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陆哥你要不要在床上躺一躺
    看着怀中的茱莉亚脸色苍白,梁绍心中不觉越加心疼。他这时抬眸,看到6景城正用探寻的目光看着他,梁绍才惊觉自己会不会在6景城面前,表现得对茱莉亚太过关心了,当下他只好解释道:“茱莉亚小姐一个女儿身,受了那么重的伤不会有事吧?”&1t;/p>

    6景城眸色淡淡地看着梁绍怀中的茱莉亚:“更重的伤她都受过,没事的,她是铁娘子,这点伤怕什么。”说着,6景城又话锋一转:“看来沈先生对你蛮手下留情的啊,他伤了我们两个,却没伤你。你之前这样帮助沈建国,难道他还念着主顾情分?”&1t;/p>

    梁绍又不是愚蠢的人,他知道6景城这句话其实是在试探他与沈枞渊现今的关系,当下他便解释说道:“沈枞渊这人为人比较正派,他伤你们实属迫不得已,我没有武器在手,他没必要伤我。再说,当初我帮助沈建国,是因为利益驱使,并不是选择了阵营。我其实无意与沈枞渊作对。”&1t;/p>

    6景城这时说道:“这人有勇有谋,确实是个劲敌。我累了,还是等我伤好了之后,再详谈吧。”&1t;/p>

    梁绍连忙点头说道:“好的,6哥你要不要在床上躺一躺?”&1t;/p>

    房间内。&1t;/p>

    沈枞渊带着一众人离开席来月大酒店后,便回了原来的酒店内。回到酒店后,他吩咐众人自由活动,休息好准备明天的营救活动。&1t;/p>

    之后,他就在靠窗的椅子处坐下,拨通了李俊的电话:“阿俊,我有黑帮老大6景城的手机号码。有了手机号码,你是不是就能监控到他的电话通话内容?”&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给了沈枞渊肯定的答复:“是的,可以。”&1t;/p>

    沈枞渊又说道:“我们明天要再去一次席来月大酒店,你可以看到酒店的监控录像吗?”&1t;/p>

    既然之前李俊可以控制酒店的监控系统,沈枞渊猜想,他应该也可以查看到酒店的监控录像。&1t;/p>

    “可以的,这个很简单。”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  &1t;/p>

    “好的,那你明天要保证手机开机,我们明天去营救沈安溪,我要确保随时都能联系到你。”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好,我这几天哪里都不会去,手机充满电24小时开机。”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1t;/p>

    “好,这段日子,幸亏有你。”沈枞渊长叹一口气说道。&1t;/p>

    手机听筒里传来李俊的声音:“你我做了这么久的朋友,不用那么客气说这些。今天就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行动吧。”&1t;/p>

    沈枞渊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就拿了衣服去了沐浴间洗澡。&1t;/p>

    这天沈枞渊都没怎么吃东西,一则没胃口,二则这个城市的食物他实在吃不惯。上次茱莉亚介绍的那家餐馆,他跟手下的人去吃了,却现那里的食物也是差强人意。去过一次沈枞渊是再也不想去了。&1t;/p>

    沈枞渊早早洗完澡,穿着浴袍,躺倒在床上,便伸手关了房间的灯,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1t;/p>

    等我,安溪,等我去救你。&1t;/p>

    沈枞渊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阵,终于模模糊糊地睡着了。&1t;/p>

    走廊长而黑,沈枞渊看不清脚下的路,只能凭感觉一直向前走着。不知哪里传来滴答的水声,在如此幽暗而寂静的环境中,听在耳里,让人有点毛骨悚然。&1t;/p>

    沈枞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就这么一直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仿佛也没走多久,他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惨烈的女孩子的叫声。&1t;/p>

    好像是受了折磨之后出的悲惨叫声。更令沈枞渊的心抽紧的是,那仿佛是沈安溪的声音。&1t;/p>

    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沈枞渊的呼吸急促起来。他不觉张口大叫起来:“安溪,是你吗?是你吗?安溪?”&1t;/p>

    一声声的安溪在漆黑无尽的长廊里回荡着,却听不到回应。&1t;/p>

    又是一声惨烈的叫声,沈枞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别怕,我来救你了!”&1t;/p>

    他摸索着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循着声音走了一阵,沈枞渊终于找到声音出的地方。&1t;/p>

    沈枞渊在那房间门口站定。眼前的景象令他无比惊怕,随即又是无比的心疼。&1t;/p>

    脸上满是血痕的沈安溪被绑在一张椅子处,旁边有一个身形极其魁梧的男子,沈枞渊看不清那男子的长相,只看到那男子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极其达,达到让人觉得畸形的地步。&1t;/p>

    只见那男子拿起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往沈安溪的脸庞处割去。刀子碰到沈安溪的脸庞时,那男子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沈安溪的脸上又多了一道血痕,随之她的惨叫又响了起来。&1t;/p>

    这时,沈安溪睁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到站在门口处的沈枞渊,然后她向他求救道:“救我,枞渊救我......”&1t;/p>

    沈枞渊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很想冲上去,将那男子一拳打倒,或者将他手中的刀子夺过来,往他脸上划个七七四十九刀。&1t;/p>

    然而,不知为什么,沈枞渊却只能站在门口,丝毫不能动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椅子处的沈安溪被那男子折磨。&1t;/p>

    “安溪,安溪,安溪!”沈枞渊只能在门口处大声地喊着,他只有一双手能动,所以他只能拼命地伸出手向前抓着,抓着......&1t;/p>

    沈枞渊猛地自噩梦中醒来。他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漆黑的酒店房间里的天花板。因为房内只有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的霓虹灯的光线,所以沈枞渊只能勉强分辨出酒店房间内摆设的模糊轮廓。&1t;/p>

    沈枞渊呼吸沉重地自床上爬起来,摸索着去开了房间内的灯。然后他撑着头,从床上下来,去桌边拿起烟盒,自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按动打火机,点燃了它。&1t;/p>

    他将那支细长的香烟放在唇间,深深地吸了一口。仿佛得了绝症的人遇到救命良药一样,沈枞渊连续吸了几口手中的香烟,才令惊恐莫名的情绪稍微地稳定下来。&1t;/p>

    沈枞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从窗户这里看出来,能看到远处灯火辉煌的伦敦之眼。&1t;/p>

    沈枞渊这个房间是伦敦著名酒店的顶层,号称能俯瞰伦敦夜景的总统式套房。然而此刻沈枞渊哪有心情欣赏夜景。看着眼前闪烁不断的霓虹灯,沈枞渊只觉得内心无比烦乱。他转身,朝不远处的酒柜走过去。&1t;/p>

    走到酒柜前,沈枞渊也懒得去看到底是什么酒,胡乱地拿了一瓶酒出来。然后他又在附近的柜子里拿了一个酒杯出来,倒了满满的一杯酒。&1t;/p>

    沈枞渊将手中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因为顾及到明天要去营救沈安溪,他必须要保持头脑的清醒,所以不敢喝太多的酒。一杯酒下肚后,他没那么烦乱了。酒精有稳定神经的作用。&1t;/p>

    沈枞渊深呼吸了一口气,又爬到床上躺下,关了灯。然而没睡多久,沈枞渊又在噩梦中醒来。沈枞渊心中烦闷,干脆开了灯,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的椅子处坐下,点燃了一支烟。&1t;/p>

    沈枞渊就这样坐在窗边,一边看着伦敦的夜景,一边抽烟,渐渐到了天亮。烟灰缸里的烟头越来越多,沈枞渊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抽了多少支烟。只知道那盒新拆开来的烟,已经没了大半。&1t;/p>

    沈枞渊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他先是睁开眼睛,接着就赶紧抬手看了看手表,幸好,还没到跟6景城那边会面的时间。他自椅子处起来,去沐浴间简单地洗了把脸,然后给阿树打了个电话:“阿树,弟兄们吃早餐了吗?”&1t;/p>

    “还没呢。”手机那端的阿树回答道。&1t;/p>

    “那好,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回我房间里,我们一起讨论一下等会的营救行动。”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好,我这就叫弟兄过来集合。”手机那端的阿树说道。&1t;/p>

    阳光无声地倾泻进室内,给屋内的一切都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李俊穿着牛仔裤t恤坐在椅子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电脑屏幕处的,是席来月大酒店里的监控系统所捕捉到的画面。&1t;/p>

    席来月大酒店的摄像头无处不在,确保酒店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摄像头拍到。&1t;/p>

    李俊不想放过电脑屏幕上的任何一处画面,免得有什么纰漏。&1t;/p>

    沈枞渊带着一众人到了席来月大酒店,到了昨天的那个房间门前。阿树率先走上去,敲了敲房间门。&1t;/p>

    门里面很快响起脚步声,随即门把手扭动的声音响起,门随即从里面被打开。一个穿着花色紧身衣的男子站在门口处,神色冷漠地对沈枞渊他们说道:“进来吧,老大等了你们很久了。”&1t;/p>

    室内开着欢快的摇滚乐。李俊一边从自己怀里的那包大薯片中,掏出几片薯片塞进嘴里,一边抬手看了看手腕处的表。&1t;/p>

    下午两点十分。嗯,应该到了沈枞渊和黑帮老大他们会面的时间了。&1t;/p>

    李俊咀嚼着嘴里的薯片,过了一阵,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向个猴子一样,猛地从椅子上蹦起来,飞快地到了那放着手机的桌边。&1t;/p>

    110/110877/48083532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