爬满了整片墙壁。她还看到有一栋屋子院子中间是一棵有着粗树干的树,有一枝很粗的树枝往右边的墙面伸了过去,而墙面中间有个大洞,让这树枝畅通无阻地往这方向生长着。&1t;/p>

    也许这屋子就是围着这大树建的吧,挺独特的。&1t;/p>

    街道很宽阔干净,街道两旁都种着花草。偶尔能看到几个走在街道上的路人。这时有微风拂来,风中带着淡淡的花香。一切都令人心旷神怡。&1t;/p>

    安子怡正走着,忽然听到旁边的候御哲说道:“我们订的酒店就在前面。”安子怡抬头向候御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栋红瓦白墙的有着浓浓欧洲风情的建筑映入眼帘。&1t;/p>

    两人并肩走进了酒店大堂内。酒店大堂虽不是富丽堂皇,却也装饰得别有一番风味。候御哲让安子怡在沙处坐下,自己走到前台处,刚跟前台的服务员说自己在这里订了个豪华双人间,耳边却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这么巧啊,你们也住这里?”&1t;/p>

    候御哲转头一看,身边果然又是刚才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自称叫苏珊的女子。他心里暗道,怎么去到哪里都能遇见她?当下候御哲只好礼貌地对她一笑:“是啊,真的好巧。”说完,候御哲就别转头去,让服务员给他开房卡去了。&1t;/p>

    候御哲拿到房卡后,就跟安子怡拿着行李进了房间。放好行李后,安子怡呈大字型地瘫倒在柔软的有着雪白床单的大床上:“终于到达了啦!”&1t;/p>

    候御哲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后,看到躺在大床上的安子怡笑了笑便问道:“晚饭想去哪里吃啊,小妹妹?”&1t;/p>

    “大哥哥说去哪就去哪。”安子怡笑着用一种很萌的声音回答他。&1t;/p>

    两人有说有笑地,拉着手就出了房门。候御哲正关上门,转身准备举步往前走,耳边又是那熟悉的说着英文的嗓音:“咦,我们竟然住得那么近耶,我就在你们斜对面。”那叫苏珊的女子说着,指了指左边的一间房。&1t;/p>

    候御哲这次什么都没对她说,就只是礼貌地对她笑了笑,就拉着安子怡的手往楼梯处走。&1t;/p>

    “咦,我们为什么不去搭电梯啊?”安子怡有点疑惑地问他。&1t;/p>

    候御哲当然没说因为去搭电梯的话,又会遇到那个苏珊。他总觉得她怪怪的,去到哪里都能遇见,有点阴魂不散的样子。当下他回答安子怡道:“走楼梯会快一点吧。等电梯的话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1t;/p>

    楼梯扶手处有着精致的花纹,安子怡指着那花纹问道:“这是哪种花的形状么?看起来很美啊。”&1t;/p>

    “这是小镇里特有的一种花,春天才开放,是白色的。”候御哲边下着楼梯边回答她。&1t;/p>

    安子怡走了一阵后,便问出心中疑虑:“怎么好像刚才那女孩子去到哪里都能遇到啊?”&1t;/p>

    候御哲想起她也觉得怪怪的:“是啊,真是奇怪了。”&1t;/p>

    两人很快就走出了酒店门口。正值黄昏,天边是红彤彤的霞影,映着小镇的绿树白墙,显得格外的诗情画意。&1t;/p>

    安子怡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热狗店,就对候御哲说道:“大哥哥我们去吃个热狗可好?”&1t;/p>

    候御哲点点头说道:“好啊。”&1t;/p>

    于是两人就手拉着手去了热狗摊处买了热狗,然后边走边吃。手中的热狗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安子怡忙不迭地吃了一口手中的热狗,一口咬下去唇齿生香,比她生平吃过的热狗都要好吃。她心情大好,抬头看了看前方散着余晖的夕阳,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一栋别墅的天台处,有个女子在晾衣服。&1t;/p>

    因那别墅离安子怡比较近,她能看到那晾衣的女子有着光洁的脸庞和极细的腰肢,映着夕阳金黄的余晖,晾衣时的一俯一仰都是极美的风景。&1t;/p>

    安子怡又吃了一口手中的热狗,却情不自禁地吟唱起来:“日落西山,有晾衣美人,美兮柔兮,我心悠然。”&1t;/p>

    在她旁边走着的候御哲噗的一声笑出来:“你这什么鬼?让你语文老师知道你说出这样的话,还不跑过来打死你。”幸好刚才那口热狗已经咽下去了,要不候御哲真的会连热狗都一起喷出来。&1t;/p>

    “开什么玩笑,我的语文老师早不记得我是谁了。”安子怡蛮不在乎地将手中剩下的热狗塞进嘴里,然后将竹签扔进道路旁边的垃圾桶:“你这么有文化,来,你即兴作一诗给我听听。”&1t;/p>

    候御哲当即一脸心虚的表情:“我中文一向不大好,还作诗,你别为难你老公大人好么。”&1t;/p>

    “那你居然有这个胆量取笑我。”安子怡装作生气的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爆栗。&1t;/p>

    候御哲当即捂住头大叫:“哎呦,好痛好痛!”边叫还边倒抽着凉气。&1t;/p>

    安子怡出一声嗤笑:“你就装吧你。”&1t;/p>

    可候御哲一直喊疼,还一直不停歇地说着:“这里肿起来了......好像越来越肿了......”&1t;/p>

    候御哲嚷嚷得安子怡有点不放心,便凑近他去看候御哲的头部:“没事吧?不是真的肿起来大包了吧?让我看看。”&1t;/p>

    候御哲一把将她抱起:“居然敢打老公大人,无法无天了真是!”安子怡拼命挣扎,对着候御哲拳打脚踢了一阵,终于挣扎下了他的怀抱,然而却又被他一把扛到了背上。&1t;/p>

    两人正笑着打闹,却不小心地碰到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候御哲连忙转过头对着那中年女子用英文说了句对不起。那中年女子笑了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说话时是一口带着本地浓重口音的英语:“没关系。你俩看起真般配真幸福。”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看着趴在候御哲背上的安子怡:“你女朋友眼睛好美。”&1t;/p>

    候御哲说了声谢谢,又回答那中年女子道:“这是我太太,我们已经有宝宝了。”&1t;/p>

    那中年女子又是露齿一笑:“祝你们永远幸福快乐,也祝你们旅途愉快。再见。”说完,她挥了挥手,就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1t;/p>

    等那中年女子走得远了,安子怡趴在候御哲背上问道:“那个阿姨刚才跟你说了什么?她看起来很友善的样子。”&1t;/p>

    候御哲回答她:“她说我们很般配。又说你的眼睛很漂亮。”背着安子怡走了一阵,候御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喂,你下来了,你好重啊,怎么成了我背你了?”&1t;/p>

    “是你自己刚才要背我的呀,不下,我走累了!”安子怡语声清脆,还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1t;/p>

    候御哲轻笑出声:“好吧,既然这样,那就由老公大人背着你走吧。”&1t;/p>

    安子怡举起双手:“耶,马儿出咯!”&1t;/p>

    许是安子怡喊得太大声的缘故,街道上的行人纷纷向两人行注目礼。不过行人的目光都是带着笑意的友善的。&1t;/p>

    候御哲沉默地背着安子怡走了一阵,安子怡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咦,大哥哥怎么不说话啦?”&1t;/p>

    “背你不用力气啊,我没多余的力气说话了。”候御哲边迈着长腿在街上走着,边假装恶狠狠地对安子怡说道。&1t;/p>

    安子怡听他的语气也没疲惫的意味,便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话说你在英国这里留学,有没有什么趣事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啊?”&1t;/p>

    候御哲回答她:“嗯待我想想。”候御哲回忆了一阵,想起了一件事:“那是我刚来英国这边的第一个月。有天晚上,隔壁宿舍的哥们让我去跟他们嗨,说他们要吸笑气玩。我不想吸这种东西,就没去。结果,到了第二早上,一醒来就听到隔壁宿舍传出惊天动地的大笑。我就很好奇地走过去,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现是其中一个哥们吸的笑气太多了,一直笑个不停。”&1t;/p>

    “后来你猜怎么着?”候御哲转头对背上的安子怡。&1t;/p>

    安子怡顺着他的话问道:“后来生了什么?”&1t;/p>

    候御哲笑了几声:“刚巧那天早上我们班有个同学精神失常自杀了。班长过来宣布消息的时候,隔壁的那个哥们却还在笑个不停。当时我们学校是禁止学生吸食笑气这类东西的。所以隔壁宿舍的人也不敢说他是吸食了笑气。那人就这样在大家都知道这么个悲伤消息时,笑了很久。我们同班的是会住在同一个宿舍的。所以他的笑声全班的男生都听到了。这件事后来被我们班的男生挂在嘴边取笑了很久。”&1t;/p>

    安子怡真是不知说什么好,想了一会,才说道:“这也真是太凑巧了啊......还有别的有趣的事情么?”&1t;/p>

    “有啊。”候御哲嘴边勾起一抹笑:“我昨晚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梦。”&1t;/p>

    安子怡来了兴致:“什么梦?”&1t;/p>

    “梦见你个贪吃鬼跟我抢好吃的,最后竟然把我吃掉了。前半部分挺好的,后半部分就有点像噩梦了。后来我从梦中惊醒,看到你正静静躺在我身边,才长吁一口气,拍了拍心口继续睡。”候御哲信口胡扯了一通。&1t;/p>

    110/110877/48083528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