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李先生,你站住
    “李先生,你站住。”果然不出沈枞渊所料,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这时从椅子处站了起来,语声中带着威胁地道。&1t;/p>

    沈枞渊停下脚步,回头对那瘦削男子说道:“既然你们都不同意,那这生意就谈不成了,难不成林先生你还想留我在这里吃饭?”&1t;/p>

    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脸色一沉,上前几步到了沈枞渊跟前:“价格一分也不能少,军火不能不要。我们已经带过来了,少废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的话音刚落,沈枞渊对面站着的男子都纷纷自腰间掏出手枪,举起手枪对准了沈枞渊。&1t;/p>

    沈枞渊身后的保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也掏出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对面的人。&1t;/p>

    沈枞渊这时一笑,笑意带了几分邪气:“所以你们这是强买强卖?”&1t;/p>

    “当然了,我们本就是黑社会,李先生你现在才知道么?”那瘦削的男子的语气是咄咄逼人的。&1t;/p>

    沈枞渊双手插在裤兜里,脸容处没有任何惧色。他耸了耸肩,然后就走回之前的椅子处坐下:“那好,我们再来谈谈这笔军火生意。”&1t;/p>

    “我说过了,没得再谈。我也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此时脸色是越加的阴沉。&1t;/p>

    “我再要多一倍数量的军火,价格比你之前说的那个低百分之十。另外,我要见你们组织里更高一级的头目。”沈枞渊翘起二郎腿,施施然地说道。&1t;/p>

    话音刚落,沈枞渊便感觉有冰冷的枪支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处,耳边是那瘦削男子的冰冷嗓音:“你以为你他妈的算老几?我们的头目是你要见就见的?信不信我一枪就崩了你,让你血溅当场?”&1t;/p>

    沈枞渊猛地自椅子处站起,手肘一撞那瘦削男子拿枪的手,那瘦削男子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自己手一软,手中的枪支便拿不稳,往地下跌落。&1t;/p>

    沈枞渊接住那往下跌落的枪支,另一只手将那瘦削男子用力地推到旁边的墙上,下一刻,沈枞渊手中的枪便顶在了那瘦削男子的太阳穴处:“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血溅当场?今日我也是长见识了,你们黑社会的人,也会用成语。血溅当场这成语用得不错嘛。”说话的同时,沈枞渊举起另一只手,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响指。&1t;/p>

    旁边的那几个跟着沈枞渊来的保镖,看到沈枞渊打响指后,齐刷刷自腰间掏出一个瓶子,向空中喷洒起来。&1t;/p>

    房间内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味。没多久,瘦削男子那方的人就开始纷纷咳嗽起来。&1t;/p>

    “这是新型的气味毒药。你们只能从我们这里找到解药。明天,这个时候,我要见到你们组织里更高一级的头目,以及我要的军火。”沈枞渊冷冷地说完这些话,便和几个保镖出了酒店房间。&1t;/p>

    那瘦削的男子只觉自己浑身无力。待沈枞渊几人走了以后,他便拨了电话给茱莉亚。和茱莉亚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临挂电话的时候,那瘦削的男子听茱莉亚在电话里说了一句:“没用的废物。”&1t;/p>

    那瘦削的男子挂了电话,抬起软的手,抓起桌上的玻璃杯便向墙上砸了过去。&1t;/p>

    长窗外是一片明媚的阳光,将四周的景物都渲染得格外流光溢彩。茱莉亚正坐在长窗边沿,看着窗外的景物出神。她的那波浪形的金色卷披散着,在阳光的映射下,散着柔滑的金色光芒。&1t;/p>

    梁绍从茱莉亚背后看过去,觉得她的背影像极了某些油画处的背影细描。他轻轻地走上去,从茱莉亚背后抱住她:“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出神?”&1t;/p>

    这里是茱莉亚最近租的一栋别墅,自那晚后,两人便频频幽会。&1t;/p>

    “伦敦那边的,负责买卖军火的一个头目,说是被某个老板下了毒。那个老板说要见组织中更高一级的人。而且,还要大批的军火。”茱莉亚回过头来,对梁绍温柔笑道。&1t;/p>

    梁绍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茱莉亚这时笑道:“你几岁了?哪有人亲只亲额头的?亲吻应该是这样的......”她说着,便吻上梁绍的唇。&1t;/p>

    两人缠绵了一阵,梁绍才放开茱莉亚,勾起手指,在她鼻梁处轻轻地刮了刮:“你这个勾人的小妖精。”&1t;/p>

    茱莉亚扬起头笑了起来,竟张口咬住了梁绍那原本放在她鼻梁处的手指。梁绍就任由她咬着,另一手抚上了她的脸庞:“好了,我们来说正事。你要过去伦敦处理这事吧?”&1t;/p>

    茱莉亚这时才收敛住脸上的笑意:“当然。这事情自然是要我去处理的。他的更高一级的头目就是6哥了,这事情总不能6哥去吧。”&1t;/p>

    “那我跟你一起去伦敦。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做。”梁绍随即说道。&1t;/p>

    “我去伦敦办事,你跟着我做什么?万一6哥有任务吩咐给你呢?”茱莉亚说着,伸手抚着梁绍侧脸。&1t;/p>

    梁绍拉住茱莉亚放在自己侧脸处的手:“6哥有任务吩咐的话,我再回来好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说完,他拉住茱莉亚的手往自己的腹部伸过去:“你应该摸一摸我的腹肌。我的腹肌是不是很棒?”&1t;/p>

    茱莉亚凑近梁绍,与他鼻尖对着鼻尖,玉手却往他的腹部下面摸去:“也许我的手应该伸往更下面一些?”&1t;/p>

    灿烂的阳光自长窗照进来,倾泻在屋内一对缠绵着的人影身上。&1t;/p>

    第二天。&1t;/p>

    房内的沈枞渊抬手看了看表,离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他要着手开始易容了。&1t;/p>

    对着镜子粘胡子的时候,沈枞渊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英国的食物非常不好吃,沈枞渊纵然在英国留学过几年,却依然是不适应这里的食物。今天他都没吃过什么东西。&1t;/p>

    沈枞渊用镊子小心翼翼将一撮胡子夹起,然后用那种特殊的胶水将其黏在下巴。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来。沈枞渊烦躁地将镊子扔到桌上,只能打电话叫了个外卖。&1t;/p>

    外卖到了的时候,沈枞渊已经易好了容。他打开外卖的包装,叹息了一声,拿起叉子就吃了起来。&1t;/p>

    外卖的饭比去饭店吃的东西更难吃,沈枞渊吃了几口就再也没法忍受,将盒子刀叉用袋子装起来,一并扔进了垃圾桶。&1t;/p>

    到了出的时间,沈枞渊到了酒店大堂等那几个跟他一起来伦敦的保镖。等了一阵,那几个保镖6续到了。沈枞渊见他们都来了,便从椅子处站起:“那我们就出吧。”&1t;/p>

    沈枞渊一行人走出了酒店门口,正在马路上走着,沈枞渊身后的一个保镖忽然开口说道:“老大你这个样子很霸气啊。再在手臂上纹个花臂,就更有气势了。”&1t;/p>

    话音刚落,沈枞渊身后的几个保镖就都笑了起来。沈枞渊这时回头笑着对他们说道:“是吧,我的胡子是不是很帅?”&1t;/p>

    “是啊,要不老大等会跟我们一起合个照。”几个保镖中的其中一人打趣道。&1t;/p>

    沈枞渊这时伸手拦了部计程车:“好啊,我就这个样子跟你们游遍伦敦都可以。”&1t;/p>

    这几个保镖都是在沈枞渊手下工作了几年的了,平时沈枞渊对他们都不错,跟他们在一起时也没什么架子。沈枞渊比较会笼络人心长袖善舞,所以跟这几个保镖很容易就打成一片。&1t;/p>

    到了昨天那栋酒店,沈枞渊下了计程车,就跟几个保镖直接往酒店侧门走。&1t;/p>

    几人径直到了昨天在的那间房的门前。沈枞渊上前握着门把手,刚想要转动它,却现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他松开门把手,按了按门铃。&1t;/p>

    门里响起了脚步声,又是一个像昨天那样应门的,冷冰冰的声音:“哪位?”&1t;/p>

    “你好,我是李云。”沈枞渊每次听到这些人冷冰冰的声音,都觉得不舒服。&1t;/p>

    门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一个穿着紧身花衣的男子正站在门口,对着沈枞渊几人生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进。”虽然是做着请的手势,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带着敌意的。&1t;/p>

    沈枞渊刚一踏进房门,就有些惊讶。他看到了两个熟人。茱莉亚和梁绍。&1t;/p>

    茱莉亚在这里出现并不让沈枞渊很震惊,因为他也能隐约猜到,茱莉亚是黑帮势力的人。沈枞渊却没料到,梁绍会出现在这里。&1t;/p>

    更让他担心的是,因为梁绍做过他很长时间的秘书,他怕他的易容会瞒不过他。而且,沈枞渊了解梁绍,这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智商却是一直在线的。难保当中出什么岔子,梁绍就会认出他来。&1t;/p>

    一时间,沈枞渊脑里思绪百转,所以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在众人的眼里,他是脸上带着些礼貌微笑并带着些冷漠的。&1t;/p>

    茱莉亚率先从软椅处站起来,言笑晏晏地走到沈枞渊跟前:“你好,李先生。我叫茱莉亚。”说话的同时,她向他伸出了那白得跟葱一样的手。&1t;/p>

    沈枞渊还记得茱莉亚当初勾引自己的事情,心里不觉有点反感,并不想跟这个女人触碰。但是既然对方一个女子主动伸出手来了,他也碍于情面不好不与他握手。于是当下沈枞渊便压下心中的抵触,和茱莉亚礼貌地握了握手。&1t;/p>

    110/110877/48083531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