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心有余悸
    沈安溪在华英小学做英文老师的期间,亲眼看见这小学的经费有多紧张,她很心疼那学校里的小孩子,所以,她真的很希望能为华英小学筹集到捐款。&1t;/p>

    当下沈安溪就跟沈枞渊说道:“那沈先生等我一会,我先去储物柜那边拿了东西,就出来。”&1t;/p>

    沈枞渊对她微微一笑,眼眸里映着远处的通明灯火,显得一双俊目格外的亮:“我开车到欢乐广场门口等你。”&1t;/p>

    沈安溪回答了他一句好的,便转身往储物室那边走了过去。&1t;/p>

    沈枞渊随即便去了不远处的停车库,去开了跑车出来,到了欢乐广场门口。沈枞渊坐在车里等了一会,便看见沈安溪到了车门旁,朝他招了招手。&1t;/p>

    此刻一袭晚礼服的沈安溪,在路灯的照映下,显得纤细高挑,腰肢细细不堪一握的模样,光是一个影子,也让沈枞渊觉得她很美。&1t;/p>

    沈枞渊摇下车窗,微微伸出头去,对车门旁的沈安溪说道:“车门我开了,你上车吧。”&1t;/p>

    沈安溪闻言,就到了车后座的车门处,伸手抓住车门把手,将车门打开,然后弯身坐进了车里。&1t;/p>

    刚把车门关上,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说道:“怎么不坐副驾驶的座位?这样我们比较好谈话。”&1t;/p>

    沈安溪随即回答他:“车后座比较宽敞,我还是坐这里好了。这里一样可以谈话的,坐哪里都没差别。”沈枞渊刚才在慈善活动处拥吻她,让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所以沈安溪觉得,还是跟沈枞渊保持距离比较好。&1t;/p>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也没再说话,便开动了车子。&1t;/p>

    窗外的景色不断地在车窗处飞掠而过,沈安溪沉默地侧头去看车窗外的景物。看了一阵,她回过头来,将目光转向那在驾驶位置处开着车子的沈枞渊身上。&1t;/p>

    他此时静默地开着车,修长而指骨分明的手握在方向盘上,偶尔转动着它。因为沈枞渊在他背后,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只能看到他的一个侧面。他的侧面无疑是俊朗的,在车窗外夜色的映衬下,显得线条流畅优雅。给人一种清冷高贵之感。&1t;/p>

    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姓沈的男子,总给沈安溪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然而,她又明明记得,在她的生命里,她从未见过他。所以现在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1t;/p>

    沈安溪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正在开车的沈枞渊开口问道:“所以,华英小学里现在一共有多少个老师和学生?”&1t;/p>

    沈安溪回过神来,很快地回答他道:“加上我和校长,一共就四个老师。学生大概就一百来个吧。”&1t;/p>

    见沈枞渊没再问话,沈安溪又说道:“小学里的建筑现在是危楼了,所以我们学校现在真的很需要钱。但是因为这些华裔是在美国,所以慈善活动上的人好像都不大感兴趣。可能他们觉得既然是在美国的华人,那么就跟他们没多大关系了吧。毕竟将来这些小孩子长大了,大多都是在美国展,不会回来建设中国。”顿了顿,沈安溪又说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华裔啊。看着他们受苦,作为一个中国人,心里挺难受的。”&1t;/p>

    沈安溪一股脑地说了那么多的话,沈枞渊也只是淡淡的回了个嗯子。加之沈安溪又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她猜不到他此刻的心情。&1t;/p>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说道:“你说的酒店到了。”话音刚落,车子便在一栋酒店前停了下来。&1t;/p>

    沈安溪正准备打开车门出去,便听到沈枞渊说道:“我送你到酒店门口吧。”&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连忙说道:“不用了,就几步的路,不麻烦沈先生你了。”&1t;/p>

    沈枞渊这时回答她道:“既然送你回来了,那么就送到门口吧。要不显得我没有一点的绅士风度。”&1t;/p>

    见沈枞渊固执地要送自己回去,沈安溪也不好推辞,便淡淡地说了一句:“那好,那就谢谢沈先生了。”&1t;/p>

    沈枞渊下了车,一路和沈安溪并肩往酒店门口。路灯将沈安溪的身影拉得很长,沈枞渊忽然有一种冲动,想握住她的手。&1t;/p>

    可想了想,却又忍住了。他知道沈安溪现在不认得他不记得他了,所以他并不想吓到她。找了沈安溪这么久,如今终于见到她了,沈枞渊心中的大石头算是放下了。&1t;/p>

    只要她没事就好。至于记忆这个,应该慢慢会恢复的吧?&1t;/p>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到酒店门口。沈安溪这时站定,转过头来对沈枞渊说道:“好了,送到这里就可以啦,谢谢沈先生。”&1t;/p>

    沈枞渊将手插在裤兜里,眼眸半垂地看着沈安溪,然后微微向着她点了点头。沉默了几秒钟,沈枞渊对着她说道:“嗯,早点回去休息吧。”&1t;/p>

    沈安溪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走进了酒店里。&1t;/p>

    沈枞渊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她走进了酒店电梯里,才转身往停在路边的跑车走去。&1t;/p>

    进到了车里,沈枞渊拨通了一个私家侦探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此刻传出了那私家侦探的恭谨的声音:“你好,沈先生,找我有何指教?”&1t;/p>

    “帮我去查一查在美国的,一所名叫华英小学的学校里,一个叫沈安溪的英文老师的来历。这事情比较紧急,明天能否回复我?”沈枞渊皱了皱眉,握紧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好的,没问题。”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回答他道。&1t;/p>

    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嗯了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刚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上就显示,张秘书打来了电话。&1t;/p>

    沈枞渊深呼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张秘书,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急事吗?”&1t;/p>

    “姓胡的一个客户,说现在想约你出去吃饭,有商业上的事情想跟你谈。”手机话筒里传来张秘书的声音。&1t;/p>

    沈枞渊又皱起眉头:“这大半夜的,要谈什么?过几天吧,不管什么急事都好,我最近几天有事情。你帮我找个说辞,让他过几天再来找我。”沈枞渊边说着,边心里想,这人不知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大晚上才约他出去吃饭。&1t;/p>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这时回答他:“好的,沈总。我这就去跟他说。大晚上打扰你了不好意思。”&1t;/p>

    “没事,要怪就怪这神经的客户吧。”沈枞渊没好气地对着手机话筒说了一句。&1t;/p>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难以遏制地轻笑了几声,然后才收敛了笑意说道:“那我这就去跟那个客户说一声,早点休息吧,沈总。”&1t;/p>

    沈枞渊嗯了一声,然后对手机话筒说道:“好,你也是。太晚睡对女孩子身体不好。”&1t;/p>

    第二天。&1t;/p>

    沈安溪在清晨的刺眼阳光中醒来。她缓缓睁开眼,看了看窗外的景物。过了一阵,她才想起自己是在酒店里。带着朦胧的睡意从床上爬起来,沈安溪去沐浴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便准备出门去吃早餐。&1t;/p>

    刚换好衣服,沈安溪便听到不远处桌面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她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见是个陌生号码,便按了拒接键。刚按了拒接键,沈安溪又看到那号码打了过来。沈安溪只好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随即耳边就响起了沈枞渊的声音:“沈小姐,你起床了吗?一起去吃早餐吧?我现在在酒店门口了。”&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感觉这人对她也太热情殷勤了点。但是既然他人都到了酒店门口了,沈安溪还想让他给学校捐款,当下也不好拒绝他,所以就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已经起来了。沈先生怎么也起床这么早?”&1t;/p>

    “我习惯了这么早起来。既然你已经起来了,那我们就一起去吃早餐吧。我知道有家酒店的早餐不错。”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这时说道。&1t;/p>

    “好,我这就下楼了。”沈安溪皱了皱秀气的眉,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那边的沈枞渊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1t;/p>

    窗外是一个花园。此时有明媚的阳光照耀在花园的花草树木上,让花园里的一切都显得明艳而有生气。花园的构造有些独特,看起来像是偏向于欧式的风格。&1t;/p>

    窗户很明净,有些微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落到室内。因为窗户是镂空的,所以阳光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很是优美。&1t;/p>

    沈安溪坐在椅子处,看了一阵窗外的景物,待她回转头来后,已经有服务生来到她的跟前,给她递来一本菜册。&1t;/p>

    沈安溪接过,随意翻了翻。现这里的菜肴都精致而昂贵。她又抬眸看了看对面沈枞渊的样子。看他的样子,好像对这里的环境和菜肴价格都习以为常。沈安溪想起沈枞渊日常开的那部跑车,造型优雅大气,虽然牌子她并不知道,但是看起来是部价格不菲的跑车。再想想平时沈枞渊的言行举止,沈安溪心想,这人肯定是个富家公子。&1t;/p>

    翻了一阵菜册,沈安溪并不知道该点些什么,便抬头对对面的沈枞渊浅笑道:“沈先生,你点吧。我这人并不挑食。”&1t;/p>

    110/110877/48083533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