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第一时间告诉你
    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我也是刚才听到了茱莉亚手机上的电话通话内容,才得知的。至于嫂子怎么会落到他们手上,现在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这些他们可能是通过别的渠道沟通的,所以我无法得知这方面的信息。”手机那端的李俊语气顿了顿,又说道:“但我会尽我所能,将查探到的信息第一时间告诉你。”&1t;/p>

    沈枞渊听到沈安溪被黑帮绑架这个消息后,内心就是难言的担忧和焦虑。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救沈安溪,根本无从下手。当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希望你尽快将茱莉亚和他们黑帮老大的会面地点告诉我。”&1t;/p>

    “好的,我会的。”手机那端的李俊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1t;/p>

    沈枞渊去冰箱处拿了一杯冰水,喝了几大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黑帮的人抓了沈安溪去做人质,肯定是要拿她来制衡他的。因为他之前被梁绍识破了身份。再加上,安溪现在又逃跑了,所以,安溪目前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1t;/p>

    而他沈枞渊,就只有在这里等李俊给他消息了。&1t;/p>

    沈枞渊脑里思绪纷纭地想了一阵,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欧阳晗的电话。欧阳晗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喂,枞渊吗?是要找安溪吗?你们又吵架了啊?”&1t;/p>

    沈枞渊听到欧阳晗这么直白的话,不觉失笑。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不是的,爷爷。安溪她说太想我了,就跑过来英国看望我来了。我们宝宝就拜托你们照顾几天。我们过段日子就会回去的。我这几天,在英国这边出差。等忙完了,就会回去的。”沈枞渊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深呼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往常的无异:“安溪她出得匆忙,就没跟你说,我怕你担心,就打个电话来跟爷爷你报个平安。”&1t;/p>

    沈枞渊不想告诉欧阳晗真相,怕他老人家承受不住,又帮不上忙,会白白耗费精力担心一场。&1t;/p>

    手机那端的欧阳晗这时爽朗笑道:“好好好,你们年轻人好好去国外玩玩,增长见闻,也是好的。安溪在吗,让我跟她说几句吧。”&1t;/p>

    沈枞渊这时只好借口说道:“安溪去洗澡了,她在沐浴间里呢,爷爷有什么要对她说的,跟我说就行了。”&1t;/p>

    “哈哈,好的。让她注意一下身体,不要胡乱吃太多辛辣寒凉的东西。上次我的私人医生到了大宅里,我让他给安溪看了一下,他说安溪身子有些弱,要好好调理。”手机那端的欧阳晗这时说道。&1t;/p>

    沈枞渊强压住心中翻涌而出的酸楚,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爷爷你放心。”顿了顿,沈枞渊又说道:“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哦。对了,爷爷要我从英国带手信回去吗?”&1t;/p>

    “哈哈,不用了,有心了。我经常到英国旅游的。就先这样吧,再见,枞渊。”说完,欧阳晗就挂了电话。&1t;/p>

    沈枞渊挂完电话后,便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放到嘴边。他心中烦躁地喷出一口烟雾。双目似是失去了焦点一样的看向窗外。&1t;/p>

    窗外一片阴雨和雾气。让沈枞渊原本郁闷的心情更加阴霾不已。想想自从安溪嫁给自己后,好日子没享过多少,却时时担惊受怕。之前是他失踪,后来是宝宝被绑架,现在又因为他,被黑帮绑架。&1t;/p>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1t;/p>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竟是因为他沈枞渊有沈建国这样的一个大哥。&1t;/p>

    真是讽刺。别人家的大哥都是护在自己弟弟面前,帮着自己弟弟出谋划策。他沈枞渊的大哥倒好,从小到大没帮助过他不说,到了他沈枞渊成家立室后,还想对他谋财害命。&1t;/p>

    沈枞渊将指间香烟的烟灰弹落到旁边的烟灰缸处,正脑中思绪纷纭着,又听到不远处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1t;/p>

    沈枞渊连忙从椅子处起身,走到桌边,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说吧,李俊。”&1t;/p>

    手机那端又传来了李俊的嗓音:“我查到他们的见面地点了。明天下午大概四点左右,在席来月大酒店六十三层4o9号房。”&1t;/p>

    沈枞渊又问道:“只有茱莉亚和黑帮老大两人见面吗?”&1t;/p>

    “具体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应该知道这会面的人也不多,是茱莉亚和黑帮老大的私下见面而已。”手机那端的李俊回答道。&1t;/p>

    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那好,我这就安排人手。谢谢你,希望你一有安溪的消息,就告诉我。”&1t;/p>

    “我会的,我还在努力查探消息中。”手机听筒里又传出了李俊的嗓音。&1t;/p>

    沈枞渊回答道:“那就先这样了,有什么事再联系。”&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1t;/p>

    沈枞渊又拨通了一个手下的电话:“阿树,带上你最精锐的手下,订今晚到伦敦的机票,以最快的度赶过来。事情很紧急。”&1t;/p>

    手机那端的阿树听到沈枞渊紧急的语气,知道事态的紧急性,当下立即回答道:“好的,我这就带手下过去。”&1t;/p>

    “嗯,到了伦敦的机场我亲自过去接你们。”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沈安溪自医院后门逃出去后,便拨了警察的电话。她知道自己仍然在国内,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1t;/p>

    拨通了警察的电话后,那边很快接通:“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1t;/p>

    沈安溪像是那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好,我是被人绑架到这个城市的。我现在独自逃脱出来了,但是身无分文,请问你们能帮我联系我的家人,将我送回我所在的城市吗?”&1t;/p>

    “可以的,请问你具体位置在哪?我们这就开警车过去接你。”沈安溪左顾右盼了一阵,看到左边一个小卖部处有个门牌号,便照着那门牌号念了出来:“金华路674号旁边的公用电话亭处。”&1t;/p>

    “好的,那么小姐你就在原地等我们,我们一会就到。对了,请问应该怎么称呼小姐你呢?”电话那端的警官礼貌地问道。&1t;/p>

    “我叫沈安溪。安全的安,小溪的溪。”沈安溪对着电话话筒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怕对方听不清楚,还特意说得详细了一些。&1t;/p>

    “好的,我们这就开警车过去。你不用惊怕。”电话那端的警官还很温和地安慰了沈安溪一句。&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道了声谢,才放下电话。&1t;/p>

    沈安溪挂了电话后,走到电话亭不远处的一处水泥长凳坐下。她很饿也很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久没吃过东西了。现在只盼望警察能快点过来,将她接回警局,然后帮她联系到家里人,将她尽快送回家。&1t;/p>

    过了一会,沈安溪觉眼前的大街上有一个神情凶恶的男子,正目露凶光地看着自己。然后她看见那男子向着不远处的同伙招了招手,又指了指她。&1t;/p>

    沈安溪心觉不妙,便从长凳处站了起来,然后猛地往左边小道跑了过去。然而才跑没多久,后面纷乱的脚步声渐近,有一群男子朝她冲了过来,将她包围住。&1t;/p>

    沈安溪这时的身体很是疲累,更何况她又是一个女子,任凭她怎么挣扎,还是被那几个男子抓住了。&1t;/p>

    这几个男子像抬着什么家具一样,将沈安溪往一辆面包车抬过去。一路上沈安溪拼命呼喊:“救命,救我,他们是来绑架我的,救我!”&1t;/p>

    这一片地区不知为何,没什么行人出没。这时有一个长相清秀的看似是高中生的男孩经过,听到沈安溪的呼喊声,他停住了脚步,向沈安溪这边看了过来。&1t;/p>

    “你们这是怎么了?”那长相清秀的男孩脸露疑惑地问道。&1t;/p>

    “救我,快帮我报警,他们是来绑架我的!”沈安溪用尽全力,拼命喊道。话音刚落,沈安溪就被一个男子捂住了嘴巴。然后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再张嘴说话。&1t;/p>

    “这是老子的媳妇,别来多管闲事!”沈安溪旁边的一个男子,对着那长相清秀的男孩恶狠狠地喊道。&1t;/p>

    那长相清秀的男孩脸露惧色,然后就一言不地快步离开了。&1t;/p>

    就这样,沈安溪被几个彪形大汉抬上了面包车。&1t;/p>

    伦敦的机场。&1t;/p>

    雨越下越大,气温也骤然降低了好几度。在机场口等候着的沈枞渊不断地抬手看表,又不时地向着机场口张望着。&1t;/p>

    一行人自机场口走了出来。沈枞渊心中一喜,远远就向他们举起了手:“阿树,这边。”&1t;/p>

    那行人快步地向沈枞渊走了过来。&1t;/p>

    “沈总。”为的阿树向着沈枞渊快走了过来,“辛苦你来接机了。”&1t;/p>

    沈枞渊张开怀抱,与阿树拥抱了一下,又微笑着向他身后的男子们点头示意,然后开口说道:“快叫计程车离开这里,你们没带伞,也不能一直被雨这样淋着。”&1t;/p>

    沈枞渊带着阿树一行人到了酒店,然后到了酒店的饭堂吃了饭。接着他就与这行人上了酒店房间。&1t;/p>

    110/110877/48083531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