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歉意
    “我又吵醒你了?”沈安溪的嗓音中带了点歉意。&1t;/p>

    沈枞渊让沈安溪翻过身来,然后将她揽入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的没事的,只是一个梦罢了。记得么,我们的两个宝宝,在张家那儿呢。你之前去那当保姆,不是看到他们都好好的吗?”&1t;/p>

    “那万一,那两个不是我们的宝宝呢?”沈安溪在沈枞渊怀中抽泣着说道。她很想停止哭泣,可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往外流。&1t;/p>

    “难道我们做父母亲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吗?我知道,那两个就是我们的宝宝。只是张家的人,从中作梗而已。这事没准还是那张老先生指使的。”沈枞渊一边拍着沈安溪的背,一边分析道。&1t;/p>

    “张老先生指使的?怎么会呢?是他让张耀丰去给宝宝验dna的。”沈安溪不是太相信沈枞渊的推断。&1t;/p>

    “张老先生和张耀丰在你面前,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做戏给你看而已。然后想通过一张dna验证结果,让我们打消继续追究的念头。你想想,是不是有这个可能?”沈枞渊边说着,边抚摸着沈安溪的头。&1t;/p>

    沈安溪这时停止了哭泣,沉吟了一阵才说道:“我现在想想,确实有这个可能。我开头以为张老先生把我当朋友,才这样和张耀丰吵架。但是现在想想,张耀丰是他儿子,他怎么可能帮一个外人而不帮他儿子?”况且,更别提张耀丰之前还骚扰过沈安溪她。所以张老先生为了让沈安溪她不再追究,和张耀丰两人一唱一和,做一场戏给沈安溪看,也是有可能的。&1t;/p>

    张耀丰骚扰自己这件事,沈安溪回来之后,几乎是忘了,现在沈枞渊提起张老先生,沈安溪又想起了这茬。但是,她并不打算将这事情告诉沈枞渊。&1t;/p>

    一来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已经不在张家做保姆了,张耀丰知道她是沈家太太之后,肯定也不会再打她的主意。二来,她不希望沈枞渊现在为了这件事而分神。沈枞渊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后,肯定会去找张耀丰算账的。沈安溪决定还是不把这件事告诉沈枞渊。&1t;/p>

    这么思索了一阵,沈安溪已经把刚才噩梦的内容忘记得七七八八了,也停止了哭泣。&1t;/p>

    在柔和灯光的照耀下,沈枞渊看到怀里的沈安溪,清瘦的脸庞处带着泪痕,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他不由心疼地说道:“都怪我不好,有个这样的大哥,居然来绑架我们的孩子,让你担惊受怕了。”&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想起大概半个月前,她责怪沈枞渊的那番话,当下心里不免有些内疚。她抚着沈枞渊的胸膛说道:“我们并不能选择自己的家人对么?上次是我不好,口不择言,说了那些话让你伤心。”&1t;/p>

    “我要尽快找出沈建国的下落,一举击垮他。不能再让他这样嚣张了。真是岂有此理!我之前对他处处留情,没有将他赶尽杀绝,不过是顾及着几分兄弟情面,如今他居然来绑架我们宝宝,等我们找回来两个宝宝,我不会再放过他了!我会让他再无翻身之日!”沈枞渊拥紧了怀中的沈安溪,恨恨地说道。&1t;/p>

    沈安溪抚了抚他的手臂,以示安慰。过了一阵,沈安溪问道:“能确定是沈建国的人绑架了我们的宝宝么?”&1t;/p>

    “确定。沈建国和国外的一个黑帮有牵连,是黑帮那边的人,指使人去将我们宝宝绑架了。”沈枞渊回答她。&1t;/p>

    说到这里,沈安溪又紧张起来。沈枞渊感觉到了怀中人的紧绷,连忙安慰了她:“没事的,黑帮也不用怕,到时候,一样有办法将他们瓦解的。不管怎么样,先找回我们宝宝再说。”&1t;/p>

    跟沈安溪聊了一会,沈枞渊看她也不哭泣了,料想她最近应该是不怎么去咨询所,所以空闲时间比较多,导致胡思乱想多了。当下他对她说道:“最近你没怎么去咨询所工作了对么?医生开的药有没有按时吃?最近的睡眠又差起来了么?”说话间,沈枞渊调整了一下姿势,改为仰躺着。&1t;/p>

    沈安溪整个人趴在沈枞渊身上:“嗯,医生开的药我都有吃。最近精神不济,所以就没有去咨询所了。”&1t;/p>

    “要不最近我给你办**身房卡,你每天去健身一个小时。然后去咨询所工作。这样就不会每天胡思乱想了。两个宝宝的事情我处理就好了,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沈枞渊一边说,一边将手放在沈安溪的腰肢上。&1t;/p>

    沈安溪轻轻地嗯了一声。&1t;/p>

    “你趴在我身上睡,会不会安心一些?睡吧,我明天要早起去公司呢。”沈枞渊轻轻地抚着沈安溪的头,声音很温柔还带着轻微的睡意。&1t;/p>

    沈安溪回答道:“好,那我就趴在你胸口处睡吧。”&1t;/p>

    沈枞渊抬手关了房内的灯。两人的微弱呼吸声浅浅地交织在一起,房内一片寂静。&1t;/p>

    沈安溪听着沈枞渊稳定而有力的心跳声,意识渐渐模糊,不知过了多久,她便进入了甜美的睡梦中。&1t;/p>

    第二天。&1t;/p>

    沈枞渊正在桌边看着最近这个季度的,公司的财务报表,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响起了来电铃声。&1t;/p>

    沈枞渊皱了皱眉,拿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是许侦探的来电。他很快地按下接听键:“你好,许侦探。”&1t;/p>

    “沈先生。之前关于章嫂侄子的那对龙凤双胞胎的dna验证报告,出来了。结果显示,张家果然是拿了章嫂侄子的那对龙凤双胞胎的毛,代替了他们领养的那对龙凤双胞胎的毛。”手机听筒里传来许侦探那职业化的嗓音。&1t;/p>

    沈枞渊心里一喜,随即又对着道:“那么,有查到任何关于张家夫妇的秘密了么?”&1t;/p>

    “这个还在查探。”手机那端的许侦探回答道。&1t;/p>

    其实沈枞渊和许侦探早前就讨论过,让人偷偷潜进张家,去偷那龙凤双胞胎的毛出来。然而,后来许侦探现,张家的监控系统实在是太过森严,很难让人潜进去而不被现。所以,他们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而现在,张家知道沈安溪为了那对龙凤双胞胎,竟然不惜到张家做保姆,估计现在张家对沈家人的防范,又加深了不少。所以,这个偷潜进张家的计划,是不大可能成功的。&1t;/p>

    “希望你能尽快查探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出来。”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阳光自落地玻璃窗处射入,照耀在他紧抿着嘴角的脸上,让他的脸庞处的焦急和担忧显得更为深重。&1t;/p>

    这日又是雨天。连绵不绝的雨水下得人极为心烦,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许侦探此刻易了容,在一间书店里坐着,目光却一直盯着对面的那家咖啡馆。&1t;/p>

    张耀丰的太太约了人在对面的咖啡馆见面。&1t;/p>

    许侦探已经在这间书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了。这一个多小时内,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那咖啡馆的门口。却一直都等不到张耀丰太太的出现。&1t;/p>

    加之外面又下雨,让许侦探的耐心几乎要消失殆尽。就在他以为张耀丰太太不会出现了的时候,视野内的咖啡馆门口处,出现了一抹纤细的人影——正是张耀丰的太太。&1t;/p>

    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中袖风衣,腰带处是收腰的设计,显得她的腰肢盈盈一握。此时她正步履款款地,推开咖啡馆的门,走了进去。&1t;/p>

    许侦探刚才心中燃起的烦躁顿时一扫而光,他双目炯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咖啡馆对面的情况。&1t;/p>

    张耀丰的太太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就更方便许侦探他观察拍摄了。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男子,在张耀丰太太对面坐下。&1t;/p>

    两人点了咖啡和点心,然后就开始有说有笑起来。&1t;/p>

    从咖啡馆对面看过去,能看到两人相谈甚欢。而且谈话到中途,那男子还握住了张太太的玉手,放在唇边亲吻,俨然一对在热恋中的男女的模样。&1t;/p>

    许侦探的唇边不禁扬起笑意,看来,他的任务就快要完成了。当下他拿出微型照相机,找准角度,拍了几张那男子和张太太态度亲昵的照片。&1t;/p>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快到中秋了,天色比夏天的时候黑得要早,加之又是雨天,更是天黑得快。&1t;/p>

    许侦探一直坐在书店那个位置上,没有移动过。他的眼睛更是像老鹰盯着猎物一样地,盯着咖啡馆对面的那两人。&1t;/p>

    到了七点多的时候,张耀丰的太太和那男子微笑着离开咖啡馆,在马路边招了部计程车,离开了。&1t;/p>

    许侦探也迅找了部计程车,紧紧地追随着两人乘的那部计程车。张耀丰的太太和那男子所乘的那部计程车,在四季酒店门前停下。许侦探见状,也让司机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1t;/p>

    许侦探下了车后,也不急着追上去,在马路边的一张长椅处坐了下来。他坐在长椅处看到两人相拥着进了四季酒店。过了一会儿,许侦探才从长椅处站起,往四季酒店的门口走去。&1t;/p>

    到了四季酒店的前台,许侦探向前台的工作人员出示了身份证:“你好,我想见一下你们酒店的总经理。”&1t;/p>

    110/110877/48083530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