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不太正常
    话音刚落,沈安溪便被沈枞渊拉着手,转身向着跟那人影相反的方向,奔跑了出去。&1t;/p>

    两人才跑出没多久,沈安溪却听到身后好像响起了脚步声,她回头一看,却现是刚才那人影向他们追了过来,那人影手上明晃晃的闪着寒芒的刀在这昏暗的巷子里,格外的显眼。&1t;/p>

    沈安溪边跟着沈枞渊跑,边气喘吁吁地对他说道:“那人追上来了,不是已经把钱包给他了吗,怎么还追过来?”&1t;/p>

    沈枞渊拉着她手的力度更紧了:“那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遇到了不大正常的人吧,我们快跑。”&1t;/p>

    说着,两人又加快了奔跑的步伐。然而背后那人的度很快,没多久就追上了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1t;/p>

    闪着寒光的短刀向着沈安溪的肩膀刺了过来,沈枞渊心中大惊,猛地将沈安溪往自己这边一拉,想着可以避开这人手中的短刀。&1t;/p>

    然而还是迟了,沈安溪肩膀处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随之响起的是沈安溪的惊呼声。情急之下,沈枞渊飞起一脚,往那人影握着短刀的手上踢去。&1t;/p>

    沈枞渊一脚将那人影手上的短刀踢落,紧接着沈枞渊又捏紧拳头,朝那人脸上挥了过去。&1t;/p>

    那人影避之不及,被沈枞渊的拳头正正地打在鼻梁处,然后他就吃痛地捂住了鼻子,弯下身去。&1t;/p>

    沈枞渊这时连忙拉起沈安溪,就往前跑了起来。&1t;/p>

    沈枞渊带着沈安溪奔跑甩脱了那人影后,便到了停车的地方。上到车后,沈枞渊很紧张地问沈安溪:“安溪,你有没有受伤?”&1t;/p>

    坐在车后座的沈安溪这时回答道:“幸好穿了件大衣,所以他只是划破了我的衣服,我没受伤。”&1t;/p>

    沈枞渊这才放下心来:“那敢情好。真是吓坏我了。”说着,沈枞渊便开动了车子,以最快的车,离开了这个地方。&1t;/p>

    沈枞渊的住所内。&1t;/p>

    沈枞渊拿着茶壶,将滚烫的茶水倒进了茶杯中。然后他将茶杯放到杯托处,端着它,走到了坐在柔软沙处的沈安溪跟前:“喝杯茶定定惊吧。”&1t;/p>

    沈安溪还在瑟瑟抖中。这时她抬眸看了走到她跟前的沈枞渊一眼,脸上勉强地扯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道了声谢,然后伸出一双纤细的玉手去,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那杯茶。&1t;/p>

    沈安溪觉得自己像是坐在隆冬大雪里的人,瑟瑟地着抖。她就着茶杯喝了几口热茶后,才觉得自己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1t;/p>

    沈枞渊这时走到沈安溪旁边坐下,用柔和的声音问她:“现在没事了吧?”说着,他伸出手去,在沈安溪的背上轻柔地拍了拍。&1t;/p>

    沈安溪捧着那散着热气的茶杯,似乎可以从那茶杯处透出的热气中得到些抚慰。她这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对沈枞渊说道:“没什么大碍了现在。”&1t;/p>

    “都怪我不好,带你去到那种地方。”沈枞渊这时候自责地说道,边说边手放到了她的肩膀处。&1t;/p>

    沈安溪轻轻地笑了笑:“你也不知道会生这种事情,不是么?”顿了顿,她又柔声细语地说道:“所以呀,不怪你。”&1t;/p>

    沈枞渊的目光转到她捧着茶杯微微颤抖的双手处,知道她仍是惊魂未定,于是就说道:“你还在害怕对不对?我给你弹钢琴曲吧,也许听完心绪会稳定一点。”通常沈枞渊在情绪不好的时候,会喝一点酒或者抽一点烟,但是沈枞渊不希望沈安溪碰烟或者酒,所以便提议给她弹一能安抚情绪的曲子。&1t;/p>

    这时沈安溪略为惊讶地抬眸看着沈枞渊,她秀气的眉因为惊讶而微微扬起,眉形显得更为秀美:“你还会弹钢琴?”&1t;/p>

    沈枞渊这时从座位处站起,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他站得很随意,背脊因为放松,所以有点驼,却无损他挺拔身姿的潇洒。有下午的阳光自窗户处照耀进来,将他的身姿映照得更加俊逸。这副景象,令沈安溪的心没来由地漏跳了一拍。&1t;/p>

    沈安溪有点恍然,不知自己是因为惊魂未定所以心跳加,还是因为,眼前的沈枞渊实在太过的俊逸潇洒,让她有点犯花痴。&1t;/p>

    沈枞渊眼睫半垂,嘴角上扬对着沈安溪一笑,有种温柔意味:“我当然会了。你想听什么曲子?”  &1t;/p>

    “你想弹什么,我就听什么。”沈安溪的声音柔柔的,像是一汪春水。&1t;/p>

    “好,那我就弹刚才在剧院里听到的,那钢琴曲吧。”沈枞渊说完,便抬步往楼梯处的钢琴走去。&1t;/p>

    这里是会客厅,不远处的红木古典的楼梯旋转而上,楼梯的侧方处摆放着一架钢琴。钢琴的外壳是古木的那种淡红色,应该是为了与楼梯相配衬,所以特意选择的,这种颜色的钢琴。&1t;/p>

    沈枞渊走上楼梯,到那钢琴前坐下。他的背此时挺得笔直,坐姿甚是好看优雅。沈枞渊修长的双手这时放在了琴键处,如水般清澈的音符响了起来。&1t;/p>

    他弹的是刚才在剧院里,那穷苦人家的男子现自己爱的小姐难产死后,悲痛不已吟唱时所响起的那钢琴伴奏。&1t;/p>

    钢琴声流畅优美,在会客厅里飘浮萦绕着,令沈安溪能再一次回忆起刚才看那音乐剧时,所体会的,那男子心中的悲恸。&1t;/p>

    钢琴声时而激昂,时而柔婉,时而低沉。激昂处如大雁掠过苍穹的悲鸣,柔婉处如晨曦中汩汩流淌的溪水,低沉处如美人在低声轻轻吟唱的悲婉。&1t;/p>

    沈安溪的心很容易就沉浸到了钢琴声里,仿佛自己也变成了,那在富贵家族人家门口徘徊不已无限心伤的男子。&1t;/p>

    一曲终了,沈枞渊修长的手指离开了琴键,随即他从座位处站了起来。&1t;/p>

    坐在沙处的沈安溪此时昂头看向他,鼓起掌来,由衷地赞叹道:“这钢琴声真美。”&1t;/p>

    沈枞渊闻言,在楼梯侧方处做了个谢礼动作:“谢谢沈小姐的夸奖。”&1t;/p>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门铃声响起。沈枞渊这时脸上露出微笑:“沈小姐何不去开门看看,到底是谁来了?”&1t;/p>

    沈安溪有点莫名其妙,这是他的家,沈枞渊为什么让她去看看是谁来了?谁来了关她什么事?&1t;/p>

    沈安溪一脸疑惑地看着沈枞渊。沈枞渊又用带笑的眼神,示意她去开门。沈安溪只好从沙处站起,往门口处走去。&1t;/p>

    沈安溪走到门口,扭开了门把手。门一打开,她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手捧着一大束蓝色玫瑰花的男子。&1t;/p>

    “沈小姐,沈枞渊先生希望你天天好心情。”那手捧着蓝色玫瑰花的男子,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对着沈安溪说着,然后将手中的玫瑰花递到了沈安溪面前。&1t;/p>

    那一束玫瑰花很大,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朵蓝玫瑰。&1t;/p>

    沈安溪有些震惊地接过他手中的玫瑰花,然后跟那男子道了声谢。待那男子走后,沈安溪才关上门,然后转身对着此时从楼梯处拾级而下的沈枞渊说道:“为什么送那么一束花给我?”她的语声中带着疑惑。&1t;/p>

    沈枞渊从楼梯处走下来,到了沈安溪跟前:“对不起,我不是很会追女孩子,本来想着今天带你去看了空中花园的景观后,再给你送花的,可是现在空中花园的景观看不成了,所以,我就让送花的人,提前将花送了过来。”&1t;/p>

    沈枞渊要追求她?沈安溪心里暗暗说道,她不是不知道沈枞渊对她的体贴关怀,也不是不知道沈枞渊对她有好感。只是沈枞渊忽然在这个时候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沈安溪觉得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1t;/p>

    尤其在手捧着这么大一束花的时候。沈安溪面对着沈枞渊的表白,觉得很是尴尬。&1t;/p>

    沈安溪这时垂眸看了看手中的这一束玫瑰花。花瓣处是或浅或重的蓝色,这种玫瑰花平常人们叫它什么来着?沈安溪在脑中努力地搜索着词汇。&1t;/p>

    哦,对了,叫蓝色妖姬。寓意是,清纯的敦厚善良的爱。&1t;/p>

    沈安溪在心里挣扎了一阵,然后低头弯身,将手中的那一大束蓝色玫瑰放到了旁边的沙处,然后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这花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说着,沈安溪又走到不远处的沙处,拿起自己刚才放在那里的手提包:“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沈先生。”&1t;/p>

    说完,沈安溪就转过身,简直像是落荒而逃一样地,离开了沈枞渊的住处。&1t;/p>

    站立在原地的沈枞渊听到沈安溪将房门带上,出一声轻响。他随即出自嘲的轻笑:“我果然是不会追女孩子么。安溪又被我吓到了。”&1t;/p>

    像他之前跟董少华所说的,他从未追求过女孩子。沈安溪算是第一个他主动追求的女孩子吧。没想到技巧拙劣到这个样子,将她给吓得手足无措落荒而逃。&1t;/p>

    这真的让沈枞渊感到很挫败。&1t;/p>

    沈安溪从沈枞渊家里离开后,就径直回了酒店。在酒店里一直待到要吃晚饭的时间,沈安溪便打电话叫了个外卖,吃完后,又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起了电视。&1t;/p>

    电视节目实在太无聊,沈安溪真是看得昏昏欲睡。在她将要入睡之时,恍惚中,她听到门铃声响起。&1t;/p>

    110/110877/48083534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