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无赖的沈枞渊
    “安溪,我承认,那次是我不对。你可以回来吗,我很想你。”手机那端的沈枞渊态度很是柔和。&1t;/p>

    沈安溪还记得那天晚上沈枞渊对自己那不耐烦的态度,在自己伤心哭泣的时候,他竟然嫌她烦,嫌她吵到了他睡觉。虽然他道歉了,可是沈安溪还是有点气恼。她沉默了片刻,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还在生气,等我气消了再说吧。”说完,沈安溪就挂了电话。&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便换了睡衣,到床上补眠去了。最近沈安溪在张家忙着照顾两个宝宝,几乎都没怎么睡过好觉。&1t;/p>

    才刚睡下没多久,沈安溪都还没睡着,便听到门外有敲门声,随之响起了一个佣人的嗓音:“沈太太,沈少爷到了楼下大厅,说是要接你回家。”&1t;/p>

    沈安溪听了,只好从床上坐起来,回答道:“我这就下去。”说完,她就从床上起来,拿起旁边衣架处的衣服,穿好后就下了大厅。&1t;/p>

    到了大厅处,见到沈枞渊正坐在那个红木茶几旁喝着茶。沈安溪走过去:“不是说过段日子才回去吗?怎么还跑过来了?”&1t;/p>

    沈枞渊听到沈安溪的嗓音,转头看向身后,勾唇一笑:“我想你了。”&1t;/p>

    沈枞渊比之前廋了,下巴处胡子拉渣,像是很多天没剃胡子的样子。一双眼睛却还是炯炯有神的,看着沈安溪的时候,散着喜悦的光芒。&1t;/p>

    沈安溪在沈枞渊对面坐下,态度还是有点冷:“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住得很好。”话音刚落,便听到欧阳晗自里屋走了出来:“枞渊过来啦?我也好久没你了,晚上就留在这里吃饭吧。”&1t;/p>

    沈枞渊闻声便回转头去,对欧阳晗笑容可掬地说道:“好啊。我不如也在爷爷这里住几天?上次爷爷说过教我下棋的,不如趁这次一并教了我。”&1t;/p>

    欧阳晗听到沈枞渊也要在这里住,不禁有些惊讶,他看到旁边的沈安溪,却又心下了然:“好啊,正好有你们这些小辈在这里陪我解解闷。我这就去拿我珍藏的那副玉棋过来。”&1t;/p>

    很快欧阳晗就拿了他的玉棋子和玉棋盘过来。然后沈枞渊和欧阳晗两人就在红木茶几处,兴致勃勃地下起了棋。&1t;/p>

    沈安溪真是懒得理这两人,又走回楼上,回到自己房里睡觉去了。一直睡到吃晚饭的时间,沈安溪才被佣人叫醒。她下了大厅,现沈枞渊正坐在餐桌边,笑吟吟地看着她。&1t;/p>

    吃饭期间,沈安溪一直沉默着,闷头夹菜吃饭。沈枞渊问她什么就简单地回答什么,绝不多说一句废话。&1t;/p>

    餐桌上欧阳家的人,都是嘴角含着笑意,偶尔瞥几眼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沈安溪不是没察觉到他们的目光,却只是视若无睹地,继续闷头夹菜吃饭。&1t;/p>

    令沈安溪郁闷的是,沈枞渊竟就这样在欧阳家住下来了。每天她和他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偏偏欧阳晗又好像很喜欢沈枞渊,时时跟他下棋讨论人生大事什么的。&1t;/p>

    每次沈安溪看到沈枞渊的时候,都是冷着脸或者板着脸跟他擦身而过的,就好像他是欧阳大宅里来的一个陌生人一样。&1t;/p>

    这天,沈安溪正从二楼的楼梯往下走,刚走了几步,便看到沈枞渊自楼梯下走上来,正目光灼灼地,带着笑意地看着沈安溪。沈安溪垂下眼眸,不想与他的目光相接触,脚步却是没停,继续往楼梯下走着。&1t;/p>

    两人一上一下地,走到同一个阶梯的时候,沈枞渊走到沈安溪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1t;/p>

    “麻烦让一让。”沈安溪没好气地说了一句。&1t;/p>

    沈枞渊还是在她跟前,没有移动半分:“安溪,今天天气这么好,一起出去玩吧?”&1t;/p>

    “不了,我还有事,要去你自己去。”沈安溪往右走了几步,想要从沈枞渊旁边往下走。&1t;/p>

    哪知道沈枞渊也往这边走了几步,依然是拦在她跟前:“你要去忙什么?我跟你一起去。”&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你公司不忙了么?天天在我爷爷家呆着做什么。”&1t;/p>

    这时沈枞渊却一把抱住了沈安溪,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想你了呀。”&1t;/p>

    “放手,放手!”沈安溪挣扎开沈枞渊的怀抱,无意转头间,却看到厨房的章嫂走到了楼梯口,正要从楼梯口处走下来。然而,章嫂看到了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她先是一怔,然后就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去走开了。&1t;/p>

    “拉拉扯扯做什么?让别人看到,多尴尬?”沈安溪这时看着沈枞渊低声说道。她此刻的心里真是无比郁结。&1t;/p>

    沈枞渊此时却还是在笑:“有什么关系?市里的人都知道你我是恩爱的一对。”说着,他又伸出手去,想要拉沈安溪的手。&1t;/p>

    沈安溪在他还没触碰到自己的手时,就猛然将手放到了背后,然后就一言不地,转身往二楼走去。&1t;/p>

    沈枞渊却也紧随在她身后,走了一阵,沈安溪生气地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都说了不出去玩了。”&1t;/p>

    沈枞渊勾唇一笑:“谁说我是跟着你了?我上来找爷爷下棋的。”说着,他加快了步伐,从沈安溪身边走过去了。&1t;/p>

    沈安溪真是气打不过一处来,快步走回到了自己房门前,打开房门,进了房间后,又砰的一声关上了门。&1t;/p>

    沈安溪回到房间后,便一直闷在房里看电视。她之前本来是想去一楼外面那个露天的游泳池里游泳的,却被沈枞渊一番纠缠,弄得一点心情也没有了。&1t;/p>

    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节目,沈安溪觉得无比无聊。便又拿了泳衣,去了楼下的露天泳池。&1t;/p>

    今天天气果然很好,阳光明媚,有微风轻拂。阳光铺洒在游泳池的水面上,波光粼粼,煞是好看。&1t;/p>

    沈安溪换好泳衣,便下了泳池,畅快地游了起来。游了大概半个小时,沈安溪觉得有点累,就趴在游泳池边上。趴了一会儿,沈安溪却听见身后响起水声。&1t;/p>

    她回头一看,见到是沈枞渊站到了她身后。&1t;/p>

    “今天天气挺好的,适合游泳。”沈枞渊在沈安溪身后说了一句,然后水声哗啦中,沈枞渊就伸展双臂,向远处游了过去。&1t;/p>

    沈枞渊游了几圈,又回到了沈安溪身边。&1t;/p>

    “不是去和爷爷下棋么,怎么又跑来这里游泳了?”沈安溪看着沈枞渊问道。&1t;/p>

    “爷爷要睡午觉,我不想打扰他。”沈枞渊在沈安溪身边说道。说话的时候,沈枞渊看到有佣人从泳池边走过,他这时带着些恶作剧地勾唇一笑,对沈安溪说道:“你说,如果我再靠近你一点,像这样将身子贴近你,会不会让欧阳家的人,误以为我们在游泳池里鸳鸯戏水?”&1t;/p>

    沈安溪听到鸳鸯戏水四个字后,脸腾地红了起来。她恶狠狠地瞪了沈枞渊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就游到旁边的游泳池楼梯处,自楼梯处走出了泳池。之后她就在沙滩椅上拿了条浴巾,披在身上就离开了。&1t;/p>

    沈枞渊在她身后笑得一脸狡诈,双臂摊开仰靠在游泳池边:“这里的游泳池挺舒服的,安溪你在这里住多久,我就在这里住多久。”他说话挺大声的,惹得这时从游泳池边经过的佣人频频张望。&1t;/p>

    沈安溪知道他是有意为之,心中真是越加郁闷,她在心里骂着沈枞渊这个无赖,脚下步子越来越快,很快就离开了游泳池,走进了大厅里。&1t;/p>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1t;/p>

    一桌人正围在餐桌处吃饭,沈枞渊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沈枞渊就这样坐在桌边接听起了电话:“喂,张秘书?”&1t;/p>

    沈安溪不知道手机里的张秘书跟沈枞渊说了些什么,只见他沉默了一阵后,就说道:“公司的事情由你打理吧,沈太太一日不回家,我就一日不回公司了。”说完,沈枞渊竟啪的一声挂了电话。&1t;/p>

    餐桌上的人,这时不约而同地向沈安溪看过来。他们的目光里只有揶揄和笑意。但是也让沈安溪浑身不舒服。&1t;/p>

    这时,沈安溪的手机来电铃声也响了起来,沈安溪看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张秘书打来的电话。她疑惑地按下了接通键:“张秘书?”&1t;/p>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有些焦急地问道:“沈太太,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沈总回家呢?公司这里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沈总他做决定。”&1t;/p>

    沈安溪心里说了一句,真是岂有此理,张秘书居然开始连他们两个人的私事都要插手了。这肯定是沈枞渊授意她打来的电话。当下她对着手机话筒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今晚就回家了。”&1t;/p>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如释重负:“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沈太太。”&1t;/p>

    沈安溪淡淡地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1t;/p>

    &1t;/p>

    听了沈安溪的话,沈枞渊看着她,挑眉笑了笑:“所以安溪我们今晚就回家了对么?”&1t;/p>

    沈安溪拿着筷子的手指一抖,然后淡淡地嗯了一声。&1t;/p>

    餐桌上的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1t;/p>

    110/110877/48083529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